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all〕出轨06.

06.
  
  邱余闲着没事正躲在海边吹风,除了风声和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再无其他。

  久违的独处时间,不论是在现世还是本丸,他从来没有过落单的机会,身边总是有形形色色的人,一批又一批。

  他的渣是天生的,他家庭美满,父母恩爱,既没有被恋人抛弃而痛彻心扉的经历,从来都是他先提出的分手;更没有什么心理阴影。只是单纯的安定不下来,或者说是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安定下来。

  他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温存过后,邱余有一搭没一搭地捋江雪左文字柔顺的长发。

  “我爱你。”江雪左文字紧紧盯着邱余的脸,不想错过他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邱余定定看了一会这振佛刀,被他拽入尘世沾染上不该有的情爱的佛刀,心情复杂,没有躲避他炙热的眼神。

  沉默了许久,他直白的回答道:“我喜欢你,很喜欢。”也只是喜欢了。

  他不会在这方面撒谎,也不屑于撒谎,在这方面他可以称得上是坦诚。

  明明对邱余的渣早已心知肚明,到他还是这样做了,说白了他就是在自取其辱。

  江雪左文字唇色发白,心口一阵接一阵的绞痛。

  伤心到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邱余叹了口气,良心有点痛,居然对江雪有了些许久违的愧疚。

  “我——我会努力学会爱你的。”被这稀罕的愧疚感刺激得脑子一热,邱余说出了不得了的承诺。

  他从来没有给过他们这类的承诺,他们也没有索要过。

  既然从未承诺过永远,又怎敢奢求唯一?

  这是本丸内付丧神难得一致达成的共识。

  江雪左文字眼里闪过一丝诡秘,计划成功了。

  “好,我等您。”

  邱余瞬间从飘飘然的感觉中清醒过来,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但是他从不反悔,所以他也只能咽下苦果,色字头上一把刀,他认了。

  正是因为邱余不会怀疑‘正直’的江雪左文字对他用美人计的可能性和从不反悔的性格,本丸内的付丧神经过一番讨论,一致决定推出江雪左文字去当美人计中的‘美人’角色。

  至于为什么不让别的神刀、佛刀去?

  太郎太刀太端庄了,不会撒谎pass。

  次郎太刀那个酒鬼一看就不靠谱pass

  数珠丸恒次不在本丸pass

  “阿鲁吉~阿鲁吉?阿鲁吉!”信浓藤四郎不依不饶的叫喊声将陷入回忆中的邱余拉回现实世界。

  “啊?”邱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弄得有些懵,呆呆愣愣地看着信浓。

  “该回家了!大家都在找阿鲁吉呢!”信浓藤四郎小幅度地摇晃着邱余,帮助他快速回神。

  “这就回,怎么这回信浓不要钻进我怀里了?”邱余调侃几句。

  “嘿嘿,一期尼会吃醋的。”信浓藤四郎脸上带着揶揄的笑。

  邱余失笑。

  一期一振兄长的威严不保。

  “跟我说说就好了,可别让你一期尼听见,他会哭的。”

  邱余拍拍信浓的脑袋,叮嘱他。

  “嘿嘿。”信浓藤四郎一副我懂的,想忍住笑,但实在憋不住,旁若无人的大笑了起来。

  “咳咳。”邱余瞄了好几眼信浓藤四郎的身后,他的对面。

  信浓藤四郎捂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压根没注意到他的暗示。

  一期一振阴着脸,站在信浓藤四郎的身后,幽幽的问:“笑够了吗?笑够了就该一起回家了。”

  “吓!”信浓藤四郎终于注意到了邱余的暗示,僵硬地扭过头来,看到了被他嘲笑的兄长正在他身后,并自带百合花开的背景,他苦着脸,喊了句:“一期尼……”

  “恩?”一期一振笑得纯良。

  信浓藤四郎更怂了,立马认错,“一期尼我错了!我不该背后说人坏话的。”认错态度良好,没有给自己找借口。

  “哦,该回家了。”一期一振冷冷的抛下这句话,扭头就走。

  他生气了。

  信浓藤四郎苦着脸,追在一期一振的身后。

  自从短刀们集体极化修行归来之后,一期一振的地位一落千丈,弟弟们不再需要他照顾,在战场上,反而他需要弟弟们保护他,这让一期一振很难受。

  邱余暗自庆幸自己没跟着信浓一起调侃一期一振,不然他也要遭,哄人是门技术活。

  如果将一期一振比作一种动物的话,一定是兔子,而兔子太寂寞会死的。

  邱余不打算去上前安慰一期一振,等他冷静下来再去找他,他最近很忙,没有空哄人。

  为了不让兔子死掉,他决定把本丸之母烛台切光忠推出去。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一期一振气鼓鼓的走在最前,等了几分钟审神者都没有来安慰他,更气了。

  他再次加快速度继续走。

  信浓藤四郎杖着极短的超高机动轻松地跟在兄长身后倍感压力。

  阿鲁吉又不来哄一期尼,难受想哭QAQ

  偏偏惹一期尼生气的罪魁祸首是他,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邱余不紧不慢地走在最后,还有闲情雅致欣赏四周的风景。

  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快气成河豚的一期一振。

  终于回到本丸之后,一期一振一言不发的去了马厮。

  邱余找到正在喝茶的烛台切光忠,理直气壮的说:“咪酱,我又惹一期生气了,你快去哄他。”

  烛台切光忠意会一笑,无奈地叹了口气,任劳任怨地应下了这茬:“嗨!嗨!这就去。”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宗近看热闹不嫌事大。

  “家主做的对,绝对不能给一期一振多想的空间时间。”髭切大肆夸赞邱余惹事的能力。

  “阿尼甲说得对。”膝丸附议。

  “那个……”髭切欲言又止地看着薄绿色的太刀。

  “是膝丸!”膝丸条件反射的自我介绍。

  “嘛,这些都是细节不用在意。”髭切一脸的不赞同,“这座本丸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家主吗?”

  膝丸点点头,试图忍住眼泪,忍不住了,不忍了,眼泪脱离眼眶,一颗又一颗地往下掉,泪眼汪汪的向审神者求助。

  邱余不但不想出声阻止,甚至还想变本加厉的欺负他,让他哭得更可怜,如果地点是床上就更好了。

  理智使他清醒,今天不能再惹哭一个了,他要学会克制,克制自己的恶趣味。
  
  tbc.
久违的更新:)
卡文卡到石乐志

评论(7)
热度(14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