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28.

028.

  积雪消融,本丸内的付丧神换下冬衣,穿上春衣,齐聚于庭院商量着谁陪同审神者一起去现世一趟。

  “我!”今剑蹦的老高,第一个举手报名,说出了自己的优势,“阿鲁吉最喜欢我了,我是阿鲁吉在本丸第一个接触的对象,带我去我可以转移阿鲁吉的注意力,有我在绝对不会让阿鲁吉抽出时间来难过!”

  语气斩钉截铁,气势汹汹,一副你们敢否决的话,手合室见的模样。

  极化短刀的杀伤力众所周知,再加上三条刀派集体笑眯眯,一肚子黑水的模样,分析利弊之后,其余刀剑很快认怂,将今剑列入了队伍之中。

  今剑冲着其他的短刀们挤眉弄眼,嘚瑟的小模样十分欠揍。

  其他短刀们自然不服,可又对今剑无可奈何,只能干瞪眼。

  转念一想,今剑的优势和地位一览无余,他们再羡慕嫉妒,也不能怎样。当务之急还是争夺和审神者一起去现世的名额!

  “我会说英语。”莺丸气闲淡定的说。

  “驳回。”负责这件事情的本丸大管家——压切长谷部无情的拒绝了他。

  又不是去别的国家,会不会说英语完全不重要,只要会说日语就够了。

  被拒绝了莺丸也不生气,继续喝着茶并逗大包平。

  心思简单的大包平炸毛结束后,想起了正事,于是毛遂自荐。

  “我可是不愧于天下五剑的刀剑男士,名单上一定要有我大包平的名字。”

  一开口就是挑衅,拉满了仇恨值,是大包平的一贯作风,不愧是审神者们口中的地主家的傻儿子。

  莺丸无奈地摇摇头。

  被地图炮的刀剑并不介意,他们早就习惯了。

  压切长谷部坚定的拒绝了大包平的诉求,“不行。”

  不通人情世故的刀剑去了现世也只会给主人添麻烦,还是老实在本丸呆着吧。

  大包平就很气,想要找压切长谷部理论,莺丸眼疾手快的堵住了他的嘴,对其他刃抱以歉意的目光。

  “你们继续。”说完,太爷爷拖着他的孙子离开了大广间。

  自家孩子太熊了,就不给大家添麻烦了。

  目送俩刃离开后,他们继续开会。

  “……”山姥切国广欲言又止。

  “兄弟,你有什么话直说。”堀川国广贴心的问。

  面对众刃的目光,山姥切国广不自在地拉了拉披风,低声道:“我也想和主殿去现世。”

  “好。”压切长谷部没有为难他,在名单上写上了他的名字。

  “啊咧?为什么山姥切可以去?”鹤丸国永不甘寂寞地提出抗议,“我也要去!”

  “因为山姥切是主殿的初始刀。”压切长谷部满脸都写着拒绝,让他去是添乱,第一次去现世还是要找靠谱的刃。

  “你这是歧视,我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其实我还是挺靠谱的。”鹤丸国永大声为自己辩解。

  “哦,是吗?”压切长谷部用质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某太刀。

  鹤丸国永可不傻,才不会吃压切长谷部的激将法,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摆手。

  “那这回我就不去了,下一次一定要带上我。”

  压切长谷部狐疑的接连看了几眼鹤丸国永,探究无果后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那就这样决定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先走一步。”鹤丸国永说完,就一溜烟地跑出了大广间。

  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毛遂自荐道:“我想去现世抓几只喰种来研究一下。”

  这冠冕堂皇的理由让刃信服,压切长谷部毫不犹豫地点头,在名单上添上了药研藤四郎的名字。

  “俺对现世多有研究。”陆奥守吉行举手发言。

  压切长谷部思量了一会儿,同意了,“必要时,不惜一切代价保住主殿,现世究竟是怎么样,我们都不清楚。”

  陆奥守吉行郑重地点点头:“交给我们吧。”

  “只剩最后一个名额了。”

  这句话刚落,大广间内的紧迫感瞬间提升到顶峰。

  “我!”

  “带我去!我可以帮阿鲁吉!”

  付丧神们争先恐后,到最后干脆吵了起来,谁也不服谁。

  压切长谷部额顶的青筋暴跳,忍无可忍,呵斥道:“都给我闭嘴!”

  碍于最终决定权在压切长谷部手中,所有刃瞬间安静了下来。

  “既然谁也不服谁,那就手合。”压切长谷部说。

  这个提议被大家所接受,一个个气宇轩昂的挤向了手合场。

  手合很快就分出了胜负,极化修行归来的短刀——博多藤四郎依靠自身超高的机动,以及目前最高的等级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这不公平!”

  “极化修行归来的短刀太作弊了!”完全是碾压。

  “唉,想去修行了。”萤丸遗憾地叹了口气,语气万分不甘。

  正好坐在他身旁的歌仙兼定打了个寒颤,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不动声色地往右挪了挪位置。

  萤丸极化想想就可怕,还是别想了。

  “略略略,极短就是这么厉害!”乱藤四郎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惹来其他刀派短刀的围殴。

  太刀,打刀,胁差也想跟着一起,但……欺负小孩太丢脸了,虽然他们不是真正的小孩。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痴呆老年人三日月宗近一脸欣慰的看着打成一团的短刀们。

  感情真好。

  解决完这件事情,压切长谷部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摇摇头,冲药研藤四郎点点头,示意他们在外面等,而他去找审神者。

  药研藤四郎会意,领着陆奥守他们离开了喧闹的大广间。

  压切长谷部绕过长长的走廊,在门前站定,整理了一下衣领袖口,清了清嗓子,才开口道:“主殿一切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启程了。”

  门咔吱一下被打开,重新戴上了面具,穿着一身白西装的金木研出现在了眼前。

  “走吧。”

  压切长谷部低下头颅,如同虔诚的信徒一样,寸步不离地跟在了金木研的身后。

tbc
久等了,瓶颈期度过了,但是好久没码字手生了
等恢复状态〔复健成功〕会周更

评论(8)
热度(5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