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时间溯行军审神者027.

 027.

解开一部分心结后,金木研显然开朗了许多。

  “阿鲁吉!阿鲁吉!阿鲁吉!该吃饭了!有惊喜哦!”不动行光拽着金木研的衣角,拖拽着他往前走。

  金木研十分意外,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不禁期待起了他口中的惊喜。

  就这样半推半就着,俩人一起来到了餐厅,本丸内的所有付丧神早已等候多时,全体乖巧地坐在各自的位置上,脸上的喜悦与期待的情绪藏都藏不住。

  这点在修炼还不够的短刀、胁差和打刀脸上尤其明显,尤其是短刀们远远瞄到金木研靠近餐厅的身影,就齐刷刷地用亮晶晶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金木研。

  太刀、大太刀、薙刀和枪们还算矜持,没有喜形于色。

  被集体行注目礼的金木研身体不自然地僵硬了起来,差点忘了怎么走路了,顶着压力,浑身不自在的落在于主位。

  刚一坐下,今剑就眉飞色舞地将一盘肉推到他面前,求夸奖的意味很浓,“阿鲁吉尝尝这个!我亲手做的哦!”

  金木研欲言又止。

  “阿鲁吉绝对喜欢吃的!”今剑积极的卖安利。

  看着桌上一盘又一盘‘肉’,不见半点素菜,堪称丰盛的午饭。金木研的眼神做来越复杂,面色严肃地看着所有刃。

  “我不希望你们为我做这些而伤害到别人。”

  满堂寂静。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下一次绝对不能再这样了。”金木研补充道。

  三日月宗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审神者是不满意他们滥杀无辜,即使不喜他们的行为。还是没有冲他们发火,审神者真的超可爱。

  小心试探的模样让他们又开心又心疼,开心是开心审神者对他们打开了心房,心疼是心疼审神者太过小心翼翼了。

  既然审神者都这么委婉的说了,他们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审神者的请求,他们只得答应了下来,并保证绝对不滥杀无辜,罪行不严重的也不会杀,只会杀罪大恶极无可救药的那种来降低审神者的负罪值。

  金木研见他们应下了,也没有不依不饶,在他们的招呼下一个个品尝他们各自的手艺,有美味的,自然也有味道糟糕透底的。

  在发现某些刃的厨艺的不靠谱之后,压切长谷部将金木研还来不及品尝的抢先一一试吃,为金木研排毒,吃到毒就毫不留情地推开扔到一边,不给制作者解释的机会。

  一圈吃下来,压切长谷部脸都绿了,恶狠狠地剐了几眼没有自知之明的某些刃,这是能吃的东西吗?哪怕是第一次做饭的厨房白痴做得都比这好!真是一群废物!

  气急的压切长谷部完全忘了这些大少爷们也是第一次下厨。

  三日月宗近为首的平安京夕阳红组合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压切长谷部,一副我不懂你在气什么的模样。

  和泉守兼定悻悻地摸摸鼻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也不知道原来下厨是一件这么不简单的事情啊。

  明石国.行一脸无辜,没骨头似得瘫在椅子上,他可没有参与进去。

  好困,想躺着。

  金木研哭笑不得的看着压切长谷部忠心护主,他不能拦,否则依照压切长谷部的性格,他可能会把错全部归结于自己身上。

  压切长谷部可是被成为社畜,主厨NO.1的存在。

  “主可以吃了。”压切长谷部如同一只想要讨得主人夸奖的大狗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金木研。

  金木研仿佛能看到他身后疯狂摇晃的尾巴,忠犬长谷部果然名不虚传。

  “你也吃。”金木研无奈笑。

  “好!”压切长谷部边看金木研边吃着他碗里的食物。

  金木研死鱼眼,他不知道该怎样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了,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

  勉强压下感动,一道道品尝着经过压切长谷部检测合格的菜肴,并一一给予回应。

  这一顿饭吃的很是艰难。

  吃撑了的金木研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等着烛台切光忠买回健胃消食片,本丸没有买过这类药品,刀剑们不需要,他从前在饭桌上向来都是只吃一点,所以不需要。

  “回来了,回来了。”今剑早早等在门口,等烛台切光忠一回来,就仗着机动从气喘吁吁赶回来的烛台切光忠手中抢过那瓶药,嗖的一下跑到了金木研面前,端茶倒水喂药丸一气呵成,不给别刃插手的机会。

  被当成瓷娃娃对待的金木研苦笑,这可真是甜蜜的负担。

  这样想着,他顺从的张嘴任由今剑折腾。

  最近为了降低今剑的存在感,其他刀派的付丧神们可没少把他调开,调不开就强行拖住,死皮赖脸不让走。

  今剑这几天只远远地看了几眼审神者,早就不满极了,他辛辛苦苦得来的优势可不能就这样没了!

  “阿鲁吉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今剑熟练的撒娇卖乖。

  “有。”金木研点点头,揉了揉今剑的脑袋上的小揪揪。

  “我也好想阿鲁吉,可是这几天好忙,都没有时间陪阿鲁吉了,阿鲁吉不会怪我吧?”今剑含着眼泪,可怜巴巴的问。

  “不会。”金木研摇摇头,认真道:“今剑这几天都有很努力的完成出阵任务,还没有受伤平安回到本丸,很厉害。”

  “好害羞。”今剑极为夸张地伸手捂住脸,金木研直白的夸赞让他兴奋的想要在地上滚几圈。

  “小天狗真的很厉害。”金木研继续夸赞,这次他换了一个更为亲密的叫法。

  “啊?主殿难道我就不厉害了吗?”娇包加州清光立马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撒娇道:“我也想要被主殿夸奖。”

  “嗯,清光世界第一可爱。”金木研根据论坛上审神者们的狼嚎和清光时不时问他可不可爱的问题,说出了加州清光最爱听的话。

  “当然。”加州清光嘚瑟。

 

  tbc
这章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写作进入瓶颈期了,真的好难熬,希望早点度过吧,快疯了。

评论(7)
热度(7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