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30.

030.

  “这是哪?”金木研皱眉,这四周的环境他完全不认识,狐疑地看了又看月山习。

  月山习迎着他怀疑的眼神,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家。”

  “……!”

  “外面不安全,只要金木你一出现在人群里就一定会被他们发现的,你别无去处,而我家足够安全。”月山习厚着脸皮道。

  只能这样了,金木研点点头同意了。

  月山习抬眼一看,果然同意了,忍不住露出了得逞的笑容,稍纵即逝。

  “阿鲁吉。”一直沉默着的压切长谷部终于忍不住了,望着月山习的眼睛里充满了敌意。

  自从来到现世后,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一路上审神者根本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话,就好像忘记了他们的存在一样。

  “啊?”金木研神色恍惚。

  “来到现世后,阿鲁吉是不是忘记我们了。”压切长谷部抿着唇问,紫藤兰色的眼睛里满是悲伤。

  “……”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忘了还有本丸的刀剑了。

  长谷部好像快哭了。

  金木研的良心受到了谴责,遗忘他们的愧疚一瞬间占据了脑海,一本正经又诚恳的道歉,“对不起,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暖黄的太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安静。

  月山习调整了下站位,挑衅地与那个一脸正经的男人对视,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虽然不明白这个男人和金木是什么关系,但是!阿鲁吉这个称呼跟不对劲!他还有这样称呼过金木呢!

  想到这里,月山习恶狠狠的瞪了几眼压切长谷部。

  收到这样的目光,压切长谷部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竟然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竟然压切长谷部笑了,那么就意味着长谷部原谅他了,金木研松了口气,正想转移话题,缓解尴尬。

  侦查归来的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晦涩不明的扫了几眼骚包的月山习,收回视线,提醒道:“大将,有人来了。”

  金木研正想给双方互相介绍寒暄一下,闻言只好暂时按下这个想法,“月山君,请带路吧。”

  “哎,都说了金木不用跟我这么客套,叫我习。”月山习似乎是在开玩笑。

  金木研顺着他的思路在脑内模拟了一下自己称呼月山习为习的情景,鸡皮疙瘩不知觉掉了一地,肉麻得受不了。

  “我拒绝。”金木研摇摇头,冷酷无情的否定了月山习的提议。

  闻言月山习一脸可惜的叹了口气,委委屈屈地看了又看金木研,发现他无动于衷,“好吧。”

  满足戏瘾后,月山习收回可怜兮兮的表情,神清气爽地带着金木研他们走进了月山宅,在这些不知名人士们面前扳回一局的感觉别提多爽了,

  “幼稚。”陆奥守吉行小声嘀咕了句。

  月山习耳朵一竖,敏锐的听到了他的这句话,眼睛一眯,也不说话,就一脸阴沉的注视着陆奥守吉行,极具压迫感。

  在战场打打杀杀这么多年的陆奥守吉行并没有被这股杀气吓退,不仅不怂,还瞪了回去。

  输什么都不能输气势。

  药研藤四郎无奈扶额,刚刚还在说别人幼稚,结果不过几秒钟自己也变得幼稚了,都是幼稚鬼。

  山姥切国广默默拉低了帽檐,继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博多藤四郎应接不暇的观望着现世的模样,在路过银行的时候,眼睛里更是写满了兴奋。

  小判!小判!小判!好多钱!

  他要买彩票赚好多好多的钱,然后去医院给审神者买食物!

  金木研看着眼前的闹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好在他们打眼神仗归打,脚下却没有停,所以金木研选择安安静静的跟在后面,假装无事发生。

  因为月山习的带领,从进入月山宅起一路都很风平浪静,防御系统没有由于陌生人,还是喰种和非人类物种的进入而攻击。

  自从进入安全领域起,月山习全然放松了下来,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招待着金木研。

  喝了口咖啡后,金木研开始为双方引荐,期望他们可以和平共处。

  “这是我的朋友,月山习。”

  “这是我的——”金木研顿了顿,“我的家人,压切长谷部、山姥切国广、药研藤四郎、陆奥守吉行还有博多藤四郎。”

  家人?月山习听完,眼神闪了闪,发觉事情没有他说的这么简单。一年没见,他身上的变化未免也太大了,而且金木哪来的家人?不是死的死消失的消失吗?

  如果是家人的话为什么会称呼他为主公、大将?说是君臣才差不多。

  这个谎言一点也不高明,疑点太多了。

  这些所谓家人的名字和刀剑同名,是巧合吗?

  这让他想起了一年前四处蹦跶的自称为审神者的恐怖份子了。

  金木研一看就知道月山习不相信他的说辞,但他不会告诉他,这是他的底牌。

  不相信就不相信吧,反正现世不知道时之政府的存在,更别提时间溯行军了。

  时政那边保密这方面相关做得还是非常不错的。

  月山习按下疑问,看已经到了吃午餐的时间了,便问:“还是喰种肉吗?”

  金木研嘴唇颤了颤,良久的沉默,最后摇了摇头,“不是,跟你一样的就好了。”

  不忘给压切长谷部点餐,“给他们人类的食物就够了。”

  静站着旁边的管家点头应下了,转身去跟外面的佣人们叮嘱。

  闻言月山习很高兴,也不在乎金木研不忘压切长谷部他们了。眉风色舞的坐在主位上打了个响指,佣人们一个个端着丰盛的食物鱼贯而入。

  “这是今天的主菜……”月山习刻意忽略掉旁边的五刃,殷勤的向金木研介绍每一道菜品,每个字都说的抑扬顿挫,感情丰富。

  忽略掉话里的血腥残忍,绝对是一场听觉盛宴。

  被冷落的付丧神们也不气,相反乐见其成。

  金木研勉强压下反胃,脸色如常的听着月山习的念叨。

  用无辜的人做成的食物……

  想到这里,刀叉划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怎么了?”月山习问。

  金木研放下刀叉,“我吃饱了。”

  月山习意识到金木研的不喜,嘴角噙着一丝笑。

  他是故意的,喰种就应该有个喰种的模样,无谓的挣扎毫无用处。

评论(2)
热度(5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