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审all 〕出轨010.


010.
  第二天,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想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迟钝的和泉守兼定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三日月他们利用了。自从早上起来后,脸色就一直难看,找到机会几次想要亲近审神者,却又被审神者冷淡的目光逼退。
  
  他沮丧的坐在最偏僻的角落,内心满是委屈不平,又不敢放肆,只能时不时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几眼审神者,以期得到审神者的怜惜。

  可惜他瞪酸了眼睛,也没有换来审神者的一个回眸。

  “兼先生……”堀川国广跪坐在榻榻米上,担忧的看着落寞的和泉守兼定,想要安慰又不知怎么安慰,就差抓耳挠腮了。

  就这样,一个暗自神伤,一个安静陪伴,窝在偏僻的角落里,相对无言的呆了三个小时。

  和泉守兼定突然大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状,“哟西,我明白了!我这就是去跟主殿解释!”说完,就要风风火火地离开。

  等等,你明白了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堀川国广一脸懵逼,反应却很迅速的拽住了和泉守兼定的胳膊,不让他走。

  理智告诉他不能放和泉守兼定走,他也这么干了。

  就这么让兼桑去找审神者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大事,之前他没拦住,这次不管怎么着他也要拦住兼桑,不能让他在作死了,再作下去天照大神来了也救不了他。

  “卡内桑!”堀川国广大声叫住几乎飞奔起来的和泉守兼定。

  “哈?”和泉守兼定脚步一个迟疑,回头看下自己的助手。

  堀川国广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再粉饰太平,而是跟他讲明白。依照兼桑的性格不讲得直白,他是不会觉得就这样跑去找审神者会有什么后果,换句话来说就是天生的情商低,这是硬伤。

  “卡内桑你知道主公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冷淡吗?”

  “不就是我主动跟主殿说了分手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会跟主殿解释的。”和泉守兼定毫不在乎又理直气壮的回答道,显然没把这当成什么大事。

  堀川国广眉头紧锁,心里难掩失望,他突然搞不明白兼桑一晚上到底在想什么了?重点完全错了。

  “兼桑,你昨天一下午和晚上到底在想些什么?”

  和泉守兼定一脸不解,回答道:“当然是想怎样让主殿不生气啊!”

  “那兼桑想到了什么办法?”堀川国广追问。

  “男子汉之间没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如果不够那就再打一架!”

  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硬生生营造出了十人一起说话的感觉。堀川国广被震在了原地,久久无言。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呢?!?!

  堀川国广扪心自问,他和审神者是不是做错了?居然把兼桑宠成了这副傻白甜的模样?这种前所未闻的挽回情人的骚操作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真的不是找虐吗?依照审神者的性格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兼桑的,不把他揍个鼻青脸肿就不是审神者了!

  堀川国广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半蹲在地上掩面反思。

  抬起头来,颤抖着指尖,声音几近崩溃:“……兼桑你……这就是你所谓的让主公消气的方法吗?”

  “没错!是不是很机智!”粗神经的和泉守兼定并没有察觉到堀川国广的崩溃,还向他求起了表扬。

  洋洋得意的模样让堀川国广想要运用时间机器重回刚来到本丸的时候,抓住自己的肩膀,向自己说:“别太宠着兼桑了!!!兼桑都快把你宠成傻子了!!!”

  久久没有得来助手的鼓励,和泉守兼定终于意识到了堀川国广的失态,一张脸上写满了疑惑不解。

  “国广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手入室吧。”

  闻言,堀川国广连连摆手,抹了把脸,“兼桑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

  “为什么?”

  和泉守兼定委屈,但他不说。
 
  “你……兼桑你是怎么想的?这个蠢办法完全行不通的,你不是不知道主公的臭脾气,跟主公说这句话只会讨来一顿揍,其他的别想!”堀川国广食指戳着和泉守兼定的肩膀,痛心疾首的斥责着。

  “那怎么办?”和泉守兼定慌了,连忙追问。

  “兼桑你就跟主公卖蠢吧,都不用特意卖压根就是本色出演。”堀川国广打趣道。

  没有听错的话,这是在说他蠢对吧?

  和泉守兼定眼睛一瞪,刚想发火就被堀川国广阻拦了下来。

  “兼桑先别急着生气,我有个让主公消气的好主意。”堀川国广详细的跟和泉守兼定说了计划。

  就在他们商量完,准备去实行计划第一步的时候,三日月宗近堵在了门口,看他的样子是早已呆在门外了,就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来的。

  和泉守兼定自然注意到了挡在门口不让他们出去的人,刚灭掉的火气噌的一下高涨起来。

  他是蠢但不意味着他脑袋有问题,连被利用了都不知道,事后冷静下来,他没少后悔。

  “你这家伙……”撩起袖子,冲上去就想打人。

  “兼桑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堀川国广眼疾手快,拖住打刀不让他动,用眼神疯狂暗示三日月宗近离开。

  顾忌着堀川国广的和泉守兼定自然没有挣脱桎梏冲上前,漂亮的脸上满是愤怒和不甘。

  “兼桑冷静点,我并没有恶意。”先是解释,紧接着三日月宗近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我不允许和泉守桑去找主殿。”目光中带着威严和不容置疑。

  “凭什么?”和泉守兼定立刻炸毛,不爽到了极点。

  “哈哈哈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明明大笑着,眼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有的只是冷漠和傲然。

  “你们还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三日月宗近神色淡淡的抛下了一颗炸弹,“主殿他已有去意,并且在外面养了不少人。”

  “不可能!”和泉守兼定猛地抬头,语气兼定的否认了,心底却一阵发虚。

  堀川国广同样大惊,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三日月宗近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从袖兜里抽出几张纸和几张照片按压在矮桌上,而后让出位置。

  和泉守兼定看着桌上那叠纸张,就像是看什么洪水猛兽一般,面上强装镇定,唯有颤抖的手泄露了他的不安。

  tbc
  打架那个梗来自基友的友情赞助hhhhh

评论(15)
热度(99)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