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主兼]真相是假

灵感来自于歌曲真相是假
不怎么混论坛,开头的论坛体写的不怎么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写的不太满意,请多多包涵[难道不是因为你拖着拖着,忘了当时想要表达的感觉吗?]
ooc预警

以下是正文

  深夜,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三分之二的审神者和付丧神们都同时在刷着同一个帖子。

#1L
lz在时政总部的离职办理处看到了那位大人,无意中听到了工作人员在祝贺那位大人新婚快乐,lz听到这句话心里就咯噔一下,辣鸡时政并不允许审神者和付丧神结缘的吧?!

#2L
lz别吓我,你确定不是你看错了吗?!

#3L
绝对是lz看错了,我不信,如果大人结婚了的话,那兼桑怎么办啊!!我不信!!!!

#4L
lz别卡在这啊,坐立不安的刷新着帖子。

#59L
刚从某种渠道中得知了那位大人的离职手续已经办完了,本丸即将有继任者接手,而大人他要回现世陪伴他的新婚妻子了。

#60L
所以说……大人已经结婚了?[爆哭]

#61L
那兼桑怎么办啊!

#62L
兼桑肯定哭了

#63L
ls不是废话吗!爱人结婚了,新郎却不是他

#139L
你们入戏太深了吧,大人和兼桑压根就不是情侣关系啊,现在大人结婚了,我们应该献上祝福才对吧……

#140L
ls+1
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现在女孩子的想法了,年纪到了,离职回现世结婚不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265L
难道还有人不知道这对cp是炒出来的嘛,你们担心的兼桑也不会难过,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相爱过。
陪伴是假,温柔是假,拥抱是假,爱情是假,全部都是假的。

#659L
没有实锤,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690L
求锤得锤
[一段音频]

#700L
所以说这对cp是辣鸡时政故作炒作出来的?!?!
那位大人和兼桑也是骗我们的?!?!
我要冷静一下!!!

#869
……真情实感的萌cp果然是会遭报应的。脱粉了,再也不见。

本贴不纯洁,请勿跟帖。

……

  半夜被惊醒的鲶尾藤四郎经过兄弟们的提醒,掏出手机,恰好看见了网络上的腥风血雨,久久无言。

  而窗外隐隐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哭声,粟田口刀派的刃你看我我看你。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拍了拍五虎退的背,小声地说:“睡吧,明天还要迎接新任审神者。”

  听到兄长的吩咐,短刀们乖乖地闭上了眼睛,重新陷入了沉睡之中。

  除了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以外的付丧神得知事情的始末之后,一致温柔体贴的没有出去打扰,暗自叹气。

  那些故事是假的没错,可和泉守兼定的一颗心是真的。

  “兼桑……”堀川国广不知所措的看着和泉守兼定。

  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兼桑这样失态的模样。

  “堀川,你们早就知道他结婚了吧。”和泉守兼定沙哑的声音在黑夜里幽响起,他的语气十分笃定,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借着月色,堀川国广可以看见和泉守兼定意外平静的表情,垂着的手不自由地颤抖了起来。

  和泉守兼定的表现,非但没有让堀川国广定下心来,反而令他更加忐忑不安。

  “你说啊!你怎么不出声了啊?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好玩吗?!”和泉守兼定大声质问道。

  “兼桑……”堀川国广被质问的抬不起头来,从和其他刃合起伙来骗兼桑起,他的负罪感就没有停过。

  今天这颗定时炸弹终于爆炸了,反而让他有了些许解脱。

  “是,我早就知道了。”堀川国广干脆的承认了下来。

  “为什么?”和泉守兼定问。

  “我不想让兼桑难过。”堀川国广看着犹如败家之犬的打刀,眨了眨眼,不为自己辩解。

  就在前天,兼桑突然兴致冲冲地跑过来说他爱上主人了,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他安抚下兼桑,找来几本恋爱的书籍打发下了兼桑。

  匆忙跑去找了本丸那几位大佬商量,他来不及思考,兼桑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开窍了,他只知道不能让兼桑知道审神者已经在办理离职手续,准备回现世结婚生子了。

  对象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一个热情如火的女性审神者。

  趁着这个消息还没来得及散开,他四处奔走拜托了知情的刃,不要说出主人即将结婚了的消息,及时控制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纸是包不住火的,在今天,兼桑从外面得知了审神者已经离职了。

  对于堀川国广的回答,和泉守兼定大笑了几声,一滴眼泪沿着面容流下,“你们怎么确定我一定会难过?啊?”

  不等堀川国广回答,和泉守兼定突然拽住了他的衣领,继续问:“他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昨天。”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他要结婚了?”和泉守兼定追问。

  “俩天前。”

  “俩天前?哈哈哈哈……”和泉守兼定重复了一遍刚才堀川国广的回答,一拳头打向了堀川国广。

  “为什么提前告诉我啊?!?!堀川,告诉我为什么??”和泉守兼定的声音沙哑,在一瞬间泪流成河。

  如果提前告诉了他,他可以去阻止男人结婚,他还有机会跟男人告白,可以大胆的向男人说“我们假戏真做吧。”

  可是……他不知道男人要结婚了……

  他之前找的恋爱攻略成了笑话,发现自己爱上了男人的喜悦成了笑话,而这座本丸里的所有刃都躲在角落里偷看他的笑话,或许还会说“瞧,这个傻子不知道他的爱人要结婚了。”

  所有刃都是同伙,埋葬他爱情的帮凶。

  “……”

  沉默了许久,和泉守兼定再次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隔壁本丸的审神者,也已经离职了。”

  “是她啊。”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的回答。

  对此,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有次因为本丸里的酱油不够了,在万屋偶然看见了男人熟悉的背影,男人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两个人刚从甜品店里走出来,男人一只手揽着女人的腰,有说有笑的,然后一起离开了万屋,好一副郎才女貌的场面。

  虽然这只是惊鸿一瞥,却让他彻夜辗转难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他还记得男人说要回现世去看望父母,要离开本丸几日,叫他们正常工作。

  后来论坛上有人拍了他们俩人在万屋的照片,提出了质疑,时政迅速而强硬的压了下去,那个微不足道的质疑,如同掉进深海的小石子一般。

  到处的他还没开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过,而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却又太晚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和泉守兼定拎起地上的清酒,一大口一大口地吞咽了下来。

  一醉方休。

  梦中,男人牵着他的手,冲他笑。

  “我喜欢你,和泉守兼定。”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
就像是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
我们在画中捧花
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
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
少年人善说谎话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回头看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出自真相是假)

评论(17)
热度(4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