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时间溯行军审神者029.

029.

  金木研心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一瞬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主?”压切长谷部疑惑。

“没什么,走吧。”金木研摇摇头,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了下来。

  压切长谷部等刃体贴的不去问,静静地陪伴在审神者的身旁,保持着只要金木研一回头就能看见他们的距离,不过份打扰又倍显温情。

  就在他沉浸在物是人非的情绪之中时,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骚紫色身影。

  “!!!”

  他的第一反应是拔腿就跑。

  不是他怂,而是痴汉的杀伤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他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月山习刚离开餐厅,正准备一路闲逛着回家,抱着万一能遇见金木的想法,一路上左看右看,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熟悉到他灵魂都为之颤抖的香味。

  他唇齿忍不住的发出颤抖,渐渐演变成了浑身颤抖,就像是吸 毒 者犯了毒 瘾一般。

  人潮拥挤的人群中有人发觉怪异,用怀疑防备的目光看着这个看起来人模人样的男人,人们不敢轻易靠近,谨慎的隔出了一个距离远的真空带,方便随时逃跑,毕竟这几年发生的喰种闹市伤人的案例可不少。

  浑身发抖的月山习猛然一个扭头,目光透过人群,恰好落在了金木研所在的方位。

  “金木!!!”紫毛痴汉没有错过与金木研相遇的机会,远远地看见了,边喊边向他跑来,脸不红气不喘的。

  金木研见身后的人穷追不舍,跑得更加快了,身形灵活地穿梭在人群之中,没有碰倒任何一个行人,凭借着优势领先了一大步。

  站在原地的压切长谷部傻眼了,过了几秒反应了过来,也牢牢地跟在了上演真人版追逐战的俩喰种身后。

  “嘿嘿,这可是小天狗的长项哦~”穿着现世里常见的衣物,没有单齿屐的负担,今剑又是第一次来现世,对审神者的紧张自然是战胜了对现世的好奇,他一溜烟地跟在金木研身后,还有闲情逸致借力飞到半空中。

  药研藤四郎和博多藤四郎不甘示弱紧紧坠在今剑的身后。

  “……”

  陆奥守吉行和山姥切国广对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机动慢真的不是他们的错!

  这边还在鸡飞狗跳的你追我赶,另一边在市中心所发生的声势不小的追逐战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一瞬之间暗潮汹涌。

  长达一个小时的拉锯战最后在金木研主动停下狂奔的脚步而结束。

  偏僻寂静的郊区中,金木研转过身来,看向了气喘吁吁的月山习,最初的窘迫过后各种情绪纷涌而来,在一路狂奔的途中沉淀了下来,他动了动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月山习缓过劲来后,一脸激动地将金木研抱了个满怀,隔着西装和衬衫下是依旧瘦弱的身躯,忍不住在金木研颈边深吸一口气,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痴汉的行为换来了金木研毫不留情地推开。

  然后是久久无言。

  “好久不见,你去哪里了?”月山习难得的正经严肃。

  “嗯,好久不见。”金木研微微颔首,礼貌十足。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前站着的月山习,他比他上一次遇见时,明显瘦了很多,如果精瘦的身材变成了皮包骨,整个人看起来也憔悴了许多,可当金木研想到他变得食不知味的原因,原本滋长的同情和感动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木这样看着我,是饿了吗?”问到这个,月山习突然激动了起来,笑得合不拢嘴,双眼发亮的看着金木研,“如果金木想要吃了我的话,随时都可以。”说着,扯开了衣领,露出底下白皙的肌肤。

  金木研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果然不管怎样他还是接受不了月山习可怕的痴汉行为。

  金木研婉拒:“不了,我不饿。”

  月山习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语气失落万分,不动声色的暗示道:“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次饱饭了,你看我都饿瘦了……”

  金木研明知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是装出来,到底是于心不忍,答应下了月山习一起共进午餐的请求。

  因为这是他现在身边熟识的唯一一个还活着的喰种了。

  月山习的手机响了响,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脸色瞬间大变,收起不正经的模样,严肃道:“金木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他们来了。”

  听到这一消息,金木研瞳孔急缩,浑身僵硬。

  见金木研没有反应,月山习直接拦腰抱住了他,带着他从附近隐蔽的安全通道迅速离开了这里。

  从一开始就安安静静的付丧神们紧随其后,虽然不清楚审神者在现世到底发生了什么,追来的人又是谁,但他们不是瞎子,从这人瞬间严肃下来的神色可以看出事态的严重性。

  看来现世这边会很棘手。

  被抱住的金木研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好了,一个力道巧妙地从月山习的怀里挣脱,重新站好跟着跑,哪知道饶月山习还不罢休,改为拽着他的手大步逃命。

  金木研无奈,关键时刻又不好揍他,只能任由月山习带着他跑。

  俩边时速不大一样,虽然在他看来他只离开了几个月,但依照现世的时间流速距离他离开已经半年多了,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需要有人来告知现世如今的种种情况,而月山习是不错的选择。

  到达安全的地方后,金木研挣脱开月山习紧握着的手,观察着四周嗯一切。

  今剑躲在金木研身后,暗中观察。

  被付丧神们集体用审视的目光注视着的月山习,不仅没有半点不自在,还坦然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你们好,我是金木的朋友——月山习。”

  今剑嘴一瘪,明显不喜欢这个自称是主人朋友的人,暗中嘀咕:“肯定对阿鲁吉图谋不轨,一看就是个变态!”

  月山习听见了,挑了挑眉。

  压切长谷部先发制人:“抱歉,小孩不懂事。”

  月山习态度傲慢地点点头,转过身来问金木研:“他为什么叫你主人?”

  “因为……”

  “主是我们所有人的主人。”压切长谷部纠正道。

  月山习表情不虞,压切长谷部四号不退让,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金木研:“……”

  只是一晃神的功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他还没来得及找借口回答月山习的问题呢。

评论(20)
热度(81)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