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咸鱼我为自己带盐
坑多,会填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ooc高发地带
一个自割大腿肉的产粮者,不混圈
不是攻控,不是受控,是主角控,主攻主受互攻通吃,偶尔也会尝试百合。
不喜有人问双洁,双c类的问题,每个坑都会有他的背景人设方方面面

禁止转载!

金木是溯行军审神者032.

032.

  解决完跟踪者之后,金木研掩盖掉自己攻击的痕迹,匆匆带着压切长谷部他们离开了这里,前往安全地域。

  他回来的事情还不能让现世里的人类或喰种知道。

  门被推开惊起了一片灰尘,金木研用手捂着鼻子,待灰尘重新落回地面才松开手。

  “就是这里了。”金木研望着门内的场景无悲无喜。

  客厅里房间里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里面的所有摆设都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餐桌上摆放着残留的外卖盒子,沙发上的抱枕被随意扔在地面,显然很久没有人来访了。

  “阿鲁吉,我来打扫。”压切长谷部望着脏兮兮的室内,眉头一皱,在金木研开口前先发制人。

  药研藤四郎附和:“大将交给我吧。”

  博多藤四郎则询问了请小时工来清理的花费,敲了几下算盘,果断放弃了这个可能性,老老实实的跑去洗手间方向找到了尘封的打扫工作,放水挨个清洗之后,交给了陆奥守吉行和山姥切国广。

  压切长谷部捂着鼻子,掀起床铺上的被子拆掉被套,被套床单枕头套揉作一团扔在地上,单手抱着被子,另一只手打开柜子把里面的被子同样抱出来。

  药研藤四郎打开阳台的玻璃门还有大大小小的窗户,用抹布将栏杆抹干净,以便晾晒被子。

  金木研环视一圈,发现自己没有插手的可能,便打了声招呼,准备出门买生活用品。

  这里还能用的东西还是少了点,付丧神需要吃饭,还需要去超市买些食材,厨具应该没有坏。

  压切长谷部叫住了他,“阿鲁吉等等,让博多陪您去吧。”

  “好。”知道他们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金木研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博多藤四郎腾出手上的事情,匆匆洗了个手,向本丸管家拿到了钱,美滋滋的奔向了超市。

  现世的钱币是提前兑换的,为的就是省去在现世把小判换成日元的麻烦。

  金木研运用在时间溯行军审神者那边越来的阴阳术,掩去了自己的外貌特征。从外表来看跟过往的每个路人一样平平无奇。

  到达超市后,看到了检测是否有喰种的仪器,面不改色地走了过去,没有任何异常,仪器没有发出警报声。

  看来现世对喰种的驱逐力度越来越大了。

  跟仪器有段距离后,博多藤四郎握住金木研汗涔涔的手心,小声询问:“阿鲁吉,没事吧?”

  金木研摇摇头。

  “没事,我们去买东西吧。”

  “交给我吧!”博多藤四郎信誓旦旦的说道。

  金木研摸了摸他的头,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所有的生活用品都选用了性价比最高的,不会太便宜也不会太贵,最后在生鲜区挑了几条鱼,才走向收银台结账。

  最终俩人满载而归,屋内已然整洁一新。

  “我回来了。”

  金木研依照习惯喊了声,把东西搁置在一旁的地板上,从购物袋里拿出六双家居鞋,把其中一双小孩码数的家居鞋拿给博多藤四郎,才蹲下身在玄关处换上家居鞋。

  “哟西,欢迎回家。”陆奥守吉行道。

  拎起被临时搁置在地板上的购物袋,依旧不给审神者插手的机会,把生疏水果等食材,油盐酱醋茶等等一一挑选出来,交给压切长谷部来处理。

  “主公先歇一会儿,马上就能吃到饭了。”在厨房忙碌的压切长谷部大声道。

  金木研没答应,走到厨房帮压切长谷部处理食材。

  压切长谷部一手搅拌着味增汤,一手漂亮的给正在煎着的‘牛排’翻了个面,煎铲在肉块上按压了一下便听到油滋滋的作响,见差不多了,顺手铲起来放在盘子上。

  金木研见状接过搅拌味增汤的活,以便压切长谷部腾出手脚来摆盘。

  之所以只煎了一块‘牛排’是因为金木研并不饿,而压切长谷部又怕审神者饿,煎一块正好不多不少。

  ‘牛排’是外出出阵远征的部队带回来的,再由压切长谷部装在随身的箱子里,从本丸特意带过来留给审神者吃的,那个箱子里面全部是这样的肉排以供食用。

  很快,最后一道味增汤也好了,压切长谷部负责分装食物,陆奥守吉行和山姥切国广帮忙端到餐厅,没有给金木研插手的机会。

  让审神者进入厨房帮忙,压切长谷部已经很自责了,再让审神者布菜,怕是会切腹谢罪。

  金木研了解,也就没有一定要参和进去。

  “我开动了。”

  说完,金木研也不矫情,执起刀叉开始享用‘牛排’。只要他不动底下的付丧神也不会动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途中瞄了好几眼下面的付丧神们,看着看着有些帐然若失,突然有些不习惯这么点人安安静静的用餐了,明明昨天只要他一抬眼就能看到下面满座热闹的场景。

  用过饭后,压切长谷部不知从哪拿来了一叠资料双手献上。

  “恩?这是什么?”金木研不解。

  “阿鲁吉这是我们这些天出阵时所收集的关于时之政府审神者的资料,里面应该有您需要的。”压切长谷部说。

  自从得知审神者是喰种的身份后,他们没少去探寻关于喰种的资料,又偶然中得知了审神者被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的审神者更改了命运,变成了最初见面那副阴郁的模样。为了能够帮到审神者,开始在现场中埋伏随性出阵的审神者,再得到足够的消息后灭口以绝后患,当然他们是不会告诉审神者的。

  金木研夺过那叠资料,在看到那几个熟悉到恨之入骨的面容后,指尖止不住的颤抖,眼泪夺眶而出。

  他终于知道他们的名字了。

  再也绷不住面上的表情,泣不成声的窝成一团。

  边哭边拽着压切长谷部的手,一遍又一遍的道谢:“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压切长谷部手忙脚乱的抽出纸巾,递给金木研,握着审神者的手,安安静静的陪伴左右。

  药研藤四郎他们有意腾出空间,坐在阳台看着晚霞。

评论(4)
热度(54)

© 不羡平生 | Powered by LOFTER