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28.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
3.审all,准备开车中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28.
  小狐丸安静地坐在旁边不吭声,因为记忆被触动,他的脑内也开始播放起了他早早储存在脑海伸出的记忆。
  在一片安静和赤霄偶尔皱眉的动作中,小狐丸的考察结束了,赤霄收回自己的识海,决定暂时不去管那些对于他来说莫名其妙的记忆,未来出现的问题未来再说。

  “小狐丸,可以了。”赤霄冷静地指挥着双眼迷离的小狐丸,坐在另一侧不会妨碍到他们的沙发上。
  “下一个,我来。”萤丸摘掉军帽,解除店佩戴上身上的大太刀,坐在之前小狐丸的座位上,靠沙发上,闭上双眼等待着赤霄的考察。

  赤霄一一考察了他们最近的心理状况后,拿出五块玉石,放在他们各自的手掌中,“现在尽你们最大的努力破坏他。”
  小狐丸拿着玉石在阳光下观察,玉石呈透明状,在阳光的照耀下,里面有些许白色的飘絮物在玉石内游荡,仔细观察了飘絮物的运行轨迹,小狐丸干净利落地将玉石粉碎。

  一期试探着将灵力注入其中,发现灵力进入其中便被吞噬得了无踪迹,随即他加大了灵力的输出,发现不过是石沉大海,这次他不再有所保留,将自己最大限度能够输出的灵力一股劲输了进去。
  这次总算是有了变化,通透性极好的玉石中心开始出现了些许裂缝,一期调动着最后一点灵力加大了裂缝的间隙。破裂开的玉石如同一朵缓缓盛开的白莲开始徐徐绽放,幽香暗生,绽放了几秒钟后,白莲变得粉碎,小狐丸捻了捻玉石碎了的粉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萤丸经过一次实验后,发现蛮力是不能够让玉石完全破坏,小心控制着灵力的输出,顺着玉石形成的轨迹开始一点一点破坏,碰的一声,玉石碎了。
  宗三利用之前在那个世界提炼灵力,获得的低级灵火开始小心炼制玉石,果不其然经过炼制后的玉石开始变得脆弱,只是稍微注入了些许灵力就碎了。
  
  长谷部眉头一皱,已经破坏玉石的同伴们使用的方式都各不相同,他也不在继续磨蹭,结合了一下同伴的做法,也将玉石碎了。
  “主?”长谷部将手中的玉石粉末握紧,看向赤霄,由他来判断谁胜谁负。
  
  “一期。”
  赤霄看向一期,一期回过神来,勾起唇角笑了笑,克制地点头,“我知道了。”
 
  小狐丸焉焉地垂下了直挺的狐耳,狐尾绕着赤霄赤.裸的小腿打转,赤霄伸出一只手一把揪住了作乱的蓬松狐尾的敏感部位,小狐丸打了一个激灵,差点跳了起来,被赤霄按住坐下才没有一跳而起。
  “你们做的都不错,明天开始都教导新来的刀剑们修炼,每刃负责俩刃,具体自己分配。”赤霄开始宣布日后的修炼安排,推了推早已被吵醒了,还是赖在腿上不肯动弹的清光。

  清光见赤霄不再容忍,从来自主人提供的膝枕中依依不舍地爬起来,怨念地看着房间里的外来者,懒洋洋地开口应道:“嗨~保证完成主人的命令!”
  “没什么事情就各自回房间午睡,下午安排出阵任务,我随行。”赤霄一锤定音,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将小狐丸、萤丸、宗三、长谷部、一期全部送出了门,给门反锁上,自顾自地躺在床上午睡。
  
  清光耸耸肩,脱掉拖鞋也跟着上了床,幸好他机智地跟主人说了要和主人一起午睡,否则他也是被强行送出门的一员,清光美滋滋地躺在赤霄身侧进入了梦乡。
  楼下午睡结束,早早就醒了过来的三日月正在端着一杯红茶,搭着曲奇饼,坐在院子中的凉亭里和小狐丸,今剑一起喝下午茶。
  
  今天下午的三日月依旧没有穿好他的出阵服,今剑、小狐丸一起帮着三日月穿好繁复的出阵服,三日月配合着俩个三条家的哥哥,花费了十分钟总算是穿好了这身出阵服。
  
  小狐丸拿出随身佩戴的梳子递给今剑,让今剑帮三日月整理因为午睡不老实而炸起来的蓝色短发。今剑接过梳子给三日月梳理乱七八糟的头发,梳顺后,戴上流苏头饰,今剑扶着三日月的脑袋仔细看了看,发现还是有不对劲的地方,说了声不要乱动,打理起三日月前面长长的刘海。
  
  城堡内陆陆续续传来声音,看来是大家都醒了,小狐丸给披散的银色长发精心抹上发油,用黄色的发绳扎起来,戴上手甲,等待赤霄的到来。
  左文字一家一脸不开心地走出城堡,站到偏僻的角落里,小夜吃着午餐时宗三给他的柿子,江雪站在小夜身边时不时用纸巾擦着小夜的嘴,宗三依旧在努力开导着兄弟,让兄弟们不要一天天念叨着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和复仇论,虽然效果尚微,但是他是不会放弃的。
  
  大和守安定为首的新选组正在欢快地讨论着关于冲田总司的事情,碎刀这件事情在他们心中并未留下多大的痕迹。
  太郎太刀,数珠丸恒次一前一后来到聚集点,跟大家点了点头,找了个安静的角落里呆着,他们都不是擅长交流的性格,也没有互相搭话,他们所在的角落自成一个世界。
  
  萤丸拖着来派大家长明石.国行姗姗来迟,爱染国俊小喘着气,帮萤丸、明石拿着对于他来说过于长的大太刀和太刀走在最前面。
  明石.国行没有半点长辈威严地瘫在萤丸肩膀上,跟没有骨头的软骨蛇一样,任由俩个小辈的摆弄,只要萌让他睡觉就好了,毕竟没干劲这可是他的卖点啊,萤真是太严格了。
  
  萤丸可不管他的小心思,说来说去就是想偷懒睡觉,不管明石怎么耍赖。他今天非要让明石来出阵,熟悉检非违使出阵的具体流程。
  “都到齐了?”赤霄换了一身军装制服,领着身后迷之脸红的清光,照在门口,“这次所有的付丧神都出阵,自觉组成俩个队伍,没有组成队伍的跟在我身后作为替补。”
  
  “那么爷爷我就作为替补吧,老人家需要休息。”三日月惊喜万分地第一个回答。
  赤霄没有反对,三日月悠悠走到赤霄身后,对着今剑眨眼笑,今剑摇头,他想要出阵,作为检非违使听起来就非常有趣。

——
又拖了一章日常,明天就是综漫剧情了,k看得一脸懵逼,写不写待定,等我搞明白里面的关系,哭唧唧ಥ_ಥ
家庭教师没来得及补番,我要模糊化他们的背景时间线,就是借下他们的存在感,不会干预家庭教师的故事发展,东京吃货才是重点剧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在群里跟人聊天摸鱼忘了发文

评论(14)
热度(10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