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14.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4.

  “金木?金木!”永近英良用食指戳了戳趁着课间趴在桌上休息的好友。

  看见好友慢慢抬起头来,像是不知世事的孩子一般茫然地环绕着四周,永近英良忍不住偷笑出声来,笑到一半时,在好友眼下发现了浓浓的黑眼圈,连忙关切地问:“别睡了,上课了,金木你最近总是一副虚弱无力的模样,是不是之前手术留下来的病根?还是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

  “……不是那俩个原因,只是这几天太累了,没有睡好。”金木研环绕了一圈四周,目光最后停留在好友毫无阴霾,笑容满面的脸上,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借着刘海的遮挡没有让他看见他眼神的闪烁不安。

  “原来如此,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要和我说,别强撑着。”永近英良拍了拍金木研的肩,抬眼时从窗户外看到了匆匆赶来上课的教授,说完这句话,就一溜烟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正襟危坐,一副好学生的模样。

  金木研呆呆地盯着黑板发呆,他记得他好像被工地的钢筋从高处砸中了,混沌的大脑根据这个记忆切入点继续发散思维。先是在20区莫名被卷入“钢筋掉落事件”之中,然后在抢救过程当中,被改造成了……一种名为喰种的怪物。

  怪物?

  金木研瞳孔紧缩,脑海中不断地回放起了当时的场景,一幕又一幕的清晰播放着。

  在书店中遇见利世小姐,含着激动的心情答应了和利世小姐一起离开。走到半路时,正巧经过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工地,利世小姐脱下温柔的外表,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一追一逃的逃跑时,在工地上又遇见了一位少女,少女惊喜地冲上前来和他打着招呼。前面是同样无辜的少女,后面是追杀的怪物,就在他陷入俩难之中,少女身后的同伴们轻而易举地杀死了利世小姐。

  然而,就在事态差不多平息时,突然出现了一群男人,他们自称是检非违使,随后就二话不说地和少女的同伴们打在一起。

  在那群人的刀剑之下,少女和他们的同伴显得毫无还手之力,而他最终也被从高处摔下来的砸了个正着,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群人潇洒离去的背影。

  还有一句“小心。”

  随后陷入黑暗之中,被路人发现打了电话,送进了医院。手术中,他在朦胧之中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具体内容他没有听清。

  只是依稀听到了喰种、混血、独眼……这几个字符。

  痊愈出院后,走在路上会不自觉地被行人身上所散发出的肉味所吸引,想要吃掉他们这一想法刚冒出头来,就令他惊恐又恶心。勉强控制住突如其来的食欲,在不远处的便利店买了一堆食物,回到居所后,无论他怎样尝试都无法进食人类的食物。

  昔日美味的汉堡,吃进嘴里变成了死苍蝇味,只有一罐特浓咖啡是正常的味道。

  恐慌、愤怒、悲哀、不甘种种最后化为了活下来的欲望。

  几经周折之后,渐渐明白了自己变成了只能进食咖啡和人肉的事实。

  他不再是人类,而是生活在下水道中人人喊打的阴沟老鼠,这很可悲,却又叫人无法改变。

  回忆到这,金木研双手掩住眼帘,泪水从指缝顺着手臂流向衣袖之间。

  永近英良抓了抓脑袋,看着好友微微颤抖地肩,陷入俩难之中。

  依照他对好友的了解,金木应该是哭了,要不要跟老师说?还是不要了吧,这也太丢人了。

  可是好友这几天的精神状态都及其糟糕,总是恍恍惚惚的样子,有时候叫了他好几声,都不见回应。

  唉,等下课再问问好了。

  “……今日日本史的课程为本能寺之变……信长公杀死反叛者明智光秀……”台上的中年男人有着这个群体共有的地中海、啤酒肚,枯燥乏味的内容令台下的学生们昏昏欲睡。

  金木研却猛地抬起头来,如果他刚才没听错的话,教授所说的历史和他所知的历史恰恰相反,可……

  金木研用手擦干眼泪,翻开桌上的课本,潦草的翻过几页之后,他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书本上的历史全部都变了。

  心底莫名的恐慌了起来,好像将会有及其糟糕的事情会发生,就在他想要掏出手机和永近英良发短信询问时,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一秒,一秒钟后,他在低下头时,却发现历史偷偷恢复原有的模样了。

  而最为令人惊恐的是除了他,没有一个人发现其中的异样,那一秒的暂停仿佛是他的错觉一般,讲台上的教授依旧滔滔不绝讲述着那段历史,只是历史的胜败方偷偷调转了一个位置。

  金木研感到背后一阵黏腻,伸手一摸,却发现原来是他不知何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头皮发麻,细思恐极。

  “走走走,一起去餐厅吃饭吧。”永近英良状似粗鲁的拖着好友离开了教室,如果不是见好友赖在座位上迟迟不见动弹,他也不会使用这种方式。

  果然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哭太丢人了吗?居然害羞到最后一个离开教室。

  “中午吃些什么好呢?”永近英良看着琳琅满目的菜色,陷入了纠结之中。

  “汉堡吧。”金木研建议道。

  “好嘞。”永近英良听从好友的建议拿了一份汉堡和可乐,回过头来却发现金木研的手上空荡荡的。

  “我不饿。”注意到好友眼神中的不满,金木研解释道。

  “就算是不饿,也要多吃东西。”永近英良不由分说地又拿了一份汉堡,塞进金木研的怀里。

  “恩。”金木研睫毛轻颤,秀丽的眉眼不自觉皱了起来。

  “这样才对嘛。”永近英良夸奖地摸了摸好友的脑袋,说:“手感很棒。”

  金木研看着好友开朗的笑容,露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悄悄放下了内心不为人知的不安,不论未来如何,他都会坚持下去。

  城市中不为人知的角落,刚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一个男人利用赫子撕破了对方的胸膛,给予了致命之击,锋利的赫子轻而易举地将败者的尸体切割成了一块一块的肉块。

  走到角落里,男人拿出一个白色的巨大盒子,将肉块一块块的码好,换了一身干净却又平常不过的衣物,带着盒子从巷子里钻了出去。

  “东京食尸鬼里的独眼之王金木研吗?”

——
新年快乐

评论(4)
热度(83)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