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all〕出轨05.

05.
  邱余很喜欢听左文字刀派中的俩位兄长说话的声音,兄弟俩的声色都很有特点和韵味,即使在吵杂环境下,也能够清楚的分辨出来。

  就像现在。

  “主殿,我有一个请求。”

  “嗯,我听着呢。”邱余停下神游着的思绪,一眨不眨的看着宗三左文字。

  被他状似深情的目光看着,宗三左文字心尖一颤,差点不管不顾的放弃计划,留在他的身边。

  但只是差点。

  “我要去极化修行。”是要不是想。

  “……好。”邱余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了下来,“什么时候去?”

  虽然不明白宗三突然提出参加极化修行的原因,但是他不会多加阻拦,说到底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是吗?

  宗三左文字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嘴里发苦,还要维持着平日的神态。

  “现在。”

  “哦。”邱余有一瞬间的冷淡,随后很快恢复了温柔情人的模样,叮嘱道:“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小判够不够?应该不够,这是一万小判你拿着,别亏待自己。如果修行出现问题,可以随时回来。不管怎样,我总是在的。”

  宗三左文字眼睛一酸,将邱余递来的小判袋子放好,语气一如既往的哀怨,如同深宫怨妇。

  “那我走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情吗?”

  邱余在他的发顶轻轻落下了一个吻,一触即离。

  “去吧,我在家等你。”

  宗三左文字怔了怔,嘴角不自觉挂着一抹笑意。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即使再难过,只要他一哄,就会忍不住喜笑颜开。

  他绝对不会让主人离开的。

  背过身,宗三左文字下定了决心,脸上的笑意褪去,白净细腻的手掌上赫然是几道月牙似的痕迹。

  送别宗三后,邱余摸出昨晚关机后就没开启的手机。

  ——今天有空吗?

  ——我做了你爱吃的扣肉哦〔图〕

  ——我想你了。

  忽略掉昨天的,看着十分钟前发来的三条消息,邱余回了一条。

  ——等会儿就来。

  ——等你〔心〕

  “长谷部,我有事出去一趟,本丸交给你了。”邱余站起身,跟不远处勤勤恳恳的本丸管家——长谷部说了一声,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

  “是!”压切长谷部没有问原因,也不能问。因为这不符合他的一贯形象。

  走到门口,邱余补充道:“哦,对了,我中午不回来吃,不用做我的。”

  “好。”

  压切长谷部恭顺地应下,在邱余看不见的角度,面目狰狞,他嫉妒,他愤怒,他想要杀了那个试图抢走邱余的人。

  他所有的负面情绪只针对那个第三者,而不针对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有刃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声音凉凉的,“冷静一点,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闭上双眼收回外漏的情绪,重新恢复了严肃认真的模样。

  “唔……这样才对嘛。”髭切颇为赞许地点点头,笑眯眯地说:“可不能让家主发现我们知道他的小秘密哦。”

  “阿尼甲!”膝丸喊道。

  髭切不搭理他。

  “废话。”压切长谷部眼神一暗,怼了回去,他可不怕这只笑面虎。

  对于他的傲慢,髭切摇了摇头。

  年轻人还是不要太嚣张了,会遭报应的。

  “你终于来了,好想你。”刚打开房门,就有一具温热的身体扑进了他的怀抱,充满眷恋的冲他撒娇。

  “昨天不是才见过了吗?”比起青年的热情,邱余的态度可以说得上是冷漠,或者说是不耐烦。

  青年只能说是清秀的脸上满是失落,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可是……”

  “没有可是,我不是说过了吗?这段关系结束了。”不是分手,而是结束。

  一开始就不是恋人关系,没有在一起过,自然就不存在分手。

  青年眼睛瞬间红了一圈,委屈道:“我不要!”

  邱余更加不耐,看向青年,“随便你怎样,别再来找我了。”

  说完,就要离开。

  青年见邱余不买账,威胁道:“你难道不怕我告诉你的恋人吗?”

  是成是败在此一举,看他的模样,那个人肯定还没有跟他摊牌,说不定还在偷偷哭呢。

  青年有些得意。

  “哦。”邱余并不畏惧他的威胁,扔下一个字,重重地关上了门。

  他是不会让青年成功戳穿他出轨的事实的,更何况本丸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找到的,找到了也进不去,进不去就不可能有所交流,就算碰见了他家的付丧神们也不会相信的。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爱他。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的。

  屋里砸东西的声音被他尽数抛在脑后,在路上慢悠悠闲逛的时候,他顺便把对方的所有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了。

  他讨厌纠缠不清。

  从公寓离开后,邱余无所事事地在街上溜达了一圈,顺带吃了午饭,最终决定回本丸。

  本丸里一切如常,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振新刀,少了一振名叫宗三左文字的打刀。

  “我是小龙景光。寻找着主人四处漂泊流浪的旅人……你啊,就是这次的主人吗?”

  脸长得不错,但不是他的菜,衣装配色诡异,披风多余,疑似审美有问题,像是走错了片场。长船刀派的话,有烛台切光忠就足够了,其他的可有可无。

  邱余打量完了,最终得出的结果是正常待遇,不参与寝当番。

  “你好,我是你这次的主人——邱余。”邱余自我介绍道,“清光,他交给你了。”

  正巧加州清光从此路过,邱余毫不犹豫地抓了壮丁。

  “嗨!保证完成任务。”加州清光听到审神者的喊声,雀跃不已,即使是工作也没有降低他的兴奋值。

  “新人先生,跟着我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我是这座本丸的初始刀也是你的临时指领人,加州清光,有没有问题可以尽情来问我,我都知道哦。”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加州清光不动声色的向新人展现了自己的特殊。

  看主人的模样就知道啦,主人对新人完全没有兴趣。也是呢,毕竟咪酱对于主人来说是不可替代的。

  tbc.
重新撸主线,疯狂卡文_(´ཀ`」 ∠)__

评论(15)
热度(163)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