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神者总是在搞事081.

食用须知
1.此文灵感来自[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综],[综主刀剑乱舞]时之政府欠我一个解释
2.二设很多,已经ooc了,涉及到性格反转
3.审all
4.检非违使审,黑暗阵营,无限满级号
5.三观不正







081.

  萤丸看着朦胧夜色下的那座咖啡厅上的招牌,一字一顿的说:“古董咖啡厅?”
  “你一直找的那个人他就在这里面。”赤霄扬起嘴角,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萤丸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小动作。

  这几乎是明确的暗示了,萤丸握着刀柄的手微微发白,他曾亲眼看见清光他们是怎么折磨前任审神者的,也曾在心里设想过不计其数折辱那个人的办法。
  今天终于可以实现了。

  “萤丸还记得上次来现世出任务,遇到的那个孩子吗?”赤霄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
  “记得。”萤丸对那段记忆还算深刻,那个被他们从高处解开钢筋的锁链,从而导致被砸中的少年,在失去意识前不可置信、茫然绝望的眼神令他记忆犹新。

  “那个人现在就在篡改他的命运,而名单上没有他的名字。”
  言下之意就是报完仇之后,不需要去纠正金木研的历史和脱离原有记忆的命运了。
  
  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都没有去阻止,就更不需要他去插手这件事情了,他看上去像是好管闲事的圣母吗?或许时之政府会派审神者过来,嗯,无论如何都与他无关。

  赤霄的这句话说的冷酷,萤丸却毫无心理障碍的点了点头。
  毕竟他们只是个过路人而已。

  “那个人在里面大开杀戒。杀戮那个少年的亲朋好友。”血腥味从微微敞开的门,因为激烈的战斗而碎掉的玻璃里中传递出来。
  “主殿,这里的时间流速不对。”萤丸看出了古董咖啡厅内里的怪异之处,用笃定的语气陈述着这一事实。

  “这里的时间秩序混乱,一方处于今天,而另一方处于明天。”赤霄低语道。
  “明白了。”

  “他出来了。”赤霄指了指突然以不可阻止的火势迅速燃烧起来的房屋,提醒萤丸。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一片火光之下,一个人影背光,以非常敏捷快速的速度,逃离了滚滚黑烟的现场,跑向周边高楼林立的大夏之中。

  眼前的画面熟悉到刺眼,萤丸微微眯眼,脸上出现了可以称之为可怕的笑容,如果周边有其他人大概会感到不寒而栗吧。
  “那么,主殿我先去处理一些小事,马上就回来。”

  “早去早回。”
  送走了萤丸后,赤霄向着火势正浓的咖啡厅走去,这里面有他还算感兴趣的东西。

  刚走进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赤霄抬抬眼皮,望向流着眼泪,边哭边试图打破进制冲进去的金木研。
  玻璃虽然碎了,但是结界还在,非系统学习过灵力运用,比制造结界的人的灵力还高的人是不可能突破进去的,现在就形成了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的局势。

  从结界外往内看,可以清楚的看到结界内的情况。
  里面火势熊熊,加上来自江户甚至更高等级的时间溯行军的威胁,使得里面的喰种腹背受敌,刚从越加凶猛的火焰中逃出,就被时间溯行军从背后捅了一刀,如此种种,足以说明他们的正处于下风。

  金木研一次又一次的蓄力攻击,结界依旧纹丝不动,由于结界上的灵力反噬,此时金木研的状态可以说是遍体鳞伤。
  赤霄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冷眼旁观着这桩惨剧。

  不论是金木研以及其他喰种,还是时间溯行军都没有发现赤霄的存在。
  几分钟过去后,时间溯行军以碾压的方式将咖啡厅内的所有喰种凌辱至奄奄一息。

  突然,他们停止了对于结界内喰种的折磨,目光瞄向结界外的金木研。
  尽管是只有一秒钟,可以忽略不计的停顿,芳村功善也从中发现了端倪。

  “金木!快跑!”
  雾岛董香、永近英良等人只需一秒不到,也明白了过来。

  “蠢货快跑!”
  金木研不为所动,继续撞击他根本不可能撞破的结界。

  之后是显而易见的悲剧,所有人用生命来为金木研的存活做掩护。
  赤霄摸了摸下巴,突然笑了起来,在原地消失了。

  几个月后,金木研又成功逃离了一次追杀,躲在了一个杳无人烟的村庄里,如同往常一样,熟练的用绷带给自己的伤口包扎、打开密封的箱子,拿出肉块进食。

  自从那天之后,追杀他的人就如同源源不断一样,一批又一批,无奈之下他离开了人群聚集的城市,逃到了郊区,小岛,甚至是国外。每一个地方他都不能够长期停留,一旦超过三天,就会有人闻讯赶来,然后又是一场战斗,有时候轻松,有时候是你死我活的恶战。全看运气。
  赤霄悄无声息地走到金木研身后。
  “你想报仇吗?”
  “想。”

  赤霄随便从哪个办公室找了个时间溯行军的高层,扔到了金木研的面前。
  高层本来在办公室处理工作好好的,突然被拽了出来,可谓是人在家中住,祸从天上来。
  
  在赤霄的见证之下,金木研和时间溯行军高层签订了合同,然后就扔下了他们,去找自家的萤丸了。
  被留在原地的时间溯行军高层见煞星终于走了,领着便宜得来的劳力,兴高采烈的回到了时间溯行军的大本营。

  “玩的开心吗?”赤霄问。
  萤丸点点头,“谢谢主殿,我现在很开心。”

  “只是现在开心还不够。”
  “我会一直开心的。”报完仇后的萤丸的脸颊泛红,碧绿的双眸中还带着些许残留的杀意。

  “真乖。”赤霄赞许地摸了摸萤丸的脑袋。
  “这么摸我会变矮的。”萤丸小声嘟囔了一声。

  “不会的。”赤霄继续摸头。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但萤丸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半蹲下身,让赤霄能够更加舒适的摸他脑袋。

  他不会告诉主殿,他其实很喜欢被他摸头。
  “接下来,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赤霄问。

  “想去看看现在的军人……”萤丸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愿意,因为他知道他的主殿会有办法的。
  “恩,除了现在的军人,我还可以带你去看看进入星际时代各个星球的军人……”

  代号为审判者的审神者的灵魂将生生世世在业火的燃烧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愿你长生不老,痛苦终生。”

——
新年快乐,这个剧情写着写着感觉好无聊,就大致概括了一下,接下来让粟田口刀派团聚

评论(5)
热度(42)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