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 070.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0.
  “噗哈哈哈哈。”听完五虎退的劝说,今剑忍不住大笑出声,笑着笑着还顺势靠在了赤霄的身上。
  夸张的言语动作,彻底暴露了他们所在的位置,五虎退的视线停留在了门右边的转角处,静静蛰伏着。虽然看不见他们,也不明白今剑大笑的原因,但是他绝对不可以懈怠。

  赤霄撤掉障眼法,寒暄道:“好久不见。”
  黑色的长发,邪气张扬的面孔,高高在上却又亲切的态度,黑红配色的长袍,构成了五虎退对这位审神者的全部印象。

  “审神者大人?!?!”看清来人现身后,五虎退惊呼出声,不可置信地用手揉了揉眼睛,重复了几次后,五虎退终于确定了这是将他从那个本丸解救出来的审神者。
  “对不起……我竟然没有认出大人……”惊喜交加之下,五虎退的第一反应是鞠躬道歉,明明大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可他却是偏偏没有认出来,真是太没用了。

  五虎退啊,是一振懂礼貌爱道歉又爱哭的短刀。
  这是所有付丧神和审神者对于他的印象之一。

  “退酱还记得我呀。”赤霄笑。
  在赤霄带着笑意的声音中,五虎退彻底放下了戒备心,用力地点了点头,眼眶里泛着委屈的泪花,吸了吸鼻子,用带着鼻音的嗓音,软绵绵的回答:“我当然记得大人,只是……”

  “恩?”赤霄耐心地等待着。
  “本丸里的大家都碎刀了,只剩下我了,大人您能带我回您家吗?”边说眼角的泪水边无声的落下,艰难地稳住音调,五虎退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赤霄。

  他不想在一个人了。
  虽然没有在赤霄随行的队伍发现熟悉的同伴,但是帮助他,对他很好,给了他很棒的东西的审神者就在眼前。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担心受怕,五虎退频临崩溃的情绪,终于有了可以发泄的渠道,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五虎退无声哭泣的模样非常可怜,压切长谷部除外的随行付丧神都开始心软了,一起目光炯炯地看着赤霄,无声的替五虎退求情。
  “你们这副模样搞得我像个反派一样。”赤霄调侃了几句,对五虎退说:“退酱过来。”

  五虎退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不知何时跑了过来的今剑牵起他的手,来到赤霄的面前,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当然可以。只是本丸里的乱酱就交给你来照顾了,你能做到吗?”顾及到这振可爱的小短刀脆弱的内心,赤霄没有故意停顿,一口气说完了这句话。

  五虎退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了一眼乱藤四郎,但还是乖巧又认真地应下了这个任务,出于责任心和对兄弟的关心,再顾不上哭,他主动问道:“交给我吧!只是……主人,请问乱酱有什么问题吗?”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乱酱他需要一个正常的亲人,帮助他一起照顾其他同一刀派的兄弟。”

  注意到赤霄在正常俩个字上加重了读音,五虎退思量了一下原因,心底掠过无数个猜想,最终归于平静。
  等回到本丸,就能知道审神者的意思了。

  五虎退全然信赖的态度,让一直暗中观察压切长谷部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位新人。
  “唔……”一直被忽略的笑面青江呢喃一声,就要醒来。
  
  直到这时,五虎退才想起来笑面青江的存在,尴尬地对赤霄他们笑了笑,俩步并一步地回到笑面青江的身侧,兴奋地说:“青江殿,快醒醒,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虽然看不见笑面青江的灵体,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兴奋,抱着愉快的心情,他期待地看着半透明模样的身影,和笑面青江分享他此刻的心情。
  
  刚从一片混沌中醒来,梳理好死亡后,一次次读档的所有记忆,笑面青江慢半拍地歪头看着那边的陌生来客,意外的发现那支队伍中的审神者居然能看见他,视线聚焦在他的身上,绝对是能够看见他。
  一个失去付丧神人形,成为鬼的灵体。
  
  压切长谷部警戒地挡在赤霄身前,他看不见,不意味着他不能够使用所学来探测周围的灵魂波动。
  对于来自主控压切长谷部的敌意,笑面青江并不意外,只是他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处于激动之中的五虎退是指望不上了。
  
  “您好,审神者大人,请问发生了什么?”笑面青江想了想,谨慎的使用了敬语。
  虽然很意外有人能够看见他,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危险。
  
  “我锻造了一振笑面青江,一振没有付丧神的笑面青江,而这振笑面青江的付丧神就是你。”赤霄语气平缓的说。
  笑面青江确实在那振大胁差的身上感受到了莫名的吸引力,如果不是他吸收到了足够的魔力,可能已经被吸进去成为那振大胁差的付丧神了。

  数珠丸恒次将佩戴在身上的大胁差解下来,茫然地找了找走动着的笑面青江现处的位置,最后在右上角看到了那个透明的身影。

  性格温柔文静的太刀,睁开金色的双眼,郑重地将大胁差交给了笑面青江。
  “不知所踪的期间,吗?……那么,到底发生了何事呢。”
  
  笑面青江听着同刀派太刀的疑问,笑而不语。
  第一次触摸到了刀剑的实体,他不是没有在战场上找寻过未经召唤的‘笑面青江’,可他并不能够碰触到刀剑的实体。
  
  失去刀剑本体和人类肉体的付丧神,已经不再是付丧神了,他只是一个灵体而已。
  知道笑面青江不愿再成为任人拿捏的付丧神,赤霄干脆转移了话题,“你的审神者就在门外,需要去见她吗?”

  “不需要。”不用思考,笑面青江直接拒绝了赤霄的‘好意’。
  他已经不是她的付丧神了,那么她的死活也与他无关。

  说起时之政府接受丧尸成为审神者的原因,他就觉得可笑。
  那些高层美名其曰散发着铁锈味的付丧神并不好吃,不用担心丧尸会暴起吃掉付丧神,又有相当优秀的灵力,只需要一点点人类的牺牲,就可以换来一个不错的战力,这可真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为了这点小便宜,他们可以罔顾付丧神的牺牲和哀求,为了避免伤害到其他人类审神者,干脆给这类种族划了一个领域作为她们本丸的聚集地。
  “人类可真是高贵。”笑面青江用嘲讽仇恨的目光看着赤霄。



——
小修了一下前面,可以不看,就是补了一个bug,除了赤霄以外的付丧神(人)不能够清楚地看到笑面青江,一开始就设定好了的,偏偏写着写着就忘了_(:з」∠)_
天冷不想动,陷入冬眠状态,更新emmmmmmmm

评论(10)
热度(5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