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22.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22.

  “今日的出阵任务我也会去。”

  饭桌上,金木研在所有人吃饱后,轻飘飘的落下了一句话。

  这次出阵的原因,有一部分是昨天出阵部队重伤归来的模样吓到他了,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饿了。

  喰种也好,人也好,妖怪也好,只要是他能够吃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是食物。

  可是自我厌恶的感觉却怎么也忘不掉。

  “只要是主的命令,我长谷部必将遵守。”压切长谷部体贴的没有追问原因,十分适时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与忠心。

  其他刃纷纷不甘示弱的一一表明了忠心,这种时候可不能输给长谷部。

  “谢谢。”金木研低垂着头,散落的刘海让刃无法看清他此刻的表情。

  敏感的付丧神敏锐的察觉到了金木研的失落,却没有多加言语,一起吵闹着讨论起了今日的内番工作安排。

  金木研看着这些刃,被面具遮挡住的唇角微微一勾,眼睛里带着笑意。

  好温暖。

  心在不知不觉中又拉开了一道缝隙。

  “根据这份资料上显示,这次需要肃清的黑暗本丸编号为64268,暗堕原因为恶意碎刀。”

  金木研拿着狐之助提供的资料,简短的介绍了一下这座暗黑本丸的基本情况,视线在自家开朗爱笑的短刀们身上稍许停留了片刻,说:“萤丸你和一期一振替换一下今日的工作。”

  根据一期一振现在的情况,涉及短刀的黑暗本丸都不会带一期一振已经是惯例了。

  谁不知道,那次巨变之后,所有名为一期一振的太刀面对关于弟弟们的残酷遭遇,无法保持一丝一毫的冷静,是个疯起来连自己都砍的主,与其盼望他能够及时冷静下来,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带他参与此类活动,从根本上杜绝悲剧的发生。

  被点名的一期一振弯了弯眉眼,十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问题,我会漂亮的完成远征任务的。”

  一期一振也清楚自己的毛病,并不勉强,干脆利落的退出了今日的出阵任务。

  “都准备好了吗?”金木研站在庭院的最中心问。

  “准备好了!”

  金木研望着一张张意气风发的年轻脸庞,点了点头,按下了那个键。

  一道金光闪过,庭院中只剩下可前来送行的付丧神,出阵部队及审神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种田啊。”莺丸看着今日的内番表,幽幽的叹了口气,及时缓慢的走向了本丸田地的所在地。

  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莺丸眯眼笑,小声说了些什么,斗志昂扬的快步走了起来,不复之前的勉强和不情愿。

  正巧与莺丸擦肩而过的浦岛虎彻抽了抽嘴角,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这位平安老刃的背影。

  某位老人家刚才说的是:“农活是可以干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的工作,也就是说很适合我干。”

  长谷部会发火的吧?

  不,是绝对会发火!

  *
  龟甲贞宗远远看着这座暗黑本丸,突然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呵呵呵……”

  “发现了什么?”金木研问。

  “这座本丸好像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呵呵……”龟甲贞宗色气的舔了舔唇,又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比如?”大包平左看右看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莺丸又没有参与这次的任务,最后只能寄望于龟甲贞宗的解答。

  龟甲贞宗也不恼大包平明明求人帮忙,语气却还是那么的嚣张欠揍,扶了扶眼镜,力求在审神者面前展示最完美的自己,解释道:“比如时之政府的审神者与其付丧神转换成为了检非违使。”

  “?!?!”五脸懵逼。

  “哦哦哦,你们难道都不知道吗?”龟甲贞宗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他们的震惊,以一种理所应当的语气反问回去。

  小模样十分的理直气壮。

  “不知道!”异口同声的回答。

  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骚操作!时之政府的审神者为什么会变成检非违使?是叛变吗?还是……

  龟甲贞宗在挑起他们的好奇心后,忽然变脸,不继续为他们解答疑惑,反而十分后腿的凑到金木研身边,殷切问道:“狗修金想知道吗?”

  “想。”金木研斩钉截铁。

  “那么,就由我来为狗修金解密吧。”龟甲贞宗满足的眯了眯眼,十分享受被主人需要的感觉。

  “时政拥有审神者,这是众所周知的,对吧?”龟甲贞宗循循善导。

  “没错!”他们点头。

  “而我们时间溯行军也同样拥有审神者,以此类推,检非违使那边肯定也有审神者。”龟甲贞宗说完耸了耸肩。

  “没毛病,接着说。”

  “重点是时政方的审神者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知道时政可公开的一切信息,而检非违使方知道关于我们和时政的一切消息,包括一些小秘密。这是信息的不对等,时政方有部分黑暗本丸的审神者知道我所知道得消息,那就是……”龟甲贞宗故意停顿了一下,卖起了关子。

  “是什么?”金木研问。

  “那就是每隔二十年,时之政府军、时间溯行军、检非违使会进行身份互换,曾经的时政审神者可能变成时间溯行军,有可能变成检非违使,也有可能原位不动,当然这种可能性最小。究竟转变成哪一方就全凭运气了,时间溯行军与检非违使也是同样的情况。洗牌结束后,只有拥有特殊能力的审神者会记得之前的过往,审神者记得的话,他的付丧神也会记得。”既然主人提问了,龟甲贞宗不再继续卖关子,一口气说出了这个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我们在保持原位不动的同时,又保存了记忆。”金木研了然地点点头,总结道。

  “你这是有信任我呢,好高兴。”金木研毫无保留的相信,令龟甲贞宗陷入了异样的兴奋之中。

  金木研望着龟甲贞宗脸上似曾相识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后退了几步。

  此刻的龟甲贞宗和某位紫发喰种的形象重叠了,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想到那个男人,金木研就紧皱眉头,他不知道月山习现在过得怎么样。

  应该会过得非常不错的吧,毕竟少了他这么一个只会给身边的朋友带来灾难的人。

  他只剩下月山习一个朋友了……

  虽然月山习是个痴汉变态。

  “放置play吗?我开始兴奋了。”见金木研没有回答,龟甲贞宗面色潮红的再次兴奋了起来。

  金木研嫌弃的看了几眼龟甲贞宗,撇开了视线,对于这种变态痴汉的最佳对策就是不搭理。

  金木研熟练的开启了眼不见为净的模样,一脚踹开了这座本丸的大门。

  龟甲贞宗看着金木研粗暴的动作,刚刚褪下的红又重新爬上了脸颊,嘴角挂着神秘的微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金木研余光瞥见了龟甲贞宗的表情,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但好在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恢复了平衡,头也不回的大步迈进了大门内。

  龟甲贞宗的视线始终在金木研身上停留。

  金木研被他看的背后出汗,忍住想要暴打龟甲贞宗的心情,强行转移注意力,望向本丸内部的情况。

  这座本丸的所有建筑都是由玻璃构成的,而他右方的一块玻璃上映出了几个影影绰绰的身影。

  “是秋田吗?”金木研放轻嗓音,小声问道。

  没有刃回答,四周安安静静的,好像除了他们就没有别的人了一样。

  “既然你们不出来,那我就去找你们的审神者了。”

  “不许你打扰一期尼!”

这下原本安静的本丸,冒出了几个稚嫩的小孩声音。

  “我不会打扰你们的一期尼,但是——”金木研顿了顿。

  “但是什么?”粉色短发的短刀从一旁的草丛里钻出来,警惕的看着外来者。

  “你们的审神者要交给我。”金木研道。

  “这绝对不可能!”厚藤四郎也钻了出来,坚定的否认了。

  “我们只要属于审神者的尸体。”金木研适当的放宽了条件。

  几振短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厚藤四郎站了出来,回答道:“可以。请你们现在立刻离开这里!”

  “没问题。”说完,金木研就干脆利落的带着龟甲贞宗他们离开了这座本丸。

  在离那座本丸有一段距离后,他们停下了脚步。

  “主殿是打算做什么?”太郎太刀问。

  “我知道,我知道,阿鲁吉是想让他们完成自己的意愿。”这次出阵,唯一前来的短刀忙不迭的举起手抢答。

  金木研点点头。

  等他们完成心愿之后,就该将他们送回各自的本灵之中了,等待下一次的召唤。

  这是对于暗堕程度不深的付丧神的处理方式,如果是程度及深,他们会就地解决。


——
更新攒人品

评论(9)
热度(8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