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all〕出轨01.

01.

  审神者出轨了。

  他们无比确定这一点。

  审神者的出轨其实早有预兆,面对他们闪烁的眼神,无端多出来的温柔,殷切的补偿,性事上的心不在焉等等,种种蛛丝马迹都在向宣告他们这个血淋淋的事实。

  一期一振拿着手上的那一打照片,手指微微颤抖,眼圈发红,迟迟没有出声。

  照片上,审神者和青年亲密无间的接着吻;约会甜品屋,你来我往、腻腻歪歪的互相投喂;温馨十足的商场购物;在青年做饭时审神者故意捣乱,在青年生气后的诱哄;大床上的抵死缠绵,酣畅淋漓。

  这一切的一切落在他们的眼中都显得无比刺眼,心脏被无数针扎的难受,同时又有一双手在用力挤压着那颗血淋淋的心脏,难言的痛楚让他们无法呼吸,无法发声。

  怎么会呢?明明他们还是那么相爱,为什么审神者会出轨?是没有新鲜感了吗?还是他们不够好看了?

  太难受了。

  长久的寂静之后,江雪左文字沙哑着嗓音问:“怎么办?”该怎样才能留下他们的爱人?

  他们的爱人不仅仅是爱人,还是他们的上司,他们的主君、主人,他们不能失去他。

  绝对不能。

  “一切照常,不能让主殿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三日月宗近最先恢复过来,冷静的做出了决定。

  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看见了三日月宗近失态的模样,大概不会相信三日月也会吃醋,也会嫉妒。

  所有刃没有任何犹豫,纷纷掩饰好了情绪。

  一期一振将手上的那一打情敌发来示威的照片重新放进信封,发给三日月宗近来处理。

  他的弟弟太多了,难免会出差错,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三日月宗近来处理最靠谱。

  三日月宗近接过厚厚的信封塞住和服的袖子中,之所以没有现在去处理,一部分是因为审神者马上就要回来了,另一部分是出于他的私心。这些照片说不定日后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筹码,不能轻易放过。

  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堀川国光和歌仙兼定负责处理一片狼藉的茶室,地上是摔碎的玻璃,瓷片,旁边是碎成几截的屏风,这一切都需要赶在审神者归来前处理掉。

  莺丸坐在一边,药研藤四郎正在拿绷带和药水处理他的手。

  先用镊子夹出碎瓷片,然后棉签蘸酒精消毒,最后用绷带缠起来。

  药研藤四郎包扎好后,嘱咐道:“这几天不要碰水。”

  莺丸脸上挂着笑容,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俩刃默契的绝口不提去手入室这件事情。

  这点小伤只要在手入室呆几分钟就能完美解决了。

  茶室在长谷部他们的高效工作之下,很快恢复了原貌。

  三日月宗近用桌上的茶具、茶叶,重新泡了一壶茶出来,给还在茶室的几刃都倒了一杯,小口抿着茶,吃着烛台切做的点心,如同以往每一天一样。

  邱余告别情人,路过万屋的甜品屋时,进去买了爱人们爱吃的点心,拎着一手的点心,从甜品屋走了出来,从万屋街离开,回到了本丸。

  才开进入本丸了,就有一只粉色的短刀欢喜的迎了上来,“今天要做什么呢?主君。”

  “今天是秋田开门啊?今天我们吃点心。”邱余对待乖巧懂事的短刀一向温柔,牵起粉发短刀的手,向本丸热闹的广间走去。

  走在路上,陆陆续续的有刃打招呼,邱余一一问要不要来一起吃点心,如山伏国广这类刃都拒绝了,打过招呼后,继续做着各自的事情,短刀们雀跃的欢呼一声,跟在了邱余的身后。

  手上拎着的东西也被刃接手。

  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平淡温馨。

  全然不见之前的风雨欲来。

  邱余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被簇拥着走到了广间。

  刚走近广间,就看见倚在门框上的宗三左文字一手正端着玉杯,缓缓摇晃着玉杯内的琼浆玉液,修长白皙的手衬得玉杯更加剔透玲珑,听到动静,悠悠转过头来,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散发着无言的诱惑。

  宗三左文字有意而为做出来的千娇百媚的姿态,令邱余一瞬间看呆了,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是还是忍不住会为之着迷。

  短暂的对视后,邱余收回视线,一本正经的领着短刀们与宗三左文字擦肩而过。

  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宗三左文字的另一只手在邱余的手心画了个圈。

  邱余反扣住宗三左文字的手,对他摇了摇头,而后松开,克制的没有进行下一步,这里还有短刀,不能教坏小孩。

  宗三左文字白了一眼邱余,倒也没有继续捣乱,因为他的弟弟小夜左文字也在。

  刚进入广间,短刀们就迫不及待的拆开包装。

  “哇!是一期尼最喜欢的草莓大福!”乱藤四郎眨了眨眼,特意扬声惊呼,借此来将一期一振喊来。

  短刀们并不知道审神者出轨了。

  “雪媚娘!”

  “抹茶慕斯!”

  短刀们很快酒找到了自己喜爱的甜品,瓜分掉自己的部分,其他的拆掉包装一一摆在桌上,让它们等待着各自主人的到来。

  萤丸找到来派监护人爱吃的甜品,跟爱染说了一声,便拎着去找明石国行了。

  明石肯定还在睡觉!

  “哈哈哈哈哈,主殿回来了,今天又是什么礼物呢?”三日月宗近端着茶,从隔壁的茶室走了过来,十分自然的坐在了邱余的身侧。

  邱余倾身上前为三日月整理了一下头巾,笑着回答道:“是特意在万屋你们最爱吃的甜品屋买的甜品。”

  三日月宗近拿起一块抹茶大福咬了一口,连连点头,同时竖起了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赞,“好吃。”

  顿了顿,又接着说:“可是我更想吃主殿亲手做的大福。”

  “没问题,明天就做。”邱余考虑都不考虑直接应允了下来,正好明天有空。

  三日月宗近颇为高兴,一个接一个的吃着大福,口干了就喝茶。

  邱余静静的看着,时不时为三日月添茶。

  陆陆续续有闲暇的刀剑男士收到消息,来到广间,邱余的注意力渐渐分散,无暇顾及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看着邱余的背影,眼底晦涩不明。

——
开新坑了,大概是个短篇

评论(33)
热度(27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