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21.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21.

  其实在他们来到这座本丸的时候,他们曾经将审神者和误认为他们的小叔叔——鸣狐。

  不得不说审神者披散着头发的模样,从背影来看与鸣狐相差无几,也不怪他们会认错。

  走廊上,堀川国广叫住路过的白发青年,边解释边将手中端着的一盘点心塞到他手上,因为过于繁忙,甚至没有仔细看清来人的长相。

  “鸣狐殿,麻烦您将这份点心给主殿端到书房里去,我还要去厨房帮咪酱准备下午茶。”

  说完,就匆忙离开了走廊,回到厨房与其他家政刃一起忙活着制作糕点。

  穿着鸣狐同款内番服的金木研看了看手上的点心,又看了看胁差少年的忙碌身影,没有解释,最后选择了端着那盘点心回到了书房。

  在路过夕阳红太刀组的时候,把点心轻轻放下,离开,全程没有惊动任何一刃,深藏功与名的回到了书房,继续处理公务。

忙完了的堀川国广端着茶点来到人群聚集的走廊,看到鸣狐正巧在,便问道:“鸣狐殿,点心端给主殿了吗?”

  鸣狐闻言抬头望向堀川国广,困惑不解地“啊?”了一声。

  堀川国广见他不在状况的模样,有些生气,再次问道:“刚才在厨房的走廊上,我不是叫你帮我端给主殿点心吗?”

  鸣狐更加困惑了,他一直和短刀们呆在一起,并没有去过厨房。

  鸣狐的从者小狐狸解释道:“可是鸣狐没有去厨房!”

  “欸——”乱藤四郎惊讶出声,“我可以证明小叔叔没有离开过这里。”

  “我们也可以证明。”其他藤四郎们也连忙出声。

  “那么——堀川殿看见的鸣狐又是谁呢?”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问。

  “是谁呢?”

  “……我知道。”五虎退弱弱地举起手。

  “退酱快说啦~”乱藤四郎托着下巴,好奇心被彻底唤醒。

在所有刃的注视下,五虎退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发出来的声音跟蚊子的声音相差不大, “……是……是主殿……”

  声音虽小,但还是被他们听见并听清楚了。

  “欸欸欸?!?!”大家惊呼出声。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假模假样地拍了拍胸口,一副故作惊讶的模样。

  “可是主殿穿的是和鸣狐一模一样的内番服!”堀川国广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是我拜托主殿穿的……”说着,五虎退还不好意思的弯了弯眉眼,看起来十分的腼腆。

  “万万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五虎退!”爱染国俊神色复杂。

  谁都没有想到一向腼腆胆小的五虎退居然会一声不吭的搞事情,还一搞就是一个不得了的大事情,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主殿和鸣狐乍一看还真的分不清呢,特别是还穿的一模一样。”看热闹的莺丸笑道。

  “没错,超级像!”后藤藤四郎附和道。

  没什么存在感的秋田藤四郎竖起大拇指,用万分崇拜的目光看着羞怯的五虎退,“退酱可以教我吗?”

  询问中饱含期待之情,五虎退更加不好意思了,“我……我就是跟主殿说想看主殿穿小叔叔的衣服,然后主殿就穿了……”

  这下所有刃看五虎退的目光都诡异了起来。

今剑不太高兴地瘪了瘪嘴,扬声道: “退酱真狡猾,我也要!”

  “今剑想要什么?”刚处理完公务的金木研正巧路过,听见今剑这句话,便问了起来。

  今剑见机立马顺杆子往上爬,“想要主殿穿和我一样的衣服!想要和主殿一起变成小天狗!”

  “我也想要主殿穿我的衣服。”

  “我也……”

  “我也……”

  最后金木研被短刀包围了起来,性格稳重的如药研藤四郎、厚藤四郎也被拉着一起围了过去

  粟田口刀派的短刀们一齐发动了毕生所学的卖萌技巧。

  金木研很快就在这种攻势下溃不成军,答应了来自短刀们的各种请求。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主殿明天上午穿我同款的出阵服,下午穿内番服,然后一起去找人.妻吃点心,好开心~”包丁藤四郎俩脸通红的宣布着他的胜利,毫不畏惧的迎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嫉妒眼神。

  “可恶to。”博多藤四郎不甘的握住手中的算盘,“一定是运气问题,明明我得到主殿明天一整天的概率是最高的。”

  激动之下,甚至没有继续说口音,可以想象的出这个小财迷的不甘心了。

  在所有短刀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包丁藤四郎依旧怡然自得的吃着点心,实在开心,还边吃点心边哼起了小曲儿,小模样十分的欠揍。

  气呼呼的今剑找到了岩融,并要求了举高高。

  五虎退窝在金木研的怀里,深藏功与名的偷笑了起来。

  一期一振饱含歉意的对金木研笑了笑,“主殿十分抱歉,弟弟们太调皮了。”

  说起弟弟,他的眼中半是纵容,半是骄傲。

  “没关系,这样就很好了。”金木研说。

  如果不是他的有意纵容,短刀们也不会这样胆大,他也有一份责任。

  “小夜。”江雪左文字站在不远处,喊了声幼弟。

  小夜左文字听到兄长的呼喊,捧着金木研给的一盒柿饼,迈着小短腿朝江雪左文字跑去。

  “江雪尼。”

  “该诵经了。”每个星期六的这个时间都是左文字刀派聚集在一起诵经的时间,数珠丸恒次也是其中的常客。

  “好的。”小夜左文字乖巧地点点头,将柿饼塞给兄长,在跑回金木研面前,郑重的道别后,才牵着江雪左文字的手一起离开了走廊。

  “石切丸他们应该也去做神事了吧。”狮子王吹开茶沫,小口抿着滚烫的茶水解渴。

  刚才吃多了点心,被噎到了。

  金木研见狮子王饥渴难耐的模样,默默推过他手边温度正好的茶水。

  “谢谢主殿!那我就不客气了。”狮子王端起茶杯,狼吞虎咽的牛饮了起来。

  不是他不会品茶,而是他实在是太渴了,无暇顾及太多了。

  陆奥守吉行摆弄着手中的单反,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开口说:“明天该去清缴黑暗本丸,迎接新同伴的日子了吧?”

  “恩。”金木研回答道。

  “俺去准备新房间!”陆奥守吉行兴致勃勃地离开了走廊,向管事的压切长谷部拿到了清洁工具,独自去打扫卫生了。

  “哈哈哈哈哈哈,年轻人真是有活力。”三日月宗近貌似十分怕冷的穿着毛衣毛裤,裹着头巾,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对陆奥守吉行的行为进行点评。

  “新选组的刀剑都很有活力,这大概就是年纪轻的好处吧。”莺丸显然十分赞同三日月宗近的说法。

  金木研很想吐槽一句他们也很年轻,不要暮气沉沉的评价他人,但他不说。

  几位平安京老刃十分自然的谈起了老年人的生活,比如如何保暖,如何锻炼身体。

  可以说是非常符合外界对他们夕阳红老年组的评价了。

——
和晋江那边进度一样了_(:з」∠)_

评论(10)
热度(8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