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all〕出轨08.

08.

  “小心点。”邱余挥刀砍向背后偷袭的敌太刀,面色严肃的提醒不知为何在战场上走神的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讨好似得笑了笑,正打算说些什么,又蜂蛹出来了一批敌刀。

  “听话,现在给我专心点,有什么话回本丸再说。”邱余留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迎上了叫嚣着的敌刀。

  既然审神者都这么说了,鹤丸国永也收回游离在外的神经,严阵以待接下来的敌人。

  好在邱余的运气一向不错,没遇到最糟糕的情况,完成今日的任务目标后,就领着队员们回本丸了。

  回到本丸,烛台切光忠早已准备好了午餐。

  邱余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施施然地走到餐厅,宣布了开饭。

  一切如常。

  邱余用筷子夹起一片三文鱼刺身放入口中,漫不经心地咀嚼着,烛台切光忠做的饭再好吃,吃了这么多年也早就吃腻了,就像人一样。

  越来越厌倦这种生活了。

  吃着吃着,邱余停下了筷子,单手撑着下巴,淡定自若的发呆。

  真要离开本丸吗?不,他不舍得。

  但是就这样老老实实的呆在本丸里,未免太无趣了,该重新去找个乐子了。

  而找乐子不一定是去撩骚,也有可能是……

  就在他要出门的时候,鹤丸国永喊住了他。

  “主殿能带上我一起吗?”

  邱余转过身来,目光一定,随即露出了一个笑容,“当然可以。”

  半道邱余改了主意,领着鹤丸国永去了现世,在清冷的酒吧街里熟门熟路地进入一家清吧内,因为是白天,客人只有小猫俩三只。

  酒保看着邱余笑着打了个招呼,邱余笑道:“俩杯玛格丽特就好。”

  “这是?”酒保看着邱余身旁白到反光的俊美青年问。

  “我恋人。”邱余笑道。

  “哦哦。”酒保皮笑肉不笑,望着鹤丸国永的眼神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探究和敌意。

  他们早就知道邱余有恋人存在,只是一直没有见过哪怕一面,今日一见果然是个非常符合他审美的人。

  鹤丸国永看着邱余如鱼得水的模样,目光讳莫如深,笑道:“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主人。”最后俩个字加重音量,喊得别有深意。

  周围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了,尤其是酒保一副没想到你还会玩这套的模样,邱余无奈,转头又见鹤丸国永脸上的神情,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也不恼。

  顺着他的说辞,逗猫儿似得捏了捏他的下巴,影帝上身。

  “嗯,乖,在外面就不用叫我主人了,叫我名字吧。”

  这下算是坐实了他是个s主的猜想。

  “邱余。”鹤丸国永用着熟练的中文喊出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带着些许颤音的声线饱含让人猜不透的情感。

  “俩位感情真好。”酒保将俩杯玛格丽特放在吧台上,意有所指地看了邱余一眼。

  “谢谢夸奖。”邱余笑。

  应付完酒保,邱余晃着马克杯中的液体,询问身旁鹤丸国永的建议:“难得出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我陪你。”

  “你平常去什么地方?”鹤丸国永问。

  一时想不出不叫邱余主人,还能怎样称呼,鹤丸国永干脆使用了怎么说都不会出错的代称。

  “呃。”邱余语塞,他来现世呆着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去写不正经的娱乐场所,借此缓解压力。

  迟迟没有得到回应,鹤丸国永似笑非笑的看着邱余。

  邱余揉了揉脸,站起身,拿起搭在一旁的风衣外套,付了酒钱。

  他一脸无奈宠溺的看着鹤丸国永,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好,我带你去。”

  鹤丸国永眼底没有半点波澜,面上却挂着笑,明明如同以往一样,却令人浑身发寒。

  无意中瞥见这个笑容的酒保僵硬地站在了原地,手中握着的高脚杯摔落在了地板上,清脆悦耳。

  邱余听到这声响脚步顿了一下,回头望过去,正好看到酒保面上惊恐的神色,便顺着他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鹤丸国永身上。

  鹤丸国永迎上他的目光,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

  邱余失笑,“走吧,别吓他们了。”

  鹤丸国永眉梢犹带着冷意,意味不明地打量了这家清吧最后一眼,大步迈着步伐离开了清吧。

  路上,邱余揽着他的腰,连体婴似得黏在一块,全然不顾路人或异样或祝福的目光,带着鹤丸国永去他在现世常去的酒吧、俱乐部、会所、餐厅等地方一一浏览了一遍。

  途中遇到了不少熟人,都被他打发走了。

  回到本丸后,邱余难得的有些羞愧,羞愧于他的荒唐事竟然暴露在了他的恋人面前,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会尴尬。

  万幸的是别墅里养的那些玩意没有暴露。

  在他忐忑不安等待本丸的恋人们问责的时候,迎来的却是意料之外的风平浪静,恋人们与往常一样的态度让他本就不多的愧疚彻底消失,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们的照顾。

  三日月宗近等刃没有表露出丝毫的异样,哪怕是年轻的新选组也没有半点风吹草动。

  被自身感官所欺骗,邱余变得更加放肆,如鱼得水的在本丸、现世之间流连忘返。

  深夜,平安京时代的几刃召开了行动前的最后一次会议。

  昏暗的灯光下,髭切神色诡谲,三日月宗近笑容满面,鹤丸国永面沉如水,无一不在召示着暴风雨的即将来临。
  
  tbc
  过渡章,暴风雨前的平静

评论(19)
热度(9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