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时间溯行军审023.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23.

  本丸内。

  一期一振等刃笔挺的站在审神者面前,用恨不得生吞了的目光看着这位昔日的主君,如今的阶下囚。

  髭切的脚在审神者的手腕上重重地碾压了几圈,软绵绵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攻击力,“痛吗?”

  审神者或者说是石原娅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被碾压的那只手被恶意折断了,疼痛令她浑身抽搐。

  短短几个小时内,从昔日养尊处优的审神者沦为阶下囚其中的落差还没等她仔细品尝,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报复。

  她的面色苍白,看着她的刀剑的眼神充满了怨毒,俨然一副死不悔改的模样。

  大包平被她的眼神所激怒,一用力直接把石原娅的另一只手也给折断了,还嫌不够,想要用刀戳瞎她的眼睛,却被莺丸阻止。

  “大包平,够了。”莺丸出声阻止,再放任大包平不知轻重的打下去,其他刃就没得玩了。

  被莺丸这么一阻止,纵然大包平有多么不愿意,还是将太刀收回了刀鞘之中。

  既然不能动用武力,大包平干脆改为精神攻击,凶恶的眼神配合他那凶悍的形象显得更加吓人了。

  堪堪躲过一劫的石原娅非但不领情,还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莺丸,依旧是一副死性不改的模样。

  莺丸没在意,目光直视一期一振,一字一顿地说:“让外面守着的短刀们进来。”

  “不行!”一期一振的声音突然拔高,在寂静的环境中格外刺耳,情绪十分激动。

  “一期一振,短刀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别忘了他们不仅仅是你的弟弟,还是护身刀,而护身刀被持有者用于自剜的次数还少吗?!”莺丸严厉的指责着这位护弟心切的弟控太刀。

  一期一振对于短刀太过溺爱了,这是不应该的,毕竟他们不是真正懵懂无知的孩子,他们应该有选择的权利。

  面对莺丸的指责,一期一振一时有些下不了台,却又不想认输,想要继续固执己见。

  门被推开,短刀们蜂拥而至。

  “一期尼。”短刀们眼巴巴的看着一期一振。

  短刀们委屈巴巴的眼神对一期一振造成了致命一击,原本的铁石心肠悄悄的裂了个缝。

  见一期一振略有松动,乱藤四郎趁热打铁,撒娇卖萌一把抓。

  拽着一期一振的衣摆,不依不饶的撒娇。

  “一期尼~一期尼~好不好?就答应我们吧,一期尼最棒了~”

  “是啊,一期尼我们没问题的。”信浓藤四郎附和道。

  漫长的寂静。

  “好。”

  最终一期一振还是妥协了,果然当家长的还是倔不过孩子。

  从一期一振眉头紧皱的模样,可以看得出他经历了一番很激烈的心理斗争。

  “谢谢一期尼!”短刀们鞠躬齐声道谢,诚意满满。

  “嘿嘿,该做些什么呢?”

  “把她眼珠子挖出来给大包平出气好了!”今剑灵机一动。

  “好主意!”

  “交给我吧!这可是我的拿手活!”

  “快点哦。”

  “等等!我要为客人准备礼物,放着我来!”

  “什么礼物?”不明真相的短刀们齐齐歪头问。

  太鼓钟贞宗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回答道:“当然是这个女人的肉啦,外面的那位客人肯定会很喜欢的!”

  他的语气十分理所当然,获得了其他短刀的一致认可。

  然后他们找出装礼物的包装,在石原娅身上还算完好的地方,就地用短刀片起了‘生鱼片’。

  手起刀落,女人发出尖利的惨叫声,随着时间越来越小,直至沙哑,没有勾起旁观的其他刃的半点同情心。

  “当当当——完成了!有了这个礼物相信客人肯定不会生气了。”太鼓钟贞宗合上盖子,端着礼盒左看右看还是不满意,跑去隔壁的和室翻找了起来,又是一番折腾,最后系了个蝴蝶结才堪堪满意,“这样足够华丽了。”

  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石原娅早就昏迷了,大腿、小腿、腰腹、胳膊在失去了皮肉后,露出了森森白骨。

  凄惨无比。

  五虎退探了探女人的鼻息,发现没死,接过一期一振端来的一盆盐水,泼在了那些皮开肉绽的伤口上。

  “啊——”在剧痛的作用下,石原娅再次清醒了过来,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声音很微弱,但是在场的刃却可以听到。

  在石原娅的注视下,五虎退先是腼腆的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她左眼的眼珠子挑了出来。

  石原娅失声摇头,不断的用眼神祈求这个胆小怯懦的短刀原谅。

  五虎退却摇了摇头,继续挑另一只完好的眼珠。

  “我先去把礼物送给客人。”莺丸看他们玩的正兴起,没打扰他们的兴致,说了一声,就推开门,离开了这座人间地狱。

  在外面安静等待的金木研远远就看见了莺丸的身影。

  莺丸走上前来,顶着几刃戒备的眼神,将手中分量不轻的礼盒递了过去,然后深深的鞠了个躬。

  “谢谢。”

  金木研闻到了熟悉的血肉味,眼里多了一份探究。

  “哦,孩子们将那个女人弄死了,这是孩子们给您的补偿。”莺丸注重到了金木研探究的眼神,唇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随即,轻飘飘的将短刀们的过错一笔带过。

  金木研没有刻意为难,接过礼盒,摩擦着包装,眼神复杂的看着太刀。

  这振太刀的眼神开始变得混沌,面容逐步扭曲,这是溯行军化的一种表现,没有主人的刀,会随着时间的推迟,丧失理智,最终完全变成时间溯行军中的低等炮灰。

  “你……”金木研欲言又止。

  莺丸的眼中疲态尽显,放下姿态,祈求道:“能拜托您把这座本丸毁了吗?”

  金木研的话语好像卡在了喉咙里,忽然明白了他的未尽之言。

  这是婉拒,他们不想活了。

  金木研的诧异太明显了,莺丸摇头笑了笑,继续问:“可以吗?”

  “……可以。”金木研听到了自己的回答。

  “那就劳烦大人了。”莺丸洒脱一笑。

  “不麻烦。”金木研摇了摇头,指甲嵌入了掌心。

  “大人,别担心,要试着相信您的刀剑啊。”莺丸倾身向前在金木研的耳边道。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呼吸交融。

  站在金木研身侧的几刃在莺丸凑近时,神经异常绷紧,就怕莺丸会反咬一口。

  大家都是时间溯行军,谁不知道谁啊!万一出了什么事,就无法挽回了。

  金木研眼眶泛酸,嘴里一阵发苦,阻止下了龟甲贞宗他们的进攻。

  金木研:“我会的。”

  莺丸摸了摸他的头,夸赞道:“很乖。”

  “我走了。”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金木研攥着礼盒,心口发堵,目送着莺丸仓皇离去的背影。

  过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心里的难受,遵守他们的约定,将这座本丸彻底销毁了。

  除了他以外,不会有人在记得这座本丸的刀剑了。

评论(12)
热度(8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