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 02.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隐审all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缘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2.
02.
  “根据官方的最新情报得知,这里出现了未知名的时间溯行军,请各位审神者大人高度戒备。”时之政府的辅助式神狐之助认真地叮嘱完后,回头看了看身后各自闲聊的三名审神者及其付丧神,气恼万分的板着张脸,提升了尖利的嗓音:“这次的任务比往常的肃清黑暗本丸还要危险,不是各位大人春游的好场所!请各位大人严肃面对!已经有几十振刀剑男士因此碎刀了!”

  被狐之助突然的发怒镇住了,所有人自主停下了嬉笑打闹。

  “现在开始请高度警惕!”

  话音未落,药研藤四郎带着其他四振短刀从他们身后的草丛中窜了出来,狠狠地在几位主力付丧神的颈上,背上烙下了重重的一刀,因为机动的问题而闪避不及的几振太刀,颈部被刺穿造成重伤,直接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藤四郎们没有手下留情,本着趁他病要他死的态度,动作迅速地在他们脖子上补了一刀,狮子王、鹤丸国永、三日月宗近当场碎刀,没有在做抢救的机会。

  目睹了太刀们一瞬间碎刀的情景,审神者们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敌袭,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真正的意识到狐之助口中的危险,敌人的强大。

  在他们看来不由分说从背后偷袭,并且没有惊动己方任何一振极短,这根本不是七图苦无能有的实力,这次时间溯行军的恐怖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审神者们集体收起原本的傲慢,来不及悲痛于太刀的碎刀,他们必须要正视起这场战役,否则这将会是他们的埋骨之地。

  “今剑、小夜……这次的命令是保命为上,找到机会会撤退!”其中一个打扮干练不累赘的女性审神者见势不妙之后,当机立断地下了保命的命令,哪怕无功而返会遭到时之政府的责骂,她也不能白白让付丧神们去送死。

  出阵时的七人,现在的六人,她们已经失去了一位同伴了,不能够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在踏入白金台的那一刻,她就有所戒备,可她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抵不住敌刀实力的恐怖,从狐之助闪烁其词,一直在强调这批敌刀的强大恐怖中,她就应该有所戒备,狐之助必定隐瞒了一些重要的情报,可惜没有如果。

  今日将是背水一战,成败在此一举。

  女性审神者脑内高速运转着,面上沉静如水,镇定地和一振苦无进行贴身搏斗,不给他碎刀的机会,属于她的付丧神们一起协力对战这振苦无。

  此时的战场一分为五,五位审神者各自对付着一振苦无,倒是有些许喘息的间隙。

  金木研冷眼看着仿佛难分难舍的战场,突然走出了信浓藤四郎为他安排的视野好,又不会被发现的屋檐下,风一样地冲往了现场之中。烛台切光忠根本没有阻拦的机会,只能紧随其后。

  在被送往时间溯行军前,英良、董香……惨死之前,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活下去,哪怕不再是人类,不再拥有,甚至背弃作为人类时残留的情感、道德,他都一定要活下去!

  而活下去,需要暂时依靠时间溯行军的提供的保护伞,这样才能够不被王权者、CCG追杀驱逐。

  帮助时间溯行军达到他们的目的,就是目前他的目的。

  时间溯行军能够篡改历史,他要在任职期间内获取正确改变历史,不被检非违使发现的可能性。

  无论是时之政府、时间溯行军、检非违使的存在他都并不陌生。在20区被卷入“钢筋掉落事件”,从此之后就被改造成了独眼喰种①的事件中,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审神者和检非违使。

  之后的一系列变化,和她们口中的漫画,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连有人来改变他的命运,在明白了自己是所谓的虐主流漫画主角,和看了作者笔下他的命运时,他不是不难过,他也有过愤怒,但最终都归于平淡。

  哪怕是所谓作者给他书写下的命运,无论结果好坏,那也是他自己下的决定,容不得她们接连的篡改和扭曲。她们又怎么能够得知自己不是漫画、小说中被书写下命运的人物呢。

  释放出最常用也最得心应手的鳞赫,金木研加入了如火如荼的战斗中,四根尾状般的尖锐赫子在战斗中所向披靡,每一次的攻击必造成碎刀的结果,轻轻松松地把女性审神者之外的其他审神者的付丧神们碎刀了将近一半。

  被这突来的人形兵器打了个猝不及防,五位审神者在也保持不下去镇定,因为金木研突然地加入,导致他们本就渺茫的希望破灭了。

  虽然已经筋疲力尽,失去理智的审神者们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在一振苦无身上划出了一道不浅的伤疤。

  看到前田藤四郎受伤,短刀们不在继续抱着炫技、戏弄的想法,认真了起来。因为外表是骷髅看不出内里的情况,可藤四郎们却很清楚前田他背上肯定在流血了!

  面对下手突然狠厉的敌刀,苦苦煎熬的付丧神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相继碎刀,五位审神者也同时被金木研的赫子刺穿心脏,投向死神的怀抱。

  唯独被留下的女性审神者捂着小腹上的伤口,护着身后仅剩的俩振极短,警惕地看着他们。

  再蠢也应该知道这些时间溯行军智商不低,看到同伴受伤不再如同猫捉老鼠一样继续逗弄他们,从这一点就可以得知他们是能够交流的。

  “你们想要些什么?只要不是今剑,小夜碎刀,我都可以答应你们。”女性审神者开门见山地问道,虽然不知道后来加入的白发青年是谁,从苦无们拥护的态度中可以推断出他是属于时间溯行军同一阵营的。

  “你走吧。”金木研语气平淡地说了一句之后,身后的鳞赫从死去的审神者们身上干净利落地拔了出来,血迹并没有鳞赫上残留多过一秒,就滴落在了草地上。

  女性审神者得到许可之后,没有多做停留带着浑身是伤重伤状态的俩振极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死去的付丧神报仇?和他们殊死搏斗?别傻了,活下去才是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事情,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在哪里都是可行的,碎刀的仇她会报,但绝不是现在。

  至于狐之助?早在战斗前期就被苦无杀死了。

——
看过检非违使审的都知道,有不少婶婶蹦跶着试图改变金木的命运轨迹。有失败就有成功,不是每一次遇到的检非违使都是赤霄他们,所以金木小天使的命运发生过不少的转折和变化。
检非违使审因为赤霄的人设太叼了,所以不会涉及到他上战场之类,逼格太高了,好多东西不能写,用这本来满足自己。
看到东京吃货的最新画,严重怀疑作者是因为被骂的太惨了,临时改的剧情,或者就是想看读者哭天喊地的心理。

①引用自金木研百度百科

评论(10)
热度(167)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