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084.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84.
  “……”赤霄故意不出声,五指插在鹤丸国永柔软的发间,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
  “主人~”加州清光瘪瘪嘴,瞪了一眼鹤丸国永,抱住赤霄的一只胳膊,几乎是挂在赤霄的身上,在他的耳边撒娇。

  小狐丸不甘示弱,从背后抱住赤霄呢腰身,温热的呼吸吐在他后颈,似有似无的挑逗着他的每一根神经,闷闷地笑了起来。
  隔着单薄的衬衣,宗三左文字单手抚摸着赤霄的脊背,他可以清晰分明摸到赤霄的肩甲,脊椎的突起,充满爆发力的肌肉。

  萤丸抢占住时机,先一期一振一步占据了赤霄身边的最后一个位置。
  视线对撞的那一刻,仿佛能看到噼里啪啦的火花。

  被无视的压切长谷部瞳孔猛地一沉,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想要将那群正将赤霄团团包围的刃尽数碎掉的想法,再次涌上心头。
  这样想的同时,戴着手甲的手搭上了刀柄上。

  巴形薙刀注意到压切长谷部的变化,这位新刃大胆地质问道:“长谷部殿是想动手吗?”
  “是又如何?”压切长谷部冷哼一声,丢出了四个字。

  “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头子可是不会允许的。”三日月宗近不再维持失智老人的假象,而是出来应战。
  “哦?是吗?”压切长谷部明显不相信这个烂借口,讽刺一笑,一口道破真相,“啧啧——真虚伪呢。你明明也是这样想的,对吧?三日月宗近。”

  即使嫉妒心被拆穿了,三日月宗近也临危不乱,他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我承认,但,这怎么能说是虚伪呢,明明我是为了本丸和谐友好而做的努力。”
 三日月宗近顿了顿,接着说:“嫉妒这种情绪,在座的各位想必都有吧。哦,个别刃除外。”

  在不动深色的将所有刃拉下水后,三日月宗近依旧是那副光风霁月的模样。
  “嫉妒他人可是会变成恶鬼的哦。”髭切适时的提醒道。

  “我们难道不是恶鬼吗?”小狐丸歪了歪头,状似不解地反问道。
  他们在成为主的刃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变成恶鬼了,现在否认的话,实在是太可笑了。
  
  “变成恶鬼又怎样,我甘之如饴。”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宗三左文字眼底的神色,但是吐出来的每一个字却又带着无形的魔力。
  “唉呀——”髭切一惊一乍地甩了甩尾巴,在所有刃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时,才不紧不慢地说:“弟弟丸也变成恶鬼了呢,主殿。”

  俩双金色的眸子一点点染上血色,虽然表面上一惊一乍,但实际上,这对兄弟表现的非常淡定。
  “呵。”压切长谷部冷笑一声,对他们的这番对话不予评论。

  “我们本丸什么时候真正和谐友好过?”一期一振抛出了这个尖锐的问题。
  烛台切光忠暗自摇头,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从来不叫。

  没有刃回答这个问题,最后还是太郎太刀开口道:“从来都没有过。”
  哪怕他再不沾尘世,也能看出这座本丸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暗波汹涌的。

  不愿掺和进来的付丧神们闻到了风雨欲来的硝烟味,趁着他们没注意到,悄悄地离开了茶室。
  这些刃的热闹可不是想看就能看的,看剑拔弩张的气氛,明哲保身才是正道。

  茶室瞬间空旷了许多,新选组除加州清光以外全部偷溜了,走时还不忘带上陆奥守吉行,鸣狐吩咐五虎退带着藤四郎短刀和几振胁差离开,本丸的三振枪连带几振太刀也蹑手蹑脚的跑了。
  他留下来是为了更好的了解这座本丸的情况,不想引人注意,他还用手捂住了小狐狸的嘴,示意小狐狸安静。

  “嗯,你们说的都没错。”赤霄看够了热闹,悠悠开口道。
  这种小规模,杀伤力也不大的修罗场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表面的和平被彻底打碎。
  “然后呢?你们是想决一死战吗?”赤霄问。

  “……”
  “如果没有别的选择的话,是这样没错。”江雪左文字望着赤霄,语气坚定的回答道,眼眸里藏着让人看不懂的情愫。

  他既然没有跟随大部队撤退,而是让小夜左文字跟着今剑一起离开,就足以说明他的决心了。
  所有刃默契的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赤霄的表态。

  赤霄轻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想打的都到外面去打,生死不论,只要还留了一口气,我就会给你们手入,如果没有的话,我是不会管的。”
  言下之意就是别指望他回溯时间,或者用别的方式复活碎掉的刃了。

  赤霄这么一说,他们反倒不敢动手了。
  见没有刃动弹,赤霄催促道:“怎么?赶紧去有仇的报仇,关系好的抱团啊,你们不是很喜欢搞小团体的吗?还傻愣着做什么。”

  他们私底下的计谋就这么被戳穿了,有些刃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却不敢吭声。
  明石.国行第一个站了出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含糊不清的说道:“既然没人敢站出来,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领头羊有了,接下来的情况自然而然了。
  就在他们全部要离开的时候,大门被人敲响,还伴随着一道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ご主人様。”
  “哦哦哦,门外的是龟甲贞宗吗?”髭切问。

  “废话。”加州清光回答道,
  除了那振刃会称呼审神者为ご主人様还有谁,其他刃的称呼都是正常的主様。

  没有刃愿意去开门,将这振打刀放进来。
  “呵呵呵呵……ご主人様,我来投奔您了,来刃给我开门啊。”龟甲贞宗听到本丸内的交谈声,叫门更加起劲了。

  依旧没有刃去开门。
  赤霄只感到一阵好笑,并且大笑了起来,等笑够了,才放龟甲贞宗进来。

  被放进来的龟甲贞宗理了理衣服,右手放在心口,郑重其事地自我介绍道:“我是龟甲贞宗。名字的由来?……呵呵。任君想象。”
  “略有耳闻。龟甲贞宗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赤霄
  
  “呵呵呵呵……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期望主人叫我龟甲,或者别的什么,毕竟直接称呼为全名太过生疏了。”龟甲贞宗扬起嘴角,眉飞色舞的回答道。
  注意到其他刃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样,更加气焰嚣张了起来。

  见龟甲贞宗没有找到重点,赤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我是仰慕您的名号而来的。”就是不正面回答赤霄的提问。

——
依旧没有污龟,但为了修罗场我还是让污龟出来了,嘻嘻。

评论(5)
热度(6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