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综]040.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40.
  在庆祝全刀账毕业的晚会上,审神者绫子早就喝得神志不清了,几振高大的付丧神想要先把她送回房间休息,无奈审神者偏是要站到桌子上面,只能一起搀扶着审神者,避免审神者摔跤。
  “大家都安静!我要宣布一件重大的决定!”

  原本喧闹的付丧神们看到审神者站到了桌子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几把主命刀不赞同地瞪了好几眼绫子旁边的大太刀们,大太刀只能苦笑,不是他们不想拦,而是主君偏偏要上去。
  “我想玩类似于角色扮演类的游戏,需要你们的配合。”绫子无力地扶着石切丸的手臂,气宇轩昂地说完了这句话,最后还打了个酒嗝。
  
  抱着哄孩子的心态的付丧神们集体点头同意了。
  “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么由我来宣布游戏规则……”绫子显然早有准备,她早在最初成为审神者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对于游戏规则,她早已倒背如流。
  
  这份游戏规则花费了她足足半年的时间,呕心沥血地查找资料,亲自设定具体的内容,在一次又一次推翻重写后,终于要在本丸内实施了,这一刻她的心情说不出来的畅快。

  听完游戏规则的付丧神们并没有多过在意其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条例,只认为是小孩的一时兴起。
  第二天一早,绫子就兴致勃勃地换好了衣服,冲出鸟居,她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一切事情。
  
  她迫切的希望游戏能够正式开始。
  “姬君,怎么没有多穿一件外衣,现在是秋日景趣会着凉的。”坐在走廊上和莺丸一起喝茶的三日月宗近看到审神者慌乱的跑向厨房,开口拦住了审神者,口吻中的亲近是其他本丸的三日月宗近少有的。

  绫子自幼是被付丧神们集体带大的,大家对于绫子的态度多是纵容和宠溺,毕竟是一手带大的孩子,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呐,爷爷,太爷爷你们还记得昨天晚上答应我的事情吗?”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转的绫子看到三日月宗近和莺丸后,如同找到了救星一般,抓住三日月宗近的手追问道。
  
  “哈哈哈哈,爷爷有答应小姑娘什么吗?不记得了。”三日月宗近看到审神者眷恋依赖的模样,故意逗了逗她,摇摇头只说不记得了。
  “我也不记得了。”莺丸附和着。
  
  绫子泪眼汪汪地看着家里不着调的俩位长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恰好被经过的药研藤四郎看见了。
  药研藤四郎叹了口气,走了过来,说:“三日月殿,莺丸殿,别欺负姬君了。”
  
  本丸里的老年组不是第一次戏弄姬君了,可是姬君每次还是会上当,唉……
  陪老年刀在走廊说笑了一段时间后,堀川国广准备好了早餐,来找绫子去用餐。
  在餐厅内,大家陆陆续续地落座。坐在首位上的绫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从现在开始游戏正式开始。”
  
  “嗯嗯,姬君。”
  “都说了别叫我姬君,叫我陛下!”绫子不悦地皱紧了眉头,大声呵斥了乱藤四郎。
  
  乱藤四郎被这么一吼,吓得筷子都掉了,脸上的笑容一滞,用陌生的眼神看了一眼绫子,这是他第一次被绫子责骂,而且原因还是叫错了称呼。
  “秀女乱藤四郎因冒犯龙颜,打进冷宫。”乱藤四郎的眼神让绫子感到不适,有些思绪难安。但还是想要继续玩游戏的想法占课上峰,抹去了对于乱的关心。
  
  没有总管帮忙管理后宫真是麻烦,绫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眼睛一亮,“药研藤四郎在今日成为本丸总管。如今凤位空缺,就由药研藤四郎负责管理本丸的一切事宜。呐,现在去把乱藤四郎压进冷宫。”
  药研藤四郎见绫子一副入戏的模样,只能学着绫子平日里爱看的宫斗剧,“是,陛下。请问陛下冷宫设再何处?”

  绫子被问到了,她还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正苦恼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拍了拍手回答道:“冷宫就设在本丸最偏僻的那个废弃的鸟居中。”
  “奴才遵旨。”药研藤四郎给了乱藤四郎一个眼神,假装拖着带出了餐厅。
  
  三日月宗近假装严肃地板着一张脸,问绫子:“陛下觉得我该是何等位份?”
  “秀女三日月宗近相貌极佳,才华横溢,性情温婉,被封为月昭仪。”绫子学着从电视剧里学来的腔调,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接下来的付丧神们被绫子一一封了位份,住的地方倒是没有换,绫子吃过早餐后,拿出了几十份厚厚的书本,发放到了所有付丧神的手中。
  “回去后,你们都要仔细看完这本守则,记住你们应该做些什么,不应该做些什么。”
  
  “嗨!”
  散场后,三日月宗近等平安京老刀聚在了一起,商讨接下来应该怎么配合姬君玩游戏,最后在三日月宗近的拍板之下,他们决定全情投入这场游戏,让姬君开心。
  
  最初他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五个月后,事情的发展渐渐不受他们控制,游戏开始变得血腥。
  一切悲剧的开端是在千子村正和龟甲宗贞的一次宫斗中,本来是假装吵架手合来斗小姑娘玩的。
  
  打着打着,双方的战斗突然变得你死我活,意识到不对的一期一振想要上前阻拦,却被结界挡在了外面,而里面的战斗越来越激烈,双方都失去了理智,杀红了眼。
  双方的身上被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最后是龟甲宗贞一击割断了千子村正的喉咙,千子村正当场碎刀,而龟甲贞宗则在杀死了千子村正之后昏迷了。
  
  “手合室怎么可能会碎刀!”一期一振声音发颤,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良久才反应过来,匆忙叫来不远处石切丸负责把龟甲贞宗送往手入室,他负责去禀报姬君。
  在千子村正碎刀后,本丸中的其他人开始变得越来越怪异,渐渐变得如同宫斗剧中的宫斗无二区别。

  勾心斗角,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处于本丸主管位置的药研藤四郎在无数次遭到压切长谷部,巴形薙刀的暗杀之后,同样渐渐丧失了理智。
  
  少数还挣扎着保持清醒的付丧神最后无一幸免地被同化。
  荒诞无稽,这是药研藤四郎对于他的同伴的唯一评价。
  最后的最后,绫子在房间中哼着歌,愉快地准备着下一个全新的游戏。

——
度假这个环节暂时不会搞事,走主线剧情,铺垫后面的内容。搞事在之后检非违使和时之政府召开的审神者大会上。

药研的故事就是这样,女婶是个甄嬛传类的宫斗剧爱好者,玩着玩着三日月为首的老年组惊觉玩脱了,可是来不及补救了,变成了真正你死我活,勾心斗角的宫斗。当然,这个所谓的玩脱了有女婶的一份功劳。
作为总管的药研也受到了不少的迫害,变得喜欢用最阴暗的想法猜测所有人。
当然还有个疑点,就是为什么会玩脱,原因就这几天的章节里面有提到,大家猜猜

评论(11)
热度(6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