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4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可能ooc,可能没逻辑,考据帝求放过
3.主攻无cp,暧昧向可能有车,婴儿车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4.
  审神者任由加州清光依偎在他的怀里,柔声问道:“情绪稳定下来了吗?”
  “恩,主人,等下能帮我涂指甲油吗?”加州清光发现自己几乎是躺在审神者怀中了,内心崩溃地匆匆起身,坐到另一边,将脸埋进膝盖。

  “当然可以。”审神者攥住加州清光的手,把加州清光拉到旁边坐下。
  加州清光自暴自弃地坐在审神者旁边,也不再挡着自己的脸,以五指为梳打理着炸毛的头发,摆正小辫的位置。
  “萤丸,过来。”

  个子高大的大太刀笨拙地走到审神者面前,也幸亏检非违使的本丸是欧式风格建筑,要是日式庭院风格应该早撞到头了。审神者接过本体刀,掂量了一下,刀总长四尺五寸,除去刀柄,刀身长3尺3寸4分5厘。
  审神者拔开刀鞘,缓缓摸过刀身,仔细欣赏了不同于中华剑的锻造手法之后,拿出小世界里蕴养得差不多了的本体,重复着重铸加州清光的步骤,看着他召唤出的刀剑人形一步步褪下非人的外表。

  一个高大的人形显露了出来,不同于寻常萤丸的身高一米二的矮个子正太形象,而是高高大大的成年男人模样。身为检非违使的萤丸身高一米八六,总算是长高了,虽然还是没有太郎太刀高。

  上半身穿着整齐放大版的军装加披风,下面穿着军装短裤露出一长截雪白笔直的腿,灰色的吊带袜包裹着充满力量感的小腿,吊带袜的皮带卡在小腿间,踩着一双纯黑的皮鞋。
  审神者的目光在雪白一片的腿上停留了片刻,转移了视线,看向萤丸的脸。加州清光在审神者盯着萤丸的大白腿时,瞥了他一眼,瘪嘴表示不满。

  “主上,请由我来保护你。”萤丸绿色的瞳孔注视着审神者,一番话说得没头没脑,可是看他的表现又是认真地在许下承诺,浑身散发着强势的气场。
  “好啊。”审神者微笑道。
  不愧是身高一米二,气场俩米三的萤总。
  萤丸侧身站着,在阳光下低着头,紧闭双眼沉思。


  无能为力这种事,一次就好。
  “爷爷,咪酱准备好午餐了,我来接你去餐厅。”萤丸摆正因为跑动而歪掉的军帽,扯着老人的袖子,老人正和莺丸一起坐在走廊上喝茶,闻言哈哈大笑道:“莺丸桑,光忠那孩子来催我们了,不要在喝茶了。”

  养老院巨头,莺丸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慈祥的模样,暼了眼老人一动不动坐在原地继续喝茶,道:“明明是主殿你应该放下茶杯了。”
  “哈哈哈哈,喝茶丸也是好孩子,爷爷这就来,喝茶丸也走吧,不然大家要着急了。”穿着保暖衣的老人爽朗地笑了笑,没有被戳穿后的窘迫,扶着墙,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因为久坐而血液不流通的腿。

  “爷爷,我扶你。”萤丸注意到老人站起身时,那一瞬间的颤抖,连忙伸出手扶住老人。
  “好好,爷爷让我家萤丸牵着走。”硬生生将扶说成牵,倒也没有拒绝乖孩子的要求,老人牵着萤丸小小的手,一路慢慢走向餐厅。
  一个不愿服老的老人。

  莺丸默默地把茶具整理好,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剩下的交给长谷部处理。老人走的不快,莺丸很快赶了上去,照看着老人,看着主殿皱巴巴,写满疲惫的脸,皱眉深思。这段时间主殿总是思绪万千的,他想要帮主殿分担一些,虽然他有时候也爱自称老人家,可是付丧神终究是和人类不一样的。
  老人最初来到这座本丸是因为派系斗争而被无辜牵连的,他们所在的本丸是座少见的全刀帐本丸。

  在第一任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陷入热恋,在和大家商量了之后,最终选择了被三日月神隐。
  在长达五年的高层混乱博弈后,现任审神者被当成炮灰,互踢皮球。等现任审神者正式接任本丸的时候,已经是六十高龄了。

  老人在现世中未婚无子,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和现世早就断了联系,就这么在本丸和大家相处了十年,老人的性格慈祥和善,是个很好相处的老人家,和本丸里的大家都关系不错。只是在付丧神漫漫的时间长途上,老人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
  他们由衷地希望可以陪伴老人走完生命的最后一路,最后护送老人前往转生。

  “审神者大人,下午四点时之政府的各位大人将会过来发布最新命令,请审神者大人做好准备。”狐之助从门外进来跳到桌子上,一脸沉重地宣布完了,连自己最喜好的油豆腐都没有来讨要,转身离去。
  “狐之助它怎么就走了,我可是准备了不少的油豆腐呢。”鸣狐的小狐狸摇了摇尾巴,歪头看向鸣狐,鸣狐摇头表示不知道,小狐狸焉了吧唧地趴在桌子上,鸣狐顺毛安抚。

  “大概是时之政府有什么急事需要狐之助去别的本丸通知吧,爷爷,我们继续吃饭吧。”狮子王说完,满不在乎地继续喝着味增汤,时之政府弯弯绕绕的心思他猜不透也懒得猜。
  “爷爷,吃完饭你就去午睡,迎接时之政府的准备事宜就交给我了。”压切长谷部胸有成竹,他是本丸当之为愧的管家。

  “有长谷部在,老爷子我就放心喽~”老人笑呵呵地吃完午餐,慢悠悠地在萤丸的互送之下回到居所。
  萤丸守着老人睡着之后,回到近侍房,拿出被褥铺好也休息下了。

  最多睡一小时,都怪昨晚爱染非要拉着他一起打游戏,他昨晚都没有睡好,一小时后,爷爷应该也醒了……
  想着想着他就睡不过去。

  火在无声无息中烧起来,火海张牙舞爪地吞没着一切,烟雾弥漫,仿佛浸透了乌烟的浓云降到了地面一样。奇异的是着火的范围仅限于老人所在的部屋,其余地方晴空万里。
  怎么有股烧焦东西的味道,萤丸困倦地想着。

  烧焦味?着火了??
  萤丸一个鲤鱼打滚从铺盖里跳出来,发现他在处于火焰的中心处,火焰如同巨蟒一般蚕食一切,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可惜烟雾弥漫根本看不清,侧耳倾听外面的声响,着火了长谷部他们应该早就发现了,可外面却是悄无声息。

  爷爷还在楼上!
  萤丸灵光一闪,焦急地拿起房间内的一盆水往被子上泼,裹着湿被子冲出了火场。在楼梯口处,他发现楼梯已经被烧毁得一干二净了,正当萤丸焦急到原地打转的时候,楼上一道声音传来。
  老人扶着拐杖,颤颤巍巍地站在二楼走廊边,苦口婆心的道:“萤丸,你快出去吧,爷爷就不拖累你了,萤丸是个乖孩子,听爷爷的劝啊。”

  如果不是看见萤丸迟迟不肯走,老人是不会出来的。他老了,时之政府也不能够继续容忍一个没用的老东西占着位置了,他也是时候该让位了,等会儿时之政府的人就会带来新的审神者接任本丸了,能够让他死在这群孩子的身边,这已经是时之政府最后的仁慈了。
  “爷爷你快跳下来,我接着你,不会有事的。”萤丸也知道老人不打算活下去了,含泪相劝。

  “爷爷不走了,萤丸走。”老人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二楼边,向着里面走去,不给萤丸留下半点希望。
  面对固执的老头,萤丸看见佩戴在腰间的本体刀,借助着本体刀的高度爬上了二楼。可他刚爬上二楼的时候,就发现爷爷静坐中央,闭着眼睛哼着他早逝的爱人为他写的歌曲。楼顶上的房梁吱呀一声,再也支撑不下去,啪的一声,垂直倒在了老人的身上,火势一瞬间变大,完全吞没了老人。仅仅三秒就只剩下了一捧骨灰,风轻轻吹动,骨灰被风吹起驶向远方。

  萤丸呆坐在二楼,火焰在老人死亡后很快熄灭,只留遍地狼藉。
  “萤丸,你最近怎么了?”明石.国行对于萤丸这段时间的异常万分关切,半点不见平常的懒散,时刻围绕着一言不发的萤丸打转。
  “爷爷呢?”萤丸喃喃道。

  “爷爷?是三日月殿吗?他不是带审神者神隐了吗?”明石.国行表现得十分不解。
  “不是三日月殿,是我们的第二任审神者!”萤丸推倒桌子上细心烹饪的午餐,大声质问,“爷爷去哪里了!明石你知道吗?”
  “第二任审神者不是在长谷部的部屋里吗?嘿……萤丸你怎么了?”

  萤丸一把推开明石.国行,飞快地跑向长谷部的居所,一路上推倒了无数人,面对他们的抱怨,他全部拒之不理,到达长谷部的部屋后,他一把拉开门,发现不是那个慈祥的老人,而是一个样貌年轻,身穿狩服的阴阳师。

  “你说!你把爷爷弄哪去了啊?”萤丸冲到阴阳师面前歇斯底里,不能打阴阳师,改为抓着阴阳师的狩服撕扯。
  “萤丸!!”压切长谷部皱紧眉头,拔出本体刀,将阴阳师纳入保护范围内。

  “长谷部,萤丸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带他走。”爱染国俊凭借着短刀的机动拉开萤丸,和明石.国行一起将萤丸强行拉走。
  背对着爱染和明石,新审神者对他露出了充满恶意的笑容,萤丸瞬间毛骨悚然,什么都明白了。

  最后,他跑去问了莺丸、石切丸、太郎、光忠结果没有一个人记得爷爷了。阴阳师设法孤立他,在一次出阵中他被扔在了战场上。

——
第二个回忆杀get,继续铺垫,明天小狐丸还没想好怎么黑泥,有狐厨帮帮忙吗_(:з」∠)_

2017.08.05修

评论(5)
热度(16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