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主明石〕以毒攻毒

1600fo福利,其他文的更新赶不及了,用这个凑合一下吧

正文

  好渴。

  但是完全不想动。

  审神者费劲的抽出一根手指,推了推身旁躺着的刃,气若游丝的道:“好渴。”

  懒到连多说几个字都懒得说了。

  明石国行睁开困倦的双眼,转过身看着审神者,“恩?”

  “渴。”审神者眼帘紧闭,再次重复了一遍,为了偷懒,这次干脆只说一个字了。

  一看审神者的表情,明石国行就知道他不给审神者倒水的话,审神者就算是渴死也不会起来的,只得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脚步虚浮的好像下一秒就会 摔倒。

  不到十米的距离走的万分艰难,堪称是跋山涉水一样的难度,终于,明石国行端着一杯茶缓缓走到了床边,也不叫审神者起来,他将手中端着的茶放在床头柜上,扶着审神者坐起。

  审神者没有骨头似得将头靠在明石国行的肩膀上,眼睛依旧闭着,自发张嘴等待明石国行的投喂。

  明石国行固定好审神者,单手端茶小心翼翼地给审神者喂水,审神者喝了一大杯水才缓解了口渴,总算睁开了眼。

  “长谷部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补充了足够的水分,审神者终于有力气说长句子了。

  “大概明天吧。”明石国行道。

  “哦,好困,明石继续睡吧。”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秒睡。

  “好。”

  安置好审神者,明石国行同样喝了一杯水,混了个水饱,重新爬回床上,同样秒睡了。

  不是他不愿动手下厨,而是厨房实在是离得太远了。

  饥肠辘辘的审神者再次忽略了肠胃的抗议,睡得死沉。

  睁眼就已经很累了,他不要离开房间去觅食。

  第二天,压切长谷部带队回到了本丸,意料之中的发现无人出来迎接,第一时间跑去明石国行和审神者同住的房间,去看看审神者和明石国行还活着吗?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审神者终于舍得坐起来,他奄奄一息的看向飞速跑到床前的本丸管家——压切长谷部,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然后晕倒了。

  他已经饿了十天了。

  “明石国行你是怎样照顾主的?”压切长谷部看着一片狼藉如同垃圾场的房间,面色苍白的审神者,怒不可遏的厉声质问。

  他万万没有想到审神者和明石国行会懒到把自己快要饿死的程度!他还低估了审神者懒癌的传染性,以为明石国行会照顾好审神者,结果却是俩人一起犯懒!

  明石国行懒得辩解,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他感觉他要回归本灵了。

  因为审神者的昏迷,本丸进入了鸡飞狗跳的状态,下次他们绝对不会放任审神者和明石国行俩人独自留在本丸了!
  
  
  
  

  *关于初见

  那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审神者被短刀们搀着,半死不活的来到了锻刀室,他随便找个理由支开了短刀,短刀临走前不放心的看着审神者,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锻刀室,并依照审神者的吩咐带上了门。

  终于走完了,又可以偷懒了。

  审神者暗自得意。

  审神者啪叽一下躺在了锻刀室最舒适的躺椅上,吩咐刀匠锻刀,就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叫刀匠短刀已经很累了,所以休息了一会儿不过分吧。

  三小时二十分钟过后,审神者不情不愿地抬抬手指给新刀注入灵力。

  “你好,打扰咯。我叫明石国行。请多关照。啊,还请别要求得太严哦?”

  “是明石啊。”听到新刀的自我介绍,审神者难得兴奋,但这兴奋一转即逝,很快恢复了平静。

  高兴太累了。

  “明石我们来睡吧。”

  “好啊。”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药研藤四郎隐约觉得不对,推开锻刀室的门进去一看,审神者正和新刀睡得正香。

  其他刀看到这副景象,默契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关于相恋

  审神者和明石国行在一起是本丸集体一手促成的,正好审神者和明石国行互有好感,又懒得拒绝,便确定了恋人关系。

  
  
  
  
  *关于入职

  审神者之所以会成为审神者完全是一场意外。

  审神者毕业在家五年无所事事,沉迷睡眠无法自拔,最后被忍无可忍的母亲一脚踹出了家门。
  
  就在他快要懒死的时候,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找上了他,以这份工作绝对悠闲,还有很多人照顾他并不会把他赶出如的优势,获得了审神者的认可,义无反顾的投入了与历史修正主义者奋斗的事业上。

  最开始的几个月,审神者还算勤奋,每日日课亲身上阵一样不落。

  人要足够多才能更好的照顾他,为了美好的未来,必须要好好奋斗。

  在集齐四十刃后,审神者彻底成为了甩手掌柜,过上了一日三餐,穿衣洗澡都有人照顾的奢侈人生。

  审神者很满意。

  
  
  
  *关于寝当番

  明石国行洗好躺平,等待寝当番的来临。

  审神者像是不明白一般,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明石国行蠕动着身体,蹭着审神者,努力挑逗着审神者。

  “别闹,寝当番太累了,还是睡觉吧。”审神者说。

  明石国行瞬间被说服了,放弃自己的勾 引计划,与审神者一同进入了梦乡。

  因此,审神者和明石国行一直是纯洁的柏拉图式爱情。

评论(11)
热度(116)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