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all〕出轨09.

09.

  “分手吧。”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邱余的表情变了再变,先是错愕,不了相信,最后慢慢变成了愤怒,盯着三日月宗近的眼神里满是戾气,语气却意外的风平浪静。

  在一夕之间脱下了平日里全部的伪装,露出了内里的狰狞。

  三日月宗近叹息一声,换了个说法:“让我们退回君臣的位置吧,主殿。”

  死一般的寂静。

  邱余猛地一下掀翻了茶几,面目狰狞地看着如月般皎洁的新月,钳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妈给我再说一遍!”

  三日月宗近沉默又冷淡地注视着处于暴怒中的审神者,像是在看不懂事耍赖皮的小孩一样。

  这样的反映令邱余心里一沉,立马改变了对策,挪了几步,手臂环着三日月宗近的腰,下巴搁在肩膀上,软着嗓音示弱:“我不同意,别分手好不好?要是我有什么做错了的地方,你说,我改就是了,别不理我好不好?”最后带上了哀求的色彩。

  三日月宗近不给回应,他就从发顶沿着脖子蜻蜓点水地不停落下亲吻。

  三日月宗近感受着脖颈处的瘙痒,面上滴水不漏,屹然不动地坐在原地任审神者作乱。

  良久,三日月宗近推开了邱余的脑袋,不赞同道:“别闹了。”

  这句经常被他用来哄死缠烂打的ex、炮友、情人的话语,终于落到了他的身上。

  邱余低着头不说话。

  等他再次抬头时,眼睛里闪着泪光,眼泪不由分说地掉了下来。

  邱余的突然掉泪把三日月宗近吓得一跳,脸上的淡然好险没维持住,强制自己不能去安慰他,不能心软。这次心软退步换来的只会是一次比一次过分的得寸进尺,直至彻底丧失底线。

  见装可怜的对象没有反应,邱余再接再厉,用伤心不可置信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三日月宗近,边看眼泪边掉,看起来就像只被主人突然丢弃而不知所措的大狗一样可怜兮兮。

  但现实上他一点也不可怜,甚至可以说得上可恨。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就这样吧,我回去了。”说完,悠悠起身离开了房间。

  “给我滚!”

  事情突然脱离他的掌控之中的感觉并不好受,邱余强压下心中的暴戾,冷静的琢磨着到底哪里出了错。

  既然三日月宗近去意已决,邱余便没有继续挽留。他还没有贱到下跪苦苦哀求别人的份上,他的尊严心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门再次被敲响。

  “进来。”

  短短几秒钟,邱余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哭过的痕迹,面色如常地看着推门走进来,神色忐忑的和泉守兼定。

  他脸上的忐忑不安太过明显,邱余一眼看穿了他的目的,皱了皱眉头。

  和泉守兼定不等审神者说些什么,先发制人道:“主殿,我想解除除君臣外的一切关系,请主殿成全。”别看他言语嚣张,内心却是怂如狗,生怕审神者像刚刚冲三日月发火时一样可怕,他可没有三日月那么大的胆子。

  和泉守兼定一向不会说话,邱余也不意外。

  “好。”

  和泉守兼定大惊。

  “没有其他的事情了的话,出去吧。”

  和泉守兼定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诺诺地离开了房间。

  邱余望着空荡荡的门外,冷静问道:“还有谁?”

  门外的三刃你看我我看你,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除了明石国行都站了出来。

  明石国行瞥了他们一眼,心里暗骂一声:“蠢货!”

  却忘了自己也差点跟他口中的蠢货们一起犯蠢了。
  
  大包平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器宇轩昂地在邱余面前站定,神态嚣张,却在触及到邱余冷淡的眼神后莫名心虚,但这心虚稍纵即逝,很快被坚定给替代了。

  “哼,我跟三日月那家伙一样。”

  “哦。”他嚣张,邱余更加冷淡,“你可以走了,以后进门要敲门。”

  既然已经不是恋人关系了,那么就没必要继续容忍对方的脾气下去了。

  大包平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审神者的回复是这样的,难道不是该哄哄他吗?把他哄高兴了,他也就勉为其难的继续保持恋人关系。

  邱余可没有心思去安慰他受伤的心灵,不耐地摆摆手示意他赶紧离开这里。

  大包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看着审神者的一举一动,虽然没有什么眼色,却清楚的意识到了邱余的意思,想要追问,又碍于面子,只得愤愤离去。

  伴随着大包平的离开,室内重新恢复了清静。

  邱余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不远处是嬉戏打闹的短刀们,修长有力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暗自深思。

  除了开头的三日月宗近,其他都是些头脑单纯的付丧神,这些家伙一看就是被利用了,用不着和蠢货生气。还有门外不知想明白了什么,突然离去的明石国行,种种迹象表明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从志得意满的进去到失魂落魄的出来,不过短短几分钟,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莺丸摸了摸大包平的狗头,不但没有宽慰这只斗败归来的大型犬,还火上浇油:“嘛,都说了不要跟兼桑一起胡闹,怎么就是不听呢。”

  大包平更恼了,迁怒道:“明明是三日月那家伙带的头!”

  莺丸笑而不语,用看蠢儿子的眼神看着大包平。

  大包平恼羞成怒,口不择言,再次强调起了自己的身价,“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凭什么三日月能行,我就不行?可恶,天下五剑又如何!我可是被池田辉政所发现的!”

  “因为你蠢啊。”

  因为你蠢

  你蠢

  蠢

  大包平气得三丈冒烟,浑身颤抖,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被利用了,又不愿意承认,强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大声反驳道:“说别人蠢的人才是真蠢!”

  
  莺丸大笑。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见监护人笑了,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整座本丸洋溢在快乐的海洋里。
  
 tbc
嘿嘿

评论(35)
热度(10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