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19.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19.

  “是这样的结果。”远征归来的大典太光世抱着怀里的小判箱,汇报着工作。

  他的长相是属于凶恶那挂的,即使是笑,也让人头皮发麻,生怕会挨打,可以说是达到了小儿止啼的作用。

  可是大典太光世的性格却并非如此,是和山姥切国广,宗三左文字一类的刀剑,浑身都散发着丧,会因为鸟儿不喜欢他而难过的一振刃,非常具有反差萌。

  “欢迎回来。”金木研微微垂眸,指了指那一大盒的小判,说:“谢谢大典太殿,这些已经足够了。”

  “……”大典太光世不自在地抠着小判盒的边角,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左右为难之下,捧着小判盒放到金木研面前,“给你的。”

  金木研接过小判盒。

  “出阵部队归来了。”长曾祢虎彻觉得现场有些尴尬,恰巧看到出阵部队归来的信号,连忙转移了话题。

  他实在是不擅长应付这类类型的刀剑男士。

  “阿鲁吉,我做的很棒对吧!”今剑第一个看到金木研,充分发挥了自身的优势,跑到金木研面前寻求夸奖。

  这可是阿鲁吉第一次来迎接出阵部队呢,是个值得好好收藏的一天!

  金木研半蹲下身,摸摸今剑的脑袋,夸奖道:“嗯,今剑做的很棒。”

  视线从今剑满是尘土的脸上,破损的衣服一一掠过,最后落在了被刀剑划破的衣物内是几道血口子上。

  “怎么回事?”金木研问。

  今剑尬笑几声,解释道:“今天的敌人有些难缠,一不小心就受伤了,我只是轻伤而已。但是请主公尽快为太郎殿他们手入吧。”

  说到最后,今剑垂头丧气的低下了脑袋,等待金木研的责骂。

  落后的其他刃陆陆续续地回到了本丸内,太郎太刀搀扶着醉醺醺的次郎太刀,剩下几刃都由伤势较轻的搀扶着伤势严重的,在看到金木研投来的关切目光后,太郎太刀隐隐松了口气。

  “主殿,任务完成了。”

  “具体情况稍后再说,现在受伤的都跟我来手入室。”在出阵部队身上转了一圈后,金木研垂着眼皮,吩咐道。

  负责远征的六刃将受伤的同伴左右手搭在自己肩上,半拖半抱。

  今日负责内番工作的几刃恰好路过,看见伤痕累累的几位同伴,连忙小跑过来帮着搀扶同伴,目标明确的走向了手入室。

  在去手入室的过程中,今剑陪着金木研走在最后面,看着金木研严肃的神色。

  今剑说:“阿鲁吉别担心了,等手入完毕,大家就会恢复生龙活虎的模样了!”

  金木研点点头,加快了脚步。

  他知道今剑是在宽慰他,可是当看到他们伤痕累累的模样,如果不能及时给他们手入,他没有办法放下心来。

  金木研站在伤势最严重的大太刀面前,拧紧了眉心。

  次郎太刀不仅浑身是刀口、伤痕,还一身的酒味。

  这让他无端的感到愤怒,强压下快要脱口的责问,金木研语气僵硬说:“刀给我。”

  次郎太刀后知后觉的感到了气氛的不对劲,躺在手入室的床上,睁开双眼,只看到了朦胧的人影,正站在他面前,定睛一看,是审神者,想要开口说话,却打了个酒嗝出来。

  这下金木研脸色更难看了。

  “我说,把你的刀给我。”

  “啊哈哈哈哈,主人不要那么严肃嘛,吓到人家了,等手入结束了,主人来一起喝酒吧,嗝……”即使距离碎刀只差一点点了,次郎太刀还不忘喝酒,完全没注意到他口中的主人难看的脸色。

  太郎太刀对于弟弟豪放,嗜酒的性格毫无办法,赶在金木研发怒前,将次郎太刀怀中抱着的大太刀抽了出来,交给了金木研。

  “拜托主殿了。”

  “没~关系啦。喝醉了的话就不会痛了嘛~”醉的不轻的次郎太刀在床上扑腾了几下,在长曾祢虎彻镇压之下,找了个空隙,闭着双眼说了一句话后,才心满意足的陷入了沉睡之中,还打起了呼噜。

  十分的心大。

  金木研深吸一大口气,决定暂时不跟酒鬼计较。

  目前最重要的是给受伤的付丧神尽数手入。

  在金木研给次郎太刀进行手入的时候,其他中伤以上的刃已经躺在了床上,只等金木研给他们手入。

  闻风赶来的药研藤四郎打开医药箱,给他们的伤口一一消毒。

  在最后,合上手中短刀的刀鞘的同时,金木研笔挺的后背松懈了下来,“长曾祢殿,你去把他们的午餐拿出来。”

  长曾祢虎彻爽快地点点头,离开了手入室,前往厨房。

  “而你们几个都给我留在手入室内,在浴池里浸泡半小时后,才可以回部屋。”

  手入虽然将他们皮肉伤解决了,但是后续还是需要浸泡药浴,为了能够不留下病根。

  受伤的几刃乖巧地换了一身浴衣,泡在了可以容纳二十人的浴池内,热气和药味一点点充盈着手入室,并不难闻。

  等长曾祢虎彻端着食盒回来后,金木研认真叮嘱了他一番,才离开了手入室。

  这是本丸第一次出阵有这么多刃受伤,还不是轻伤。早知道敌人的棘手,任务的难度的话,他不会放任他们自己出阵,他会跟着他们一起出阵,这样他们就不会像现在一样受这么重的伤了。

  “别自责了,主殿,这也不是你能预料到的,战斗哪有不受伤的。”大典太光世的安慰很笨拙。

  “我知道。”只是没有办法不怪自己,明明知道那个任务的难度是s级,还让他们自己去。

  大典太光世见他的安慰不起作用,手足无措地跟在金木研身后,自暴自弃地说:“一直被封印在仓库里。反正谁也不会期待我作为武器发挥作用吧?我知道的,所有人都是这样。”

  “……不是。”金木研否认道。

  刚走过竹林,因为他的靠近,鸟儿刷地一下全部飞走了。

  大典太光世心情更丧了,表面上来看也更加凶了。

  金木研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就这样俩人丧丧的来到了本丸的餐厅。

  “主殿。”等待已久的烛台切光忠看到金木研姗姗来迟的身影,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提着的心。

  桌面上除了主位上的汉堡、牛排和红酒,其他刃都是一贯的日式料理,烛台切光忠明目张胆开小灶的行为并没有引来其他刃丝毫的不满,因为那是他们的主人啊。

  主人(主殿)的胃口一向不怎么样,他们非常的担心,即使金木研已经说了他不需要进食,但该有的一日三餐还是该准备的。

  金木研坐到主位上,看着盘子上的汉堡,些许呆愣之后,开口说:“我开动了。”

  他如果不开口,其他刃不管怎样都不会先行用餐的。

  “我开动了。”×50

  金木研咬了几口汉堡、牛排,就打了个招呼,回到了二楼属于他的房间。

  “呕——”

  萤丸敲了敲房门,声音雀跃地问:“主殿,我可以进来吗?”

  金木研按下抽水马桶,草草地清洗了脸,拿干毛巾擦了擦脸,说:“进来。”

  “主殿,我们一起去给退酱的老虎和大俱利的猫咪洗澡吧!”萤丸丝毫不给金木研拒绝的机会,拉着他的手,就跑向了热闹非凡的庭院。

  为了温水煮青蛙的计划顺利进行下去,绝对不能够给主殿太多单独的时间,要是主殿回过神来,就功亏一篑了!

  萤丸美滋滋的打着心里的小算盘。

  谁叫金木研对小孩模样的付丧神没有防备心呢。

  庭院里阳光正好,积雪被铲除,腾出了一个足够的空间,短刀围着一大盆热水,正抓着老虎,猫咪讲道理,其他刃坐在走廊边喝茶,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令人昏昏欲睡。

  这一幕落在金木研的眼里,让他无端的想要落泪。

  “主人来了。”

  人群中,不知道谁高呼了一声,所有刃目光一致投向了他,温柔的对他露出了一个笑脸。

——
试图混更,真正的更新还在码,稍安勿躁

  一只狸花猫趁着短刀不注意,迈着猫步,走向金木研,好奇地嗅了嗅金木研的味道,脑袋一歪,卖萌的“喵”了一声。

  好像在问“你是谁啊?”

  还嫌不够的紧贴在金木研的小腿上。

  金木研半蹲下身,熟练的抱起了狸花猫,一步步走向了短刀聚集的中心地带。

  “哟西,主人来了,开始给猫咪们洗澡吧!”爱染国俊大声喊道。

  萤丸带着金木研走到位置最棒的地方,坐着小板凳,开始给猫咪们洗澡。

  金木研托着狸花猫的腹部,用猫爪在温水中探了探,仔细观察确定狸花猫没有不适的表现,才将狸花猫完全放入了水中。

  用手捧起一汪水,一点点打湿狸花猫的毛,全部打湿后,接过旁边萤丸递过来的猫用沐浴露,力度适中地揉搓着。

  “好羡慕猫咪啊……”乱藤四郎支着下巴,感叹道。

  “别想了,主人不会给你洗澡的。”信浓藤四郎无情地戳破了兄弟的幻想。

  “我知道,厚酱真讨厌!”乱藤四郎闷闷不乐,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大老虎洗澡。

——
试图混更,俩边的进度不一样,晋江的还在码,稍安勿躁

评论(2)
热度(68)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