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刀乱已出坑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26.

懒得复制预警了_(´ཀ`」 ∠)__

026.

  “巴形!!”

  就在巴形薙刀想要打开衣柜一探究竟的时候,金木研脸色大变,心提到了嗓子眼,秘密就要被发现的恐慌令他无所适从,高声喊住了巴形薙刀搭在把手上就要拉开的手。

  “主?”巴形薙刀愣了一下,松开握着衣柜把手的手,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慌乱不已的审神者。

  金木研被巴形这么一叫,反应非常迅速的掩饰好了自己的失态,“别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

  欲盖弥彰的解释。

  巴形薙刀定定地看了几秒没有面具遮挡,眼神飘忽不定,明显在撒谎的金木研,没有拆穿他的谎言,而是安抚,“好,我不打开。”

  不管审神者隐瞒了什么,既然审神者暂时不想说,那么他也不会拆穿。

  他有足够的耐心。

  “已经打扫完了,还有什么事吗?我想洗澡了,出阵回来弄了一身灰尘。”金木研语气生硬,任谁都能看出他是有意支开巴形薙刀。

  巴形薙刀敛下眉眼,顺从地应下了,离开时将门给带上了。

  目送巴形离开后,替自己捏了把冷汗。

  连忙打开衣柜,将里面的东西毁尸灭迹,毁不了也要换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藏起来。

  拐角处。

  “主殿那里还好吗?”

  这阴森森的语气,巴形薙刀被吓得一愣。

  笑面青江如同幽灵一般飘了过来,重复了一遍问话。

  “……”

  看到巴形薙刀脸上有些苦恼的神色,笑面青江不再嬉皮笑脸,板着脸问:“主殿到底怎么了?”

  “主殿他……”设计到审神者的隐私,巴形薙刀不免有些迟疑,“眼睛红红的,应该是哭了。”

  听到这一劲爆的消息,笑面青江崩不住了,“主殿为什么会哭?!”

  “不知道。”巴形薙刀摇头。

  “把你进主殿房间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细节都跟我说明白!”笑面青江也不指望这只呆头鹅知道原因,干脆问过程。

  巴形薙刀老老实实的复述了一遍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涉及到审神者,他们不可能不慎重。

  听完,笑面青江低声骂了几句,立马想到了陪同审神者出阵的几刃,揪着巴形薙刀找其他刃商量去了。

  巴形薙刀任由他揪着,明明是老大一只却因为自责硬生生变成了鹌鹑。

  大广间。

  “嘛,问题很严重呢。”髭切听完笑面青江的讲述,歪头无辜状。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那座本丸送给了主殿什么礼物。”三日月宗近点出其中的关键点。

  “不知道。”龟甲贞宗理直气壮,在看到三日月宗近威胁的眼神,立马改口:“那个莺丸包装得严严实实的交给狗修金的,并且狗修金一直提在手上,全程我们都没有机会接手。”

  三日月宗近指尖在茶几上轻点,一脸的若有所思。

  “那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莺丸接着问。

  龟甲贞宗:“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就对了,和巴形说得完全吻合。”三日月宗近高深莫测地直点头,“还有上次出阵回来时也在主殿身上闻到了类似的血腥味,那么我们大胆猜测一下,这股血腥味是什么血?”

  “人类的血的味道。”一期一振眼神闪烁,语气笃定。

  他或者说他们对于这股血腥味并不陌生。

  “问题来了,主殿身上为什么会有人类的血腥味?”三日月宗近再次提问。

  “是单纯的杀欲?或者说是,吃?”鹤丸国永推了推眼镜,镜片下的金瞳闪过一丝诡谲。

  “我查到了!主殿是喰种!直白一点来讲就是食尸鬼,一种只能食用咖啡和人肉的亚人。”鲶尾藤四郎将平板转了个面,推到桌子最中心以供他们查阅。

  陆奥守吉行边看边点头,拍了拍脑袋,一脸的恍然大悟,“这么说主殿是怕我们发现然后嫌弃他?”

  “怎么可能!主殿他是我们的主,我们怎么可能嫌弃主殿,我跟你们想都别想!”龟甲贞宗一脸激动,站起身来,威胁着大广间里的所有刃。

  “敢嫌弃主殿的我不介意压切了!”压切长谷部拍桌拔刀。

  毕竟他是能说出“手刃家臣,火攻寺庙”话的刃,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为了主,他不介意手刃同伴。

  “如果主殿要叛逃时间溯行军,投奔时之政府或者是检非违使,我等必生死相依。”药研藤四郎表态。

  他们忠于的是主,而不是什么时之政府,也不是时间溯行军,更不可能是检非违使,只要审神者一声令下,他们必将肝脑涂地。

  说到底付丧神其实是没有人类的善恶观的,虽然外表是人类的模样,但他们是刀,而不是人类。

  新生的付丧神对于人类世界的一切认知都是召唤他们出来的审神者教授的,审神者同时兼顾多重身份,主人,上司,朋友,还有导师,全看审神者是如何定位自己的。

  “绝对没有刃会去嫌弃阿鲁吉!”五虎退疯狂摇头。

  “阿鲁吉好瘦!肯定是因为吃得不好!呐呐岩融,我们去为阿鲁吉捕猎吧!”今剑坐在岩融的肩上,拍了拍岩融的头提议道,兴奋得小脸红彤彤的。

  并在心里悄悄的为自己的机智而点赞!

  “好主意!”

  “今剑真聪明!”

  大家附和着,同时不忘夸赞提出这个主意的今剑,行动派的已经跑出大广间了。

  “等等我——”

  “是乱酱太慢了!”

  “才不是!”

  “我要当第一!”

  “不知道用小判买人肉行得通吗?”

  “博多!说好了,要自己为阿鲁吉捕猎哦~”

  刷得一下大广间只剩那几振稳重成熟的付丧神了。

  ‘老年人’三日月宗近看着湛蓝的天空,爽朗一笑,“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年轻人这么有活力可不就是甚好吗?

  “捕猎丸,我们也去吧。”髭切笑眯眯。

  “嗨!”膝丸犹豫都不带犹豫的,跟在兄长身后。

  三振自知短处的大太刀就不去自取其辱了。

  有他们的猎物就足够了。

  被这不小的动静吸引过来,悄悄躲在房顶上的金木研从最开始的面无血色不知何时变成了泪流满面。

  大家……

 
tbc

掉马了

评论(7)
热度(85)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