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25.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25.

  孤立无援的鸣狐左看一眼,右看一眼,确定没有刃伸出援手后,乖乖地摘下了面具。

  “摘掉了。”被逼到绝路的鸣狐开口道。

  他的声音意外得好听。

  “主人和鸣狐长得都很软——”萌还没说出口,不动行光就被长谷部伸手堵住了他的嘴。

  任何可能惹恼主殿的话语,都不能够轻易说出来!

  “主人长得非常帅气!”压切长谷部一边镇压着不断挣扎的不动行光,一边正气凛然的夸赞着。

  对自己的长相非常有自知之明的金木研黑线,但又为长谷部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惊讶,该说不愧是他们口中的主命至上的主厨吗?

  “主人。”鸣狐不大自在地喊了一句,从他的肢体语言可以看出他对于这种情形的窘迫,甚至窘迫到偷偷红了耳朵。

  金木研无意为难他,便开口为鸣狐解围:“帮我去万屋买些糖果回来。’”

  这个借口很拙劣,但没有人拆穿。

  鸣狐悄悄松了口气,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连小狐狸都不找了,拿着长谷部递来的小判,迅速地溜了。

  “哈哈哈哈哈。”目送鸣狐离开后,有刃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金木研也忍不住翘起了唇角,因为被注视而感到害羞的鸣狐真的很可爱。

  短刀们发出了不小的骚动,争执了一会儿之后,五虎退作为胜利者走了过来。

  “阿鲁吉。”五虎退扯了扯金木研的袖子,金色的瞳孔里满是仰慕。

  “退酱,有事?”金木研半蹲下身。

  “我和兄弟们想和阿鲁吉合影。”

  金木研没有犹豫,立刻答应了下来,“好。”

  他开始试着信任他们了。

  坐在不远处的三日月宗近敏锐的察觉到了审神者态度的变化,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继续和茶友们喝茶聊天。

  “1,2,3,茄子!”

  金木研半蹲下身站在最中间,四周被短刀们包围,在陆奥守吉行的帮助下拍了不少照片。

  拿到照片后,五虎退在照片的背后写上时间,以及纪念意义。

  ——纪念阿鲁吉摘面具了,还笑了。

  金木研拎着那个本丸送给他的礼物,走回自己居住的屋内,在关门前谨慎地检查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刃在,才锁上门窗,打开那份礼物。

  金木研指腹无意识地摩擦着礼盒的包装,这是他恐慌的表现,他害怕被他们知道他是个吃人肉的怪物。

  血腥味和异样甜美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口鼻,金木研神经质地又跑去检查了一边门窗,确保没有气味漏出去,才坐了回来。

  金木研拿起放在内里的象牙筷,夹起一块肉片放入口中,吃着吃着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不能浪费食物,强行压下悲伤的金木研边哭边吃,花了半小时才勉强吃完了。

  大概是呆在房里的时间太长了,有刃站在门外敲了敲门。

  “主殿您在吗?”

  听到这话,金木研慌乱地站起身,无意中带倒了桌椅,以及桌上的茶具,哐当一声巨响,场面一片混乱。

  “主殿!主殿!您没事吧!”门外的刃急切地喊道,开始撞门。

  金木研恍然惊觉,立马冷静下来,声音带着哭后的沙哑,说:“没事,别进来!”

  态度却极为强硬。

  听到屋内的回应,门外的巴形薙刀停下了撞门的动作,松了口气,“是!”

  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侧耳细听屋内的动静,以防屋内的审神者出事。

  金木研将礼盒盖上,重新塞回袋子里,环顾了一圈四周,最终藏在了衣柜里,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拧紧了眉心,打开窗户换空气,在柜子里翻找出了一瓶香水,不要钱似得喷了起来,试图用浓烈的香水味掩盖异样的血腥味。

  在足足喷了半瓶之后,金木研才停下了动作,神经质地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却被扑鼻而来的香水味呛到了。

  来不及扶起撞倒的桌椅,金木研定了定心神,站在门前打开了房门。

  “有事吗?”金木研问。

  巴形薙刀被这呛鼻的气味熏得打了个喷嚏,虽然门很快就关上了,但是金木研身上浓烈的香水味还是十分刺鼻。

巴形薙刀迟疑了片刻,最终没有问金木研在屋里做什么, “……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担心主殿。”

  这么浓烈的香水味一定是为了掩盖什么味道,还有刚刚一扫而过的门内,很明显出了什么事。

  金木研察觉到了他的怀疑,强自镇定,解释道:“刚刚看到了有什么东西,一不小心撞倒了桌椅。”

  与其等着被问发生了什么,还不如自己主动说出来。

  “什么?主殿的屋内有东西?”巴形薙刀瞬间严肃了起来,正色烦:“无论是什么,请主殿由我来为主殿驱逐吧。”

  “不用了!”金木研低估了巴形薙刀的主厨力,立马否定了。

  看着巴形薙刀错愕的神情,金木研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太过激动了,深吸一口气,“那么就麻烦巴形了。”

  “明白了。”得到许可的巴形薙刀展现了他一流的家务能力,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推开了房门。

  进门后,第一时间将剩下没打开的窗户打开换空气,扶起倒在地上的桌椅,然后从角落里拿出打扫工具,勤勤恳恳地打扫起了卫生。

  金木研站在一边看着,突然问道“长谷部呢?”

  手上的动作一顿,巴形薙刀冷淡地回答道:“去远征了。”

  这份冷淡不是针对审神者的,而是针对同为主厨的压切长谷部的,自从他来到这座本丸,他俩之间的斗争就没停过。

  因为不想分享主人,所以出现了同担拒否的现象。

  在他俩明争暗斗的时候,龟甲贞宗就是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时还回去添一把火,因为这样本丸的主厨就只剩下他一个了,他也能独占主人了。

  计划通。

  打着一手好算盘的龟甲贞宗今天正在和马匹作斗争。

  对此,金木研十分无奈。

  他不知道该怎样去调节俩刃之间的关系,只能尽量不把俩刃放在一起了。

  刃太多了就这点不好。

  在擦地的巴形薙刀发现桌子下的那一块木地板,有几滴血液,目光一沉。

  他没有选择直接去问审神者,而是若无其事的继续着手上的工作,将疑惑暗自压在了心头。

  现在还不是时机。

  金木研不安极了,目光频频落在衣柜所在的方向。

  巴形薙刀深深地看了一眼衣柜,那里好像有血腥味。

tbc.
掉马倒计时

评论(6)
热度(8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