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17.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7.

  前方是长到见不到终点的道路,金木研喘着粗气,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他困在这条马路上,已经有四个小时了。在过半个小时之后,就是他推算出的敌人来袭的大概时间了。

 

  如果不能再这半个小时内离开这里,回到古董咖啡厅,悲剧将再次上演。

 

  金木研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间点,但他确定,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只是不知道什么人在背后偷偷拨动了时间的转盘,将他送回了一切还未发生的时间。

 

  他也不知道送他回到这个时间点的人或者神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对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哪怕是爬,他也要爬着回去。

 

  就在他晃神的那几秒中,面前的景色忽然一变,这条漫长的道路终于看见终点了。

 

  刚一走近咖啡厅,率先浮上眼帘的又是噩梦一般的场景,被鲜血浸透的木质地板,喰种的肢体碎肉。

 

  鲜血从咖啡厅内喷溅到了他面前不足一米的结界上,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那些鲜血是溅在了他的脸上,木然地看着咖啡厅内的人间地狱,他颤抖着十指,泪再次无声地落下。

 

  他又开晚了一步。

 

  敌人如同上次一样散场,其中头领回头望他的一眼,格外的意味深长,又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

 

  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低语,似有似无。

 

  “……时间溯行军……时之政府……审神者……”

 

  凭借本能,金木研牢牢地记住了这几个不知意义的名词,第六感告诉他,这对他能否为同伴报仇来说至关重要。

 

  被仇恨所冲击的大脑,早在长达几个小时的奔跑中就清醒了过来。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清醒过。

 

  无法与之正面发生冲突,无法碰触到的,来去无踪、可以跳跃时间的敌人……

 

  而他对此无能为力。

 

  或许,正是因为他不够强大,才会让周围的人因为他死去;正是因为他的懦弱,才会让敌人有机可乘;正是因为他,他们才会招惹到这些怪物……

 

  金木研不停的责怪自己,将所有有关无关的过错,全部招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愧疚一点点堆积起来,压弯了他的脊梁。

 

  四周的迷雾再一次悄无声息的散开,然后又是熟悉的开场与结局,孜孜不倦的重复这个时间点内所发生的惨案,每次他们的死因都不一样,唯一相同的,大概是一次比一次惨烈。

 

  就像是有人拿着剧本在不停的修改,试图找个最满意的稿子。就像是天真的孩子在用残忍不自知的方式,不断尝试折磨着蚂蚁。

 

  金木研在这似乎无止境的折磨中渐渐麻木,他渐渐明白了过来,他每次的计划都是无效的,他没有如何正确改变历史的窍门。

 

  他还记得那些少女少年改变他命运时的轻而易举,一个人改变一个细微的小节,最后累积起来,彻底颠覆他的人生,让他走向未知的命运。

 

  而他改变他人命运的方式却没有一次是正确的。

 

  最后,金木研一如既往地徒劳攻击着结界,望着结界内同伴们垂死挣扎的模样,火焰吞噬着咖啡厅的每一处。

 

  墙上的秒针、分钟、时钟同时指向了十二这个数字,永近英良抬头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研,生日快乐。以后我们不在的时光里,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们担心啊……”同样成为了喰种的永近英良,望着金木研所在的位置,一一嘱咐着遗言。

 

 

  纵然有再多的不舍,他拖住好友前进的步伐已经很久了。但,为了留给好友一个足够深刻的记忆,他自私的选择了死在好友生日的这天了。

 

  不会再拖累你了,研。

 

  永近英良在好友的注视下,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金木,别一直共喰了,这样对身体不好。”雾岛董香目光复杂的望着那头的金木研叮嘱道,脸上满是尘土与污血,在金木研的拼命摇头之下,她笑着说:“还有,十九岁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很抱歉不能继续陪着金木了……”

 

  “生日快乐,金木一定要活下去。”

 

  “生日快乐,还有,快跑——”

 

  “生日快乐,还有别再回来了,要一直向前走,别回头。”芳村功善似有所觉,对他停留在这个时间点的举动颇不赞同,并且撑着最后一口气对金木研进行劝诫。

 

  所有人再次死去了,而这一次他们不会再回来了,这将是永别。

 

  今天是他十九岁的生日。

 

  在这一天,他的人生被分成了俩个阶段,一个是十九岁之前,虽然不幸,但他有好友同伴一路相随,总的来说过的很幸福。另一个是十九岁之后,无论未来的道路有多么崎岖不平,他都只能自己走下去了,不会再有人伴他左右。

 

  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几个月后。

 

  金木研刚解决了一波前来追杀他的喰种,找个一个安全的地方,机械的进食,休息,补充体力。

 

  这几个月来,追杀他的人或者是喰种从来就没有停过,追杀他的喰种有小丑,有青铜树,至于追杀他的人,主要是搜查官,王权者或者是阴阳师之类的,有强有弱,水平不等。

 

  “你想要报仇吗?”

 

  金木研听到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条件反射的释放出了鳞赫,好应付可能的敌人。

 

  待看到那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时,金木研睫毛轻颤,语气坚定的回复道:“想。”

 

  不仅仅是想,而是一定要报仇。

 

  他没有被从前认识的人类朋友发现了喰种的身份,如同看垃圾一般的眼神所激怒,也没有为那些人的背叛而难过,大部分人类说到底对着与他们的不同种族,持之的态度都是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金木研已经是在清楚不过了,他从一开始的伤心愤怒,慢慢转变成了现在的心如死灰,都是用血和泪的代价明白的。

 

  而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他不止一次见到过,是他杀死了一部分篡改他命运的人,也是他将他扳回‘钢筋事件’的轨道上。

 

  “你可以称呼我为源清鹤。”赤霄在他的注视下,说出了他的名字。

 

  “谢谢。”千言万语最后化成了最简单不过的谢谢俩字。

 

  “呵呵……”赤霄意味不明地笑了几声,“你很想知道你想要报复的对象是谁吧?”

 

  金木研点头。

 

  “那些人时之政府中的一名审神者的手下,可以称呼他们为时间溯行军,换成更直白的说法是历史修正主义者。”赤霄没有卖关子。

 

  “那我要怎样报仇?”金木研直奔主题。

 

  “加入时间溯行军,成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然后用正确的方法改变历史。

 

  “好。”金木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赤霄将一位高层从办公室揪了过来,扔到他面前说:“这是时间溯行军方的高层,你和他签订合同。”

 

  “好。”金木研用鳞赫将高层抓了过来,面色阴沉的看着汗流浃背的高层。

 

  高层在探查了一下金木研身上的灵力之后,美滋滋的拿出了一份合同,让金木研签字。

 

  免费得来的劳力不用白不用,仇恨是己方审神者执行计划的最好推动力。

 

  在高层的小九九之下,他们很快就达成了共识,各退一步,签订了这份合同。

 

  就在金木研想要再次道谢时,却发现赤霄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无奈之下,金木研只能跟着高层回到了时间溯行军的大本营,高层找到接引新人的工作人员,简单交代了几句,就自顾自的走上楼层,进入了办公室。

 

  “审神者大人,请跟我来。”工作人员的态度十分恭敬,稍微落后金木研半步,同时不忘指路。

 

  金木研清楚他现在之所以被优待,完全是因为那个男人,再加上他本来就不是个摆架子的人,没有选择为难这位工作人员,叫他态度不要这么恭敬,反倒会让工作人员惊慌。

 

  所以,他干脆保持着这种状态,跟随工作人员来到了时间溯行军方分配给他的本丸。

 

  这座和风建筑的面积十分大,霸占了这片区域的三分之二,其余的三分之一是树木,小溪,建筑内的每一处摆设都恰当好处。

 

  唯一令人遗忘的就是除了他和工作人员以外,就在没有看到另外的人了,好像他们都世界遗忘了一般。

 

  “审神者大人,这里是您的本丸,稍后会有式神过来为你讲述本丸的运行,您的工作,以及目前所有可透漏的情报。现在,我先带您去获取这座本丸的所有权。”工作人员扫了几眼建筑,确定没有问题后,停下脚步,低垂着脑袋,用最令人愉悦的语速为金木研做起了新手指导。

 

  式神还没来,只能暂时由他来代劳了。

 

  在本丸中心位置的樱花树的核心下,输入了所谓的灵力后,金木研能够清晰地感知到本丸里的一草一木。

 

  在获得本丸的所有权后,魂之助迈着小短腿姗姗来迟,说明原因道歉后,魂之助用着特定的模板一点点的教导起了这位新任值的审神者,工作人员才得以功成身退。


评论(7)
热度(80)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