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35.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35.
  小狐丸不畏惧于同伴们的怒火,泰然自若地又打了一碗粥,腹部不再有灼热感,他放下进餐的速度,配着清淡的小菜,用勺子舀起一口粥放进嘴中,继续喝着自己的粥。
  这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在清光的眼中格外刺眼。他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勉强稳定住了情绪。
  
  他告诫自己不能中了小狐丸的算计,他就是故意惹怒自己的,不要生气,等主人回来,他去跟主人告状!
  长谷部失望的看了看冷静下来的清光,本来他以为加州清光会直接将小狐丸碎刀呢,然后引起混战,最好这些倍受宠爱的刀剑全部碎刀了好。

  宗三好似无意地瞥了眼长谷部,他们中就这振压切长谷部不对劲,是个定时炸弹,那群傻白甜不知道,他可很清楚。他有必要提醒那群傻白甜了。
  小狐丸不用他担心,老狐狸一只;一期一振这也不用担心,不甜不黑,有自保能力;萤丸虽然长成大太刀应有的高个子了,但是他是个老实孩子,重点需要提醒;加州清光撒得一手好娇,但是涉世未深,不懂人心险恶,需要提醒;鹤丸国永这是只黑鹤,虽然外表还是白鹤的模样,但是争宠能力非常棒,心机不深,需要提醒。
  
  剩下新来的没有涉及到这次没有硝烟的战争,可以忽略。以后会不会涉及,以后再说。
  长谷部低垂着头,刘海挡住了他阴鸷可怕的眼神。啧……真是一群麻烦的家伙,好想把他们全部杀掉,就像那几位前任‘主人’一样。
  
  “你们看我做什么,我只是做了你们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而已。”看见清光不满的神色,用一种平缓的声音反问:“难道不是吗?加州清光?被人捷足先登了,就一副输不起的样子,太难看了。”
  被点名的清光脸上一红,小狐丸说得没错,这副跳脚的模样太难看了,嘴硬地怼了回去:“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去万屋买了那种药!”
  
  “恩,我买了又怎样。”小狐丸的表情十分欠揍拉仇恨,承认了他用的是不光明的手段,但是这种手段,如果主人不喜欢,甚至是厌恶,他都不会成功。
  小狐丸的厚颜无耻,供认不讳震惊到了在座的所有人。
  今剑默默捂脸,他都不知道他的弟弟怎么会是这种性格。

  三日月吃完晚餐后,端着一杯茶看戏,在听到小狐丸惊人的话语后,仍然脱线地‘哈哈哈’大笑,甚至还称赞起了小狐丸计划的成功,今天三条家的画风仍然诡异。
  有些怀念石切丸和岩融了,今剑陪感丢人,甚至想要钻进墙角里躲起来。
  
  烛台切摸了摸自己的眼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帅气的他今天仍然在闪闪发亮,散发着夜晚的气息。
  只要没有打起来,他都不会插手这件事情。
  
  新选组带着维新派的陆奥守,坦然地吃着烛台切留给午后的西瓜,安静的呆在一块,做着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他们相信清光是不会吃亏的!
  萤丸老实人谨记着主人说得不要掺合进他们中,虽然愤怒,但还是乖巧地坐在位置上。主人刚刚跟他说叫他们准备好行李,带他们出去玩,心不在焉地坐在位置上,开始认真的思考该带些什么东西了。
  
  一期撩起挡住视线的刘海,对着小狐丸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他不是沉不住气的刀,他有足够的时间和主殿培养感情,青梅竹马从来敌不过天降,第一不意味着永远是第一。
  
  太郎太刀和数珠丸恒次早就在发现形式不对的时候,一起端着早餐去院子里的凉亭里吃了。
  “买的哪种药?我知道他的副作用。”鹤丸语出惊人,他在那座本丸的时候,有了解过这类药。
  
  “!!!”小狐丸手中拿着的勺子一下没拿稳,掉在了碗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所以是什么药?”鹤丸紧追不舍。
  “万屋里热卖的那个……”小狐丸僵硬地偏头,顾忌着有短刀在没敢说明白。
  
  “那个药啊……对上面的那个没有影响,但是嘛……”鹤丸语气一变,脸上露出让刀害怕的笑容,摆摆手,示意小狐丸附耳过来,“那个药会造成下面的那个,只能靠后面高.潮,不用多,只要用过一次就会。”
  
  侦查高的今剑尴尬地低头偷笑,一耸一耸的肩膀,趴在桌子上偷笑的模样,让三日月的注意力转向了他,三日月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剑也是一把短刀!
  望着另外俩振短刀被各自的监护人堵住了耳朵,三日月终于意识到了今剑他听到了很多不该听到的东西,即使今剑是三条家最大的,但是今剑是小孩模样的短刀啊!
  
  “哈哈哈哈哈,今剑吃饱了的话,来陪老爷爷一起做马当番吧。”三日月打破了其他人掩耳盗铃的安静场面,强行拉起趴在桌子上,憋笑到脸蛋通红的今剑,离开了餐厅,去完成一期留下来的最后那点工作。
  
  今剑踉跄着被三日月强行拉走,在离开时还听得到他喊,“我的木屐掉了啊,放手,三日月!这样都不像小天狗了!”
  新选组加维新派忍俊不禁地集体笑出了声,活生生把这场修罗场搞成了讲冷笑话大赛。
  
  一本正经搞着修罗场的暗堕刀剑们齐刷刷黑下脸,在本丸里的大佬们集体黑脸的状态下,新选组带着陆奥守离开了餐厅,再不走要挨打了!
  江雪拉着小夜的手迈着悠悠地步伐离开了餐厅,爱染把捂着捂着睡着了的明石.国行,强行弄醒,拖着不靠谱的来派监护人举步艰难,状态外莫名陷入美滋滋情绪的萤丸见状搭手,帮着爱染弄走了明石.国行。
  
  烛台切光速收好餐具,用放进洗碗机溜了,将餐厅留给了大佬们。
  “……”
  “……”
  相对无言,清光哼了一声也离开了餐厅,走在路边哪能不湿鞋,小狐丸这次被他自己坑惨了。
  
  一期再次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把刀收回刀鞘,甩了甩身后的披风,风度翩翩地离开了。
  宗三捻了捻手中的佛珠,说了句佛经,离开了,他还要继续给兄弟进行心理指导。
  长谷部高深莫测地瞟了一眼鹤丸,说了句,“鹤先生,有空请务必和我聊聊。”
  
  “好啊。”鹤丸表现得滴水不漏。
  只剩他和小狐丸了,鹤丸诚恳地向他讨教了一些问题,小狐丸也同样诚恳地回答了,顺便也问了些小问题。
  这场交谈得到的结果,他们甚是满意。
  

——
昨天发泄了一下负能量,被小天使们安慰了。重新捋了一遍大纲,结果是决定让k,东京吃货打酱油。
笔力不够,真的很抱歉。把握不了太多人物同时出场,所以喜欢k和东京吃货的小天使可能会失望了。不过,我会另开一本金木当溯行军婶婶的文,里面会写到的,和检非违使审是系列文。
检非违使审的世界观已经够大了,再融合个k,东京吃货的世界观,我的头发就要秃了(눈_눈)
太为难我的智商了

明天开度假副本,确定是综恐了,不会写太多,就是釜山行这一类的丧尸电影,赤霄是去拿丧尸病毒的,对,你们没看错,丧尸病毒
完了,回归刀剑乱舞主场的剧情,现世就是打酱油

评论(7)
热度(8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