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综〕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20.

1.金木溯行军审,检非违使系列文,时间线在检非违使的后面

2.无cp,主攻
3.黑暗治愈向,与检非违使审不同,这本偏日常流水账
4.周更,主更检非违使审
5.ooc预警



020.

  就在他心不在焉的时候,一不小心拽痛了小老虎,小老虎吃痛地转过脑袋,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乱藤四郎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乱藤四郎看了看食指上的牙印,看了看那只生气离开的小老虎的背影,迟钝地反应了过来。

  “欸——别跑啊小老虎——”

  乱藤四郎理了理裙摆,边喊边追着小老虎跑。

  “虎……虎二……”五虎退怯怯地喊到,双眼含着泪光,想要追上那只生气的小老虎,却被另外四只老虎绊住了手脚,只能泪眼汪汪的看着乱藤四郎追赶小老虎。

  而那四只老虎同样不老实了起来,开始拍着水花,想要捣乱,或者追随着那只小老虎。

  受到老虎们的情绪影响,几只猫咪也再次闹腾了起来。

  场面一时变得鸡飞狗跳。

  “药研尼——捉住它——”

  “衣服弄湿了……”

  “小猫咪别闹了!我要生气了!”

  就在短刀和胁差们鸡飞狗跳捉趁乱逃跑的时候,坐在走廊的三日月宗近大笑了起来,如同一个慈祥的长辈看着闹腾的小辈们一般。

  “……”金木研眼疾手快地将也要逃跑的狸花猫拦腰抱住,看着眼前的一幕,抽了抽嘴角,有些不忍直视。

  不得不说,他们演的太假了,凭借庭院里一大票极化修行归来的短刀,怎么可能会追不到,捉不住那些小动物。

  但他也明白,他们是为了让他开心。

  他们的好意他收到了。

  金木研主动出击,‘帮助’瞎折腾的短刀们将这些小动物一个个捉了回来。

  “谢谢阿鲁吉~”这是诚恳的道谢。

  “阿鲁吉好厉害!”这是演技浮夸的拍马屁。

  “对……对不起……”自觉这场麻烦是自己惹出来的五虎退泪眼汪汪的鞠躬道歉。

  因为怕五虎退、秋田藤四郎说漏嘴,所以这次‘意外’并没有跟他们提前说明。

  “没关系,不是退酱的错。”金木研摸了摸五虎退手感极佳的脑袋,安慰道。

  乖巧懂事又单纯的孩子总是被宠爱的。

  小夜左文字迈着小短腿,怀里揣着柿饼,在金木研面前站定,掏出柿饼递给金木研,“主人,吃柿饼。”

  他对于欺骗了金木研还是很愧疚的。

  “嗯,谢谢小夜。”金木研收下了柿饼。

  左文字一家都是十分纤细的体型,让他十分担心他们是不是没有吃饱过,他转念一想,付丧神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进食,只要有灵力就能够活跃于战场、本丸,进食只是为了更好的融合进人类这个群体。

  靠这个方法长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样想想,金木研还有点小嫉妒。

  “……”小夜左文字迟迟没有离开,在金木研不解的眼神中,握紧手中的短刀,认真的问:“你…有想复仇的对象吗…?”

  在小夜左文字清澈见底的目光下,金木研轻轻地说:“有。”

  “是谁?在哪里?”小夜左文字眼睛一亮,追问道。

  “小夜,我的仇我要自己报。”金木研婉拒了小夜左文字的帮助,他知道小夜左文字是真心诚意的想要帮忙报仇的,可是报仇还是要亲手报,才更加有意义。

  还有,他不想让小夜左文字这振复仇之刃继续这样了。

  “我明白了,如果主人有需要小夜左文字的地方,小夜左文字愿意为主人奉上生命。”小夜左文字了然地点点头。

  他本来就是主人救回来的,所以,他的忠诚,他的命将全部属于金木研,而不是他自己。

  “好。”

  金木研明白不能再拒绝了,于是同意了下来,至于会不会去执行就是他私人的事情了。

  每一个生命都是属于自己的,而不是他人,他人无权做决定。

  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没有出来制止,或者反对小夜左文字做出来的决定,他们虽然宠爱弟弟,但他们不会插手小夜左文字深思熟虑做出来的任何决定。所以,他们对于小夜左文字的一言一行,他们持默认态度,如果有需要,他们同样会为金木研献上生命,忘恩负义的事他们做不来。

  “嘛,别说这些沉重的话题了,忧虑丸和孩子们都快哭了。”话是这么说的,可是髭切的脸上却挂着兴趣盎然的笑容,仿佛膝丸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恩,膝丸哭确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是爱哭丸。

  可短刀们哭就很要命了,监护人都在旁边虎视眈眈着呢。

  金木研有些头疼,他最怕小孩子哭了!

  就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三日月宗近尬笑着走上前来,“我们害怕主殿抛弃我们。”

  说完,三日月宗近还低垂着眼帘,做出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充分利用了被称为盛世美颜的美色。

  明知三日月宗近是演出来的,金木研还是不免受到了这份美色的诱惑,他点了点头,说:“我不会抛弃大家的,被抛下的感觉并不好……”

  几秒后,等他清醒过来,所有刃已经兴高采烈的欢呼了起来。

  看着他们的笑脸,金木研也笑了起来。

  他并不后悔。

  “主人不能反悔哦~反悔也无效!当当当——因为我已经录下来了!”萤丸托着长长的位置,得意洋洋地挥舞着手中握着的手机,眉飞色舞的宣告这一事实。

  “不会反悔的。”

  “我相信主人。”顿了顿,萤丸补充道:“虽然我相信主人,但是录音我是不会删的!”

  他要留做纪念!

  “好,不用删。”金木研无奈极了。

  “嘿嘿嘿……”萤丸得意地笑出了声。

  其他刃倒是想抢,可是碍于演练场大魔王的战斗力,没有刃敢出头,最后是几振平时和萤丸玩的不错的短刀提出了要录音的备份,然后分享给大家,才平息了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金木研看他们玩的开心,默默看了一会儿,继续手上的工作,给那只狸花猫吹毛,梳毛,侍候的十分妥当,狸花猫舒服的瘫在了金木研的身上不愿起来。

  金木研宠溺的摸了摸怀里的狸花猫,还给它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

  “喵~”狸花猫被摸的舒服极了,开始了软绵绵的撒娇。

  “饿了吗?”金木研揉了揉猫下巴,柔声问道。

  相比与人类和拥有人型的付丧神相处,还是动物更加让他自在,动物比人类可信。

  被背叛的阴影是没有那么快,那么容易就能够消除的,这根刺扎得太深了,他没有那么宽容,可以轻轻松松的淡忘掉这一切。

  从一开始,他就有在戒备这些称他为主的付丧神,经过几天的相处,戒备心才开始懈怠,紧闭的心房悄悄地打开了一个小缝。

  阴暗面谁都有,之所以他会放下对他们的戒备心也是他经过这几日的观察,发现他们的生死完全在他一念之间。

  嘘,这是一个秘密。

  “喵~”我饿了!

  金木研抱着猫,准备去厨房弄些简单的猫饭来填充狸花猫饥肠辘辘的胃。

  烛台切光忠正在厨房里准备下午茶,看见金木研抱着猫来厨房,便明白这是猫咪饿了,连忙道:“主殿,交给我吧。”

  “不用了,烛台切殿已经很辛苦了,简单的猫饭我还是可以搞定的。”金木研拒绝了烛台切光忠的帮忙,解释道。

  烛台切光忠想要帮忙,可是看金木研不容置疑的神色,只能无奈接受了金木研的好意,有些失落的回到了烤箱前,就像是一只讨不到肉骨头的大狗一样。

  太不帅气了,烛台切!

——
赶进度

评论(14)
热度(7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