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24.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24.

  从那座本丸回来后,金木研又躲到了本丸的某个角落里,所有付丧神上下全体出动,只为了找到任性的主君。

  本丸外围的树林中,金木研躺在最粗壮的那根树的枝干上,呆呆的看着碧蓝的天空。

  午后的阳光极为耀眼,久久没眨眼,眼角有滴泪珠无声无息的落下,消失在头发中。

  明明已经经历过那么多次离别了,为什么还是会伤心难过?

  就在金木研独自神伤的时候,鹤丸国永轻手轻脚地从另一边树干跳了过来。

  “哟,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金木研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个鲤鱼打挺,条件反射地用拳头招呼了过去。

  鹤丸国永堪堪躲过一击,怪叫一声,连忙道歉:“哇!哈哈哈哈……吓到了吗?哎呀呀,抱歉、抱歉。”

  金木研看清了来人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因为恶作剧已经被教训过一次了,并且惩罚还没做完,就敢再来,该说鹤丸国永死性不改吗?

  注意到金木研眼神里的不解,鹤丸国永笑着为他解惑,“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的啊。如果尽是些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

  联系他的经历,金木研也就不奇怪了。

  虽然有些不满独处的环境多出第二个人,但鹤丸国永的笑声很好的平复了他此刻失落的心情。

  “坐吧。”金木研坐在枝干边上,留出了足够的位置。

  枝干很粗,完全不用担心会承受不了俩人的重量。

  鹤丸国永靠在枝干上,用手挡住耀眼的太阳,享受着此刻的安静。

  突然,鹤丸国永坐起身来,正对着金木研盘腿坐,一副要谈心的模样。

  “嘛,今天出阵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们最终选择从容赴死,也是意料之中的,主殿别难过了,不然长谷部他们又要担心了。”他也会担心。

  在这一刻,金木研真切的明白了为什么所有审神者都说鹤丸白到反光了,太阳撒在他的身上,像是在发光。

  金木研有一瞬间的晃神,对于鹤丸国永的安慰,金木研略显无措,然后就是莺丸他们选择死亡的遗憾,他失落的低着头,喃喃道:“是啊……”

  后面的话语鹤丸国永没有听清,凭借直觉明白金木研还在愧疚,可不能再让审神者这样消沉下去了,“主殿知道的吧,我是作为陪葬品存在的……”

  金木研出声阻止鹤丸自戳伤疤来愉悦自己的行为,“我知道,别说了。”

  在知道审神者的义务之后,他有特意去查所有付丧神的资料,自然知道鹤丸国永的经历。

  “哈哈哈,主殿是怕我难过吗?”鹤丸国永笑得十分豁达,在阳光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层金边,“完全不用担心,都过去了,我早就看开了,现在本丸里的大家而主人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鹤丸国永的性格十分豁达,他的心是活的。不像他,金木研在心里默默自我评价。

  “主殿别再苦着一张脸了,等长谷部他们找过来还以为我又欺负主殿了呢,不想继续被惩罚了,主殿行行好。”鹤丸国永嬉皮笑脸地求牢。

  就好像刚才的成熟可靠就像是假象一样,但金木研明白这不是假象。

  被鹤丸国永这么一捣乱,金木研沉重的心情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治愈了。

  “恩,我会跟长谷部他说叫他不要继续惩罚你的。”金木研柔和了眉眼,嘴角翘起。

  “对对,就是这样!”鹤丸国永打了个响指,活力十足地比划了起来,乐了一会儿,不知想起了什么,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主殿,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金木研问。

  “我说了主殿可不能生气啊。”鹤丸国永正色道。

  “好,不生气。”金木研无奈。

  “就是……就是主殿为什么戴着面具啊?”鹤丸国永做贼一样小小声地凑到金木研耳边问。
 
  “不想被别人看见……”金木研道。

  “哦哦哦,是主殿的秘密,那我就不接着问了,主殿什么时候想说了请务必来找我!”鹤丸国永有些失落,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反过来安抚金木研。

  “想看我长什么样吗?”金木研直白地问。

  “嗯!很好奇!”鹤丸国永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看着化身好奇宝宝的鹤丸,金木研微微低头,手搭在拉链头上,缓缓地摘下了面具。

  面具眼罩完全被摘下后,金木研不自在地扭头不让鹤丸国永看。

  戴着面具的审神者和没戴面具的可以说是。简直判若俩人,戴着面具的审神者整体气质偏冷酷,但是很帅气。没戴面具的审神者则多了些温柔,一看就非常柔软乖巧。一下子,从反派变成了主角。

  “很帅气嘛,主殿。”鹤丸国永的语气万分惊喜,仔细听还能察觉出其中的浮夸。

  再不出声,盯着审神者看,审神者该恼羞成怒了。

  金木研不知道该说什么,全程死鱼眼。

  “好了,不逗主殿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长谷部他们一定会把本丸拆掉的。”鹤丸国永说得十分笃定,在拆掉俩字上加了重心。

  金木研抽了抽嘴角,依照长谷部的性格为了找他而拆掉本丸,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十分大,并且不会有刃去阻止,他们不帮忙就不错了。

  金木研跳下树,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本丸。

  鹤丸国永窃笑,跟在金木研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金木研聊天,即使金木研不说话,也不会冷场。

  “阿鲁吉!”

  “狗修金!”

  刚进入本丸,就听到本丸俩位主厨激动过度的高喊声。

  金木研下意识地伸手挡住脸,戴面具戴太久了,突然摘掉他是真的不习惯。

  “阿鲁吉摘面具了?!?!?!”匆匆赶来的付丧神们异口同声地高呼。

  金木研被他们夸张的举动,吓得背脊僵硬。

  为什么有种被当成大熊猫围观的感觉,应该是错觉。

  就在金木研自欺欺人时,短刀们已经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夸赞起了金木研,把他夸得面红耳赤,差点想找个洞钻进去,然后躲起来,不被他们发现。

最后是短刀们的监护人及时赶来,解救了窘迫到快爆炸的金木研。

   “对不起主殿,弟弟们不是故意的,回去我一定会好好管教他们的。”一期一振歉意十足,不断鞠躬道歉。

  金木研感谢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怪罪一期一振和短刀,毫不犹豫的阻止了一期一振继续道歉下去。

  再这样下去,他都觉得自己铁石心肠了,只是小孩子好奇而已,问题不严重,过几天就会好了。

  闹腾完,鹤丸国永看到鸣狐的身影眼睛一亮,问:“鸣狐,主殿都摘面具了,你什么时候摘?”

  “……啊?”鸣狐懵了。

  “是啊,鸣狐主殿都摘面具了,你也必须摘!”和泉守兼定起哄。

  就连一期一振也跟着起哄了,偏偏小狐狸又不在身边,鸣狐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

  躲在厨房和狐之助一起吃油豆腐的小狐狸打了个哈欠,晃晃脑袋,继续吃。

  油豆腐!油豆腐!好多好多油豆腐!

评论(9)
热度(10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