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079.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79.

  “哈哈哈哈,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三日月厚颜无耻地接受了这个夸赞,还颇为赞同地直点头。
  “三日月殿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无耻?”鹤丸国永嘴角下压,笑意全无,冷着一张脸。
  
  鹤丸国永的夹针带刺的语气,并没有让三日月宗近为之动怒,依旧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端着杯茶,笑呵呵地回答道:“没有。”
  鹤丸国永冷哼一声,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焦躁的情绪,余光瞥到了身侧眼含笑意的赤霄。

  整个人在一瞬间完成了从白到发光到黯淡无光的整个过程,眨着双眼睛,里面是再明显不过的不高兴和委屈。

  “主殿我也想要你夸夸我。”
  这句话是带着哭腔说的。

  那张脸和带着无限委屈的声音,让人哪怕明知他是故意装出来的,仍然会忍不住去安慰他,给他他想要的一切。
  “鹤丸很乖,我很喜欢。”赤霄捏着他被手甲包裹着的纤长五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显得格外认真。

  “敷衍。”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可鹤丸国永的嘴角却挂着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意。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莺丸放下手中的茶杯,悠悠起身,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热闹的刃群。
  五虎退停下对药研藤四郎的循循善导,抿唇一笑:“莺丸殿,晚安。”

  “恩,晚安。”莺丸停下脚步,回头望下藤四郎家本应是羞怯胆小的五虎退,声音温柔的说。
  目送莺丸离开后,五虎退继续拉着药研藤四郎的手,给他做心理指导,之前那个本丸留给药研藤四郎的影响太大了,他只能一点点来改变药研尼。

  至于一期尼……
  哪怕一期尼并不认他们,他们也会是一期尼的弟弟。

  “晚安。”
  “好梦。”
  
  付丧神们一个个说了晚安之后,各自回了部屋,最后只剩髭切、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和赤霄留在了原地。
  “哈哈哈哈,老爷子也要回去休息了,主殿晚安。”三日月宗近笑呵呵地凑近赤霄,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看着同僚脸上的神情,解释道:“这是晚安吻。”

  鹤丸国永牵着赤霄的手,将他远远地拉开,恶狠狠地瞪了几眼三日月宗近,然后半拖半拽地带着赤霄回房间去了。
  “三日月殿嫉妒他人可不好哦,会变成鬼的……”髭切懒洋洋地说。

  “嗯嗯。”三日月宗近略显敷衍地应了几声,语重心长地循循善导:“髭切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回去休息了,膝丸应该在找你了,不要让兄弟操心啊。”
  此时的三日月宗近完全忘记了他的所作所为,是如何叫他的兄长们头疼的,路痴,不擅长打扮……每一个都令三条家的刃无比头疼。

  萤丸敲了敲书房门,得到许可之后,推开门,笔挺地站立在赤霄的面前,目光近似贪婪地看了几眼赤霄,清了清嗓子,声音有些沙哑地说:“主殿,检非违使那边给我们派发了新的任务。”
  “什么任务?”赤霄放下手中的书本,挑了挑眉,托着下巴问。

  “前往现世将蓄意更改历史、改变世界支柱之一的审神者或异界来客抹杀,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要求,此次任务不必将其掰回原本的轨迹。”萤丸的声音不急不缓,缓缓述说着此次任务的具体情况。
  只是表情不够自然。

  “此次任务目标是一位金木研的大学生。”
  “又是他?”赤霄想到之前任务中的那个柔弱少年,转了转手中的钢笔,一副挺感兴趣的模样。

  “是的。”萤丸微微点头。
  “那么你去通知今日的出阵人员吧。”赤霄说。

  “名单?”萤丸没有立刻离开,不解地抬头看了一眼赤霄。
  “这次的出阵人员由你定。”赤霄扬了扬下巴,漫不经心地捡起搁置在桌上的书本继续看。
  
  萤丸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一般,强压下嘴角的笑意,眼神闪躲,“嗯”了一声后,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书房,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这就是任务目标所在的学校,而任务目标本人就在这座学校内。”萤丸将平板屏幕按灭,指着不远处的大学门口,用笃定的语气说道,

  “既然已经确定了任务目标的所在,接下来该去扫清那些不安分的审神者了。”赤霄说。
  时之政府那边的审神者大概不知道随意改变现世的轨迹与历史,也同样会将检非违使吸引来。

  时之政府成立于22xx年,而大多数审神者生活的现世却在一俩百年前,她们所生活的现世同样是历史。时之政府限制审神者频繁出入现世,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不破坏历史,如果有审神者在现世破坏、改变历史,检非违使方就会派人来修正和阻止,而审神者多半难逃这些特殊的检非违使的刀剑之下。
  至于时之政府为什么在明知会发生什么的前提下,没有通知审神者,那就不归他们检非违使所管的了,他们的任务是阻止历史的改变,而不是搞清楚时之政府这么做的原因,他们很清楚这一点。

  “第二十九个。”萤丸斩断那位审神者的脖颈,血液顺着刀身滴向地面。
  而属于已经死去的审神者的本丸内,原本在各自玩闹的付丧神们惊恐的发现审神者和这座本丸的关系,与付丧神的契约在这一刻全部断掉了。

  “啧……没有实力却又不知死活的审神者还真多啊……”明石 国行推了推眼镜,懒洋洋地给想要反杀的短刀补了一刀,语气说不出来的嘲讽。
  “她们的死了是自作自受,可惜了这些忠心护主的刃……”和泉守兼定摇了摇头,半蹲下身,给还没有消逝的付丧神合上双眼。

  “兼桑别那么悲观,对于有些付丧神来说,他们审神者的死也是一种解脱,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找到一个足够可靠的新任审神者了。”和泉守的迷弟堀川国广为他开解。
  “唉……也是呢。”和泉守兼定叹了口气,接过堀川国广递过来的水,拧开瓶盖喝了起来。

  “堀川还有吗?俺也渴了。”陆奥守吉行将枪收回腰间,问堀川国广。
  “喏。”堀川国广干脆拿出十瓶水,一一发放,他早就知道他们不会带这些东西,所以早早就准备好了。

  “谢谢。”
  “按照表格上的名单,还差五人。”萤丸翻了翻表格,提醒道。
  “嗨嗨,明白了。”


——
久违的更新……接下来应该是和金木双线并行,也不排除我突然改主意的可能性。

评论(3)
热度(3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