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18.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8.

  “今天午饭该为主殿准备什么呢?”烛台切光忠望着冰箱里的食材发愁。

 

  “不如做份汉堡吧,我看主殿很喜欢。”虽然只是多咬了一口。

 

  烛台切光忠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采纳歌仙兼定的建议,掏出手机,开始搜索起了汉堡的材料和详细制作过程。

 

  “主殿他最近看起来好多了,果然还是需要多和外界交流。”歌仙兼定搅着大锅里的味增汤,感叹道。

 

  “唉,让短刀多陪陪主殿吧。”烛台切光忠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歌仙兼定没有去打扰烛台切光忠的沉思,专注于手上工作,还有十分钟出阵、远征的队伍就回来了。

 

  和室里,金木研静坐在最中心的位置,身边围坐着一圈短刀、胁差。

 

  “阿鲁吉~”乱藤四郎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金木研,尾音拉的老长。

 

  “恩?”金木研茫然地歪了歪头。

 

  “我想买这件裙子,可是还差一千小判。”乱藤四郎拿着一本杂志,兴致盎然的指了指杂志上面的一条lo裙,说到小判不够的时候,难过的掉了眼泪。

 

  从来到这座本丸后积攒的小判,还是不够买这条裙子,可是再不买的话,就要下架了。

 

  乱藤四郎想到这里就很伤心,委屈巴巴的看着金木研。

 

  金木研看了又看书页上的裙子,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但还是应下了。

 

  “长谷部,拿一千小判给乱……乱酱。”金木研本来打算喊全名的,可是看着乱藤四郎要哭不哭的模样,僵硬地改了口。

 

  “是,主。”压切长谷部领着乱酱退出了和室,去本丸存放金钱资源的地方拿钱。

 

  “长谷部殿别生气,我会还的啦!”乱藤四郎看着压切长谷部的神色,努了努嘴,小声嘀咕道。

 

  “哦。”压切长谷部冷淡地应道。

 

  不是他不信任乱藤四郎,而是这刃是个手上留不住钱的主,有了钱就去买买买,偶尔钱不够了,就去撒娇找一期一振借。

 

  这次大概是一期一振、鸣狐他们手中都没有小判了,才找上了审神者。

 

  乱藤四郎在压切长谷部看不到的地方,摇了摇头,老成的叹了口气,

 

  不是他不想存钱,而是各种小裙子、彩妆、饰品太漂亮了,这点新选组的加州清光可以作证!

 

  “不需要你还,照顾好主就够了。”压切长谷部冷淡地拒绝了乱藤四郎的还债。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乱藤四郎反问。

 

  “是的。”压切长谷部点了点头。

 

  加州清光用手撑着下巴,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金木研的手上。

 

  昨天晚上他在审神者黑色的指甲,由于天色太黑了,也就没有看清具体情况,联想到审神者白日里总是带着手套,不由猜测起了是不是另有隐情。

 

  比如,像烛台切光忠一样为了遮挡住烧伤而特意用手套,眼罩遮掩。烛台切光忠的烧伤,原本是并不存在的,形成的原因是因为在没来到这座本丸之前,被前任审神者恶意留下来的,为了更加符合烛台切光忠曾经被火焰吞噬过的历史。

 

  说起那位臭名昭著的审神者,就不得不提起她曾做过的数不胜数的恶行,哪怕同样是黑暗本丸,他所在的本丸的审神者都会胆寒,喜怒无常是她的代名词,除了平常的日常消遣以外,尤其喜爱让付丧神更加符合她对所有付丧神的认知,或者说是第一印象。

 

  让每一振鹤丸国永变成一位真正的仙鹤;烛台切光忠都要拿着霸道总裁的剧本,不得碰触有关厨房的一切事物;龟甲贞宗不得做出与他外表不相同的事情,尤其是龟甲缚这一喜好;三日月宗近不能尬笑,需要时时刻刻保持着优雅高贵的模样。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并不少见,那座本丸中付丧神私底下的最高标准成为了不得擅自ooc。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是无尽的折磨。

 

  非常可笑的一项规定,却不得不遵守。

 

  加州清光的目光在金木研手上停留了太久了,引起了金木研的怀疑。

 

  金木研假意要拿什么东西,双手自然地从桌面上挪开,不着痕迹的将双手藏在了桌下。

 

  加州清光回过神来够,发现金木研的手已经不在桌面上了,进一步加深了怀疑,彻底排除了与压切长谷部一样是为了齐整而戴手套的元素。

 

  “主殿,这件衣服你喜欢吗?”注意到金木研这段时间要么穿着时间溯行军给的工作服,要么穿着来时的白西装,和泉守兼定再也按耐不住想要给金木研买衣服的想法了,直接在杂志上挑中几款衣服,询问起了金木研的意见。

 

  金木研看着那套衣服沉默了许久,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都可以。”

 

  在他看来,和泉守兼定指的那几套衣服都相差无几,最大的差距不过是有的是西装,有的是休闲装之类的。

 

  他很少外出购买衣物,大多都是永近英良或者是月山习购买的,极少数也是随便找了家服装店,然后让导购帮忙搭配几套。他只负责掏钱就是了。

 

  想起好友,金木研目光黯淡了几分。

 

  没等他伤心几秒,就被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拉回了现实。

 

  他们正在讨论该给他买些什么衣服,各执己见,炒作一团,最后是陆奥守吉行提出了意见。

 

  “别吵了,每个人都为主殿多买几套,钱不够去找长谷部殿要,跟长谷部说明原因,主厨长谷部肯定不会反对的,还会大力支持。”

 

  陆奥守吉行的建议得到了在座所有付丧神的一致认同,先前的紧张的气氛瞬间消失,转为兴高采烈的为金木研挑选衣物。

 

  本丸不差钱,就是这么任性。

 

  金木研想开口阻止他们的大肆挥霍,却被三日月宗近捂住了嘴,莺丸颇为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主殿,觉得这件怎么样?”鹤丸国永杀进刃群,挤开碍事的短刀,兴致勃勃地指着手机显示屏上的一件衣服。

 

  金木研抽了抽嘴角,看着显示屏上那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情趣装的衣服,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之中。

 

  鹤丸国永见金木研不回应,继续死缠烂打。

 

  忍无可忍之下,金木研拍开鹤丸国永的手,“不怎么样。”

 

  “不喜欢啊……”鹤丸国永脸上兴奋的神色刷的一下就没有了,没等金木研说什么,他就立刻恢复了过来,手指在手机上面点了几下,向金木研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这个呢?”

 

  金木研抗拒地抿紧了唇。

 

  小狐丸忍俊不禁,偷偷笑了几声,清了清嗓子说:“鹤丸殿,请不要继续捣乱了。”

 

  “啊?别瞎说!我没有捣乱啊!”鹤丸国永无辜的摆了摆手,连忙否认。

 

  “主殿,最近越来越冷了,也该添几件秋裤秋衣了。”三日月宗近突然语重心长地开口道。

 

  “啊?”金木研不知该作何反应。

 

  “所以,主殿买几套秋衣秋裤好过冬吧。”三日月宗近义正言辞。

 

  “哦,好。”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宗近将购物车里的那几件秋衣秋裤确定下单。

 

  “啊呀,三日月殿真狡猾呢。”髭切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看着三日月宗近一气呵成的动作,感叹道。

 

  三日月宗近购物车里面的那几件秋衣秋裤,赫然是他身上穿着的那套内番服同款,还一口气买了十套。

 

  髭切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三日月宗近,果断在万屋的购物平台上,搜索起了髭切同款毛衣,“年轻人要注意保暖啊,大冬天就少穿西装了。”

 

  髭切和三日月宗近这波操作,看的旁边的几刃目瞪口呆。

 

  反应过来后,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加了几款他们身上的某件同款。

 

  “……”金木研还能说什么,全程死鱼眼地看着他们。

 

  美食家都没有这样疯狂过,或许有,恩,他不记得了。

 

  看到金木研槽多无口的神情,膝丸安慰性的说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不是他不帮忙,而是他实在阻止不了那几位平安京老刃。

 

  当然,他不会说他也暗搓搓买了几件膝丸同款。

 

  “主殿,远征部队和出阵部队回来了。”长曾祢虎彻低沉有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恩。”借着这个时机,金木研趁机逃离了和室。

 

  望着审神者仓皇逃离的背影,三日月宗近再次发出了失智老人一般的尬笑。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三日月殿,就这样吓跑主殿不好吧。”明石.国行躺在榻榻米上,懒洋洋地说道。

 

  “有吗?”三日月宗近眯着眼,喝了一口杯中上好的茶。

 

  三日月宗近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完全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江雪左文字的语速极慢,却在一室安静下来的时候,格外响亮。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大概无药可救了吧。”

 

  “……”

 

  


评论(13)
热度(10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