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085.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85.
  “你仰慕我什么?”赤霄挑了挑眉,他是知道他这个身份在时之政府审神者这边的评价的。
  左不过是荒.淫、人渣、败类之类的咒骂。

  “仰慕您对自己刀剑的宠爱,想要全身心被您支配。”龟甲贞宗斩钉如铁地回答道。
  赤霄闻言,笑出了声。

  他也是刚知道他对于那些付丧神的所作所为,也可以称之为宠爱?
  赤霄的表现出乎了龟甲贞宗的预料,心里咯噔一下。

  这还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难道这位审神者不该是欢天喜地的将他领回家吗?他可是无数审神者梦寐以求的稀有刀啊!
  就当他在回想是哪里出了错的时候,赤霄说:“支配你,可以。至于你所说的宠爱……”

  顿了顿,赤霄摇了摇头,“就看你的表现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龟甲贞宗悄悄松了口气。

  “呵呵呵……事不宜迟,请主人在我的身上留下足够多的痕迹。”最后痕迹俩个字,龟甲贞宗说的十分暧昧。
  压切长谷部闻言狠狠剐了一眼龟甲贞宗,面目扭曲,一副恨不得将他生吞了的模样。

  不等压切长谷部开口,赤霄就同意了,“好。”
  压切长谷部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咬牙切齿地看着龟甲贞宗。
  
  其他刃也不傻,有压切长谷部做出头鸟,他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赤霄看着压切长谷部现在的模样,满意极了。

  要不要在加一把火呢?
  可以考虑。

  龟甲贞宗能够顺利的找到他所在本丸的具体坐标,当然是他有意所为的。
  “龟甲贞宗——”
  
  “恩?”
  龟甲贞宗懒懒的应了一声,目光不曾分到其他刃的身上,全部精力全用来看着赤霄了,眼神痴迷又轻佻。

  赤霄看着他故作出来的这种调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过来。”
  
  龟甲贞宗乖乖地走了过来,赤霄俩指钳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
  “你怕不怕死。”赤霄摩挲着龟甲贞宗的下巴,突然问了一句。

  “不怕。”龟甲贞宗果断地回答道。
  对于他来说,死亡远远没有被束缚本性来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已经持续了超过五年的时间了。

  好不容易才离开那个对他来说是噩梦般的本丸,现在,即使是死亡也不能阻挡他去追寻快.感的脚步。

  赤霄抬着龟甲贞宗的下巴,换了个角度,避开眼镜的存在,俯身含住了樱花一般的唇瓣,熟练地撬开了他的牙关,席卷一切的强势亲吻。
  龟甲贞宗舍不得闭上眼,如痴如醉地望着男人的面容,和每一个微小的表情变化,同时不忘生涩的回应着赤霄的亲吻,在赤霄的带领下一点点掌握了亲吻的技巧。

  众目睽睽之下,无论是赤霄还是龟甲贞宗都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如胶似漆的亲吻着。
  主人正在和龟甲贞宗在他们面前接吻,这个念头在他们的脑海中无限循环,让作为旁观者存在的其他付丧神们再也无法控制住妒忌,明明知道主人(主殿)的性格,明明知道主人(主殿)是为了激怒他们,可他们还是被激怒了。

  他们疯狂的嫉妒着龟甲贞宗。
  赤霄结束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在他们炽热的目光下,舔了舔唇,对全身软绵绵的粉发打刀说:“跟他们去玩吧。”

  龟甲贞宗撩了撩汗涔涔的刘海,在眼镜遮挡下的灰眸尽是波光潋滟的春色,乖顺地说:“好的,主人。”
  不等龟甲贞宗再多说什么,压切长谷部和巴形薙刀就一起齐心协力地将他架了出去,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用。
  
  赤霄好整以暇的目送这些吃醋的刀剑夹带着被嫉妒的龟甲贞宗出去,茶室瞬间变得空荡荡了。
  他饶有兴趣地打开了通讯器,划拉了一会儿,收起通讯器,准备出去找乐子。

  “恩?你怎么没有和他们一起去。”赤霄说。
  就在他要独自离开的时候,被突然改变主意回来的鹤丸国永堵住了。

  “主殿能带上我一起吗?”期盼的眼神。
  “当然可以。”

  赤霄欣然同意了鹤丸国永的请求,但没有按照原定计划离开本丸,去见证这场由他谋划的改革,而是带着鹤丸国永一起观看那些付丧神们彼此之间的较量。
  在宽阔的演武场上演着刀刀见血的画面,赤霄找到一个角度极加的位置,拽着鹤丸国永坐了过去,面不改色的看着下面的比试。
  
  半小时后,这场较量终于结束了,除了全程旁观的赤霄和鹤丸国永以外,其他刃尽数是伤痕累累的模样。凄惨一点的,比如龟甲贞宗就只剩喘气的功夫了,好一点的勉强能站着,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的水平、实力都相差不大,打起来多半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局。
  虽然赤霄说了可以下死手,但真正敢下死手的几乎没有。

  他们怕被抛下,他们从未如此清醒的意识到,留不住主殿才是令他们最恐惧的。
  赤霄高坐在屋檐上,居高临下的问:“打够了吗?”

  “……”没有刃出声,不能出声的只剩喘气的功夫了,能出声的都各怀鬼胎。
  “没有人回答,我就当你们打够了。”赤霄自顾自的的说,脸上的漫不经心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眉眼中的冰冷令人望而生畏,“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教你们现在所学的一切吗?”
  
  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宗三左文字动了动嘴唇,声音微弱而坚定,“是想要我们获得力量,掌握命运。”
  赤霄扬了扬眉,接着问:“结果呢?”

  “……”宗三左文字闻言垂下头颅,不发一言。
  江雪左文字想说什么,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抿了抿唇,试图拍掉袈裟上的灰尘。

  “我……”
  “我们辜负了主殿对我们的期望。”太郎太刀直视着赤霄失望的眼神,有种名为窘迫的情绪,使得他有些不安,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承认了错误,“我们不应该因为争风吃醋而闹的你死我活,不应该目光短浅,不应该……”

  太郎太刀自省的模样令赤霄有些想笑,其实他一点也不生气,他对于这件事情是持可有可无的态度的,当然也是他有意让这些付丧神往这个方面想的。
  至于原因?
  当然是他的恶趣味啊。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审神者的霸道与专制,他们早有认知,不论怎样不甘,表面还是柔顺的。


——
三章内完结

评论(8)
热度(3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