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7.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7.

压切长谷部嘴角含笑,无情地说:“主殿没有丢,早就和短刀们趁着混乱离开了。”

 

  扔下这句话,压切长谷部就闲庭信步地离开了这里。

 

  “啊……”鹤丸国永瞬间无精打采,就地躺在走廊上,盯着白云蓝天,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

 

  突然想起了什么,鹤丸国永爬起来,坐到本丸老年喝茶组的身边,试图套话:“三日月和莺丸有看见主殿是从哪边离开的吗?”

 

  “不知道。”三日月宗近诚实地摇了摇头。

 

  “嘛,我也不知道呢,鹤丸要知道以我们太刀的侦查,是不可能看到短刀是怎样把主殿带走的。”莺丸满脸无辜。

 

  “呀咧呀咧,要无聊死了啊。”听到莺丸的解释,鹤丸国永想起太刀的侦查,立马躺回了走廊中,嘴上不停的念叨着。

 

  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一副无聊到想碎刀的模样,便提议道:“那么,一起喝茶吧。”

 

  鹤丸国永听到这个,不再念叨,从走廊上爬起来,蹭地一下消失在了树木茂盛的庭院中。

 

  虽然不能够和主殿一起恶作剧,但是,他也绝对不要和三日月他们一起喝茶!

 

  鲶尾好像今天没有被安排内番、出阵和远征的任务,想到这点,鹤丸国永眼睛一一下子就亮了,转道去粟田口的部屋找鲶尾藤四郎。

 

  

  “阿鲁吉~”乱藤四郎攀上他的手臂,拖着长长的尾音喊了声。

 

  “恩?”

 

  “今天阿鲁吉能不能不要和被被一起蹲角落里啊,和我们一起玩,好不好吗?”乱藤四郎撒娇道。

 

  不知何时躲在草丛中的山姥切国广,在听到乱藤四郎的这番话之后,自动对号入座被被这个称呼,幽幽地说:“反正对于仿刀,很快就会失去兴趣的吧。我知道。”

 

  “嘿?”被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的今剑连忙倒退几步,靠着短刀的侦查,最终在及腰的茂盛草丛中发现了那个披着白被单,一身负能量的山姥切国广。

 

  “……药研尼。”不知道怎么安抚低落的山姥切国广,乱藤四郎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药研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重重叹了口气,接下了这个任务,去为弟弟闯出来的祸擦屁股。

 

  金木研伸出拦住了药研藤四郎,摇了摇头,说:“我来吧。”

 

  说完,就不等药研藤四郎的拒绝,拨开茂盛的草丛,钻进了草丛之中。

 

  被留下来的短刀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乱藤四郎瘪了瘪嘴,都怪他乱说话闯祸了,虽然他不知道山姥切国广就在附近,可他不是不知道山姥切国广的性格,却又偏偏犯了这个错。

 

  就这样,本来有一下午相处时间的,又被被被抢走了,这可是主人好不容易愿意出来的,也是今剑为他们短刀争取到的福利呢!就这么溜走了!

 

  今剑率先开口:“啊……希望阿鲁吉早点安抚好被被,然后我们就可以和阿鲁吉继续一起去玩了~”

 

  他的心态很好,他可是本丸大家的大功臣,为大家谋取了不少的福利,并且还获得了第一次和阿鲁吉同床的机会呢。

 

  因此,他也不太在意审神者又去和山姥切国广一起躲起来说悄悄话了。

 

  信浓藤四郎踢开脚边的小石子,抱着膝盖蹲了下来,暗中观察审神者和山姥切国广的一举一动。

 

  闲着没事干的其他短刀,也学着信浓藤四郎的模样抱着膝盖蹲下身,暗中观察。

 

  刚从田地里回来的左文字一家抱着一筐筐的水果蔬菜,老远就看到了这奇怪的一幕,脚步微顿,转而在岔道口的位置,改变了方向,选择这条离厨房稍远的路程。

 

  走到他们身边,停下脚步的宗三左文字关切地问:“这里是发生了什么?”

 

  聚精会神的五虎退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攥紧了抱着怀里的虎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虎一吃痛地嗷嗷叫唤,挣扎着想要逃出五虎退的怀抱。

 

  “噗哈哈哈。”今剑回过头,看见胆小的五虎退坐在地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咳咳……主殿正在和山姥切一起。”药研藤四郎险些也笑出声,好在很快反应了过来,扶起五虎退,回答着宗三左文字的疑问。

 

  听到主殿和山姥切国广这俩个关键词,宗三左文字了然地点了点头,如果是他们的话,这并不奇怪。

 

  得到答案,心满意足的左文字一家重新踏上了运送果蔬的道路。

 

  需要尽快将果蔬送到厨房,然后去沐浴。

 

  “山姥切。”

 

  “恩。”

 

  “乱他不是故意的。”

 

  “恩,我知道。”

 

  山姥切国广将脏兮兮的被单裹得更紧了,他当然知道乱藤四郎不是故意的,乱藤四郎只是想要得到主人更多的关注宠爱而已。

 

  而他却不想将主殿的关心分出去,想要独占审神者的宠爱,想要继续和审神者一起躲在本丸的角落里,不被外来者打扰。想要替主殿一起隐瞒秘密,不被其他人所知晓。

 

  ——主殿他只能吃人肉和咖啡。

 

  而这个秘密,是他偶然间发现的。主殿他躲在偏僻无人的房间里,避开所有付丧神的目光,偷偷吃着鲜血淋漓的生肉。

 

  生肉所散发出来的血腥味,是他作为刀剑存在的几百年里,曾无数次舔舐品尝过这熟悉的血肉味道。作为付丧神存在时,也曾在战场上,用本体划破敌人的腹部,而这三者的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秘密暂时只有他知道,也只能被他知道,他由衷的希望这个秘密只有他知道的时间越久越好,如果他们永远都不知道,那就更好了。

 

  这是不应该的,他很明白自己出了问题,审神者应该是本丸所有付丧神的审神者,不是他一刃的。


评论(5)
热度(11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