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31.

031.

  这顿饭吃得不太愉快,待月山习吃饱喝足后,佣人们手脚干净的收拾好了餐桌,顺便端来了俩杯咖啡,五杯茶水。

  人类们有的餐后甜点,喰种也有。只是月山习怕惹怒金木研,就没让厨房准备。

  喝了咖啡,勉强压下了反胃想吐的感觉,金木研开门见山的问起现世现今的势力分布和重大事件。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月山习自然事无巨细,一一跟金木研说了。

  金木研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发声提出疑问。月山习一一解答。

  从月山习那里大致了解了现世的状况,金木研提出辞行,月山习劝阻了几次无效,最终金木研领着压切长谷部,药研藤四郎他们离开了月山宅。

  出了月山宅,金木研的平静假面再也挂不住了,脸色难看极了。午餐时月山习那如同菜市场买菜般对人肉品头论足的轻慢态度,实在是在挑战了他的底线和良知,因此不免对月山习心生隔阂。

  当务之急是找个安全的住处。

  金木研仔细的琢磨了一下,最终决定带着他们去他隐秘性极高,除了他没有人知道的小居所,先安定下来再走下一步。

  就这样鲁莽的对上敌人,是很愚蠢的事情。他已经吃过教训了,绝对不能再犯。

  “跟着我。”

  “是!”×5

  露出主将风采的审神者果然超棒,忍不住为大将折服了,药研藤四郎想。

  金木研迟疑了片刻,“……刚才月山君说的话不要太在意,他一直都是这样的。”

  他下意识的袒护让压切长谷部很是不爽,面上却不露分毫,连连摇头,“不,我没有在意这些,我只在乎主。”那个家伙无礼的行为他才不放在眼里。

  看主的样子就知道主隐隐有些厌烦那个家伙了。

  药研藤四郎他们也表示了自己的不在意,金木研依旧没有完全放下心来,欲言又止的看了又看他们。

  为了让审神者安心,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我们更在意大将吃饱了没有,其他的事情并不重要。”

  金木研脸一红,诚实的摇了摇头。

  他确实不饿,离开本丸前饱餐了一顿,而且拥有灵力的审神者的血肉一顿就能保证他三天不被饥饿缠身,甚至丧失理智。

  在一片其乐融融的气氛中,身后突然传来渐渐逼近的脚步声。

  四周没有什么遮挡物,金木研放弃躲起来暗中观察的想法,警觉的转过身来,身后的赫子蠢蠢欲动。

  “什么人?”

  四周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回答,除了他们以外,没有任何声响,似乎只是他过于紧张产生而产生的错觉。

  金木研能够肯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确实有人在跟踪他们,很大可能性是从他们离开月山宅后,之前并没有被跟踪的感觉。

  金木研看向队伍里的俩振短刀。

  药研藤四郎摇摇头,示意没有发现异常。博多藤四郎同样摇摇头,一脸严肃的正视着前方,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侦查不如短刀的压切长谷部他们则站在金木研的背后环成一个圈,警戒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敌人。

  气氛一时僵持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十分钟后依旧没有任何声响,金木研眉心拧了起来,像是放弃了一般,转过身阔步而行。

  付丧神们紧随其后,搭在本体的手却没有丝毫动弹,这意味着他们没有放下警惕,能够最快的速度迎接敌人的攻击。

  就这样行走了几分钟,跟踪者似乎按捺不住了,打算趁其不意攻击,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因为激动,暴露出了细微的脚步声。

  金木研紧绷着的神经没有放过这细微的脚步声,凭借着良好的听力判断出了跟踪者的方位,身子一闪躲过了一击,赫子冲出身体,穿破了身后跟踪者的身体。

  身体重重落地的声音,金木研没有因为这点成功而放松警惕,而是转过身用皮靴重重的踩在了偷袭者的脖颈上,其余的赫子紧紧地将偷袭者钉在了地方,以防意外。

  被按在粗粝的地面不得动弹的偷袭者发出嗬嗬的声音,不死心的想要爬起来,质感坚硬的皮靴踩在脖子上的感觉很不舒服,有种一不小心就会踩断脖子的危机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没有被钳制住的俩条胳膊刚刚抬起就被压切长谷部和药研藤四郎一人踩一只了,他们一直在旁边观察,发觉不对后就立马行动起来。

  十指被恶意碾压的剧烈痛感让他面目扭曲,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一点点麻木,死亡的阴影将他笼罩在其中。在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他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说,谁派你来的?”金木研阴沉着脸问。

  偷袭者浑身抽搐,嘴巴张了又张,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没等他说出口,嘴里就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死前望着他的瞳孔里满是惊恐和绝望,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不可置信的东西。

  金木研收回脚,赫子回归原位,眉眼间尽是冰冷,扔下俩个字,“死了。”

  意料之中。

  压切长谷部找准机会补了一刀,确保他彻底死亡,而不是诈死。

  药研藤四郎眼睛半阖着,说出了自己的推断:“这次是他们的一个探路石,摸清了底细,下次再来就是有备而来了。”

  金木研当然也猜到了,这只是炮灰,后面的才是正餐。

  “嗯,我知道。”

  药研藤四郎望着金木研,面无表情的审神者看起来显得不近人情,散发着的信号却是哀伤难过,看来这幕后指使人大将认识,并且交情匪浅,否则的话大将不会这么难过。

  他走上前,拍了拍审神者的肩,“我们在。”

  轻飘飘却蕴涵力量的三个字让金木研忍不住落下泪,被好友背叛,他不是不难过,只是当时的情况根本由不得他难过,等他有机会难过的时候,失去挚友的悲痛全部占据了他的心扉,腾不出地方来难过好友的背叛。

  哭过之后,他会放下对这份友情的不舍,以对手的身份对上昔日的好友。

  擦擦泪,整理好心情,他还有事情要去做,不能任性,他还有家人需要他保护。

tbc
暑假完结它!

评论(1)
热度(40)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